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740章哲别你别吃手

第740章哲别你别吃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第二日一早,两军再次摆开阵势。

    天清气朗,秋风萧瑟,正是比武的大好日子。

    铁木真刘辩二人立于军前,二人相对而立。刘辩故意示弱,一脸阴沉之色。

    想要打击敌人,就得在敌人最兴奋,最自信的时候,击败他。如今铁木真就是自信自己会赢,蒙古众将如是。因此刘辩故意示弱,让铁木真以为自己赢定了,到时候再一点一点的击败他,如此蒙古的士气才能打击到最大的程度。

    铁木真见此情况,冷笑道:“汉帝,不知你可准备好了!”

    “自然,你想先比什么?”刘辩为难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众将,好似有了些底气,看着铁木真高声道。

    “武将斗法,动辄数百回合,恐怕斗上一天也难以分出胜负,便先比马斗,同时比射箭,力气!”铁木真沉吟一番道。

    “好!”刘辩点头答应下来。

    话音未落,阙特勤当即纵马冲出,冷喝道:“阙特勤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马超前来战你!”马超挥舞着龙骑枪,催动胯下沙里飞,来与阙特勤厮杀。

    阙特勤见是马超,哈哈大笑道:“你兄长赵云枪剑齐出尚且差我一分,你名尚在赵云之下,如何是我对手?虽是比武,也是生死搏杀,要是送了命,可别怨我。”

    “哈哈,愚蠢,我兄长威震天下,上次只是故意示弱罢了!他见你屠戮车师国百姓,只是要拖延时间,让史建塘过来报仇!”马超哈哈大笑道。

    阙特勤冷笑连连:“可笑,既然如此,他怎么不上来与我厮杀?”

    马超挥舞着龙骑枪道:“我兄长立功无数,不想与你厮杀,只是想将这功劳让给我罢了。废话少数,准备好受死了吗?”

    “牙尖嘴利,找死!”阙特勤冷喝一声,丈八铁矛突兀刺向马超。

    “不过尔尔!”马超毫不示弱,龙骑枪也猛然刺出,攻向阙特勤。

    “系统检测到那边与阙特勤厮杀,阙特勤当前基础武力101,兵器加一,战马加一,当前武力103。马超当前基础武力99,战马加一,兵器加一,复仇属性加三,当前武力104!”

    刘辩脑海中响起了系统的提示。刘辩看了一会,便没兴趣了,马超如今武力尚在阙特勤之上,可以说是稳操胜券。

    “他们二人相斗一时难以分出胜负,便先比试射箭吧!”铁木真同样对阙特勤充满自信,对着刘辩说道。

    “好!”刘辩点了点头,看向身后的王瞬臣沉声道:“王瞬臣由你出战!”

    王瞬臣催马而出,对面哲别也催马而出。

    “射矢千支,是在马上马下?”哲别询问道。

    “我在马下!”王瞬臣回答道。

    “马下射箭便宜,你便在马下好了,本将在马上来射!”哲别轻笑道。

    射箭分步射,骑射,一般是步射容易,马射要难。如今是射箭比试,而且数量庞大,并不是用几只箭分胜负。

    若是王瞬臣说要马射,哲别肯定会选择步射,以求速胜。而王瞬臣若说步射,哲别肯定会要求马射来显示自己的能力。

    铁木真见此情况笑道:“我蒙古武士精通骑射,而大汉士兵却不精通,不过不论马射,步射,千箭之数谁射得多,射的准便算谁胜!”

    蒙古军一众大将也颇为自傲,不断嘲笑大汉士兵不擅长骑射。

    刘辩不以为然,沉声道:“废话少数,快点比试吧!”

    “开始!”铁木真只微微一笑,下令道。

    两军呈南北对立,太阳从东升起,因此箭靶立在西边,从东向西射,不用迎着太阳。如此一来,两军都能看清射箭的情况。

    箭靶百步之外,王瞬臣踏步而立,哲别骑在马上,二人身边,都准着五捆箭矢,一捆两百支箭,又有士兵侍奉上箭。

    神箭手的基础,起码也是百步穿杨。

    二人弯弓搭箭,几乎同时射出,箭矢应声而出,正中箭靶。

    “红心!哲别的箭术越来越精湛了!”铁木真抚须说道。

    “对面汉将居然也射中红心了!”拖雷望着王瞬臣箭靶也惊讶道。

    “怕是刘辩连夜挑选出来的神箭手,擅长久射,不过如何比得过哲别!”铁木真摇头冷笑道。

    一箭,一箭的射出。

    只见哲别的箭靶之上,一根根箭密密麻麻的落在箭靶之上。

    而王瞬臣的箭靶,却是大不一样,箭靶分为数层,比如红心为十环,接下来有九环,八环。

    王瞬臣的箭靶之上,没有密密麻麻,而是箭靶从内向外,红心射满,便射在九环之内,九环射满,便
宫少花式猎爱:女人,要乖乖sodu
射在八环之内。

    “好!”两下箭靶一对比,汉军这边,一个个爆发出称赞声。

    “你看哲别的箭靶,杂乱不堪,在看咱们王将军的,整齐有序,箭术谁高谁低一目了然啊。”

    哲别充耳不闻,但见王瞬臣的箭靶如此箭靶排列整齐,也不由得有些生气。

    箭靶大致与人高,王瞬臣在马下,箭矢落在箭靶之上,自然是笔直的落在箭靶之上,整齐有序。而他哲别是马射,高于箭靶,因此箭矢的弧度是从上往下斜入箭靶。因此自然不可能整齐的落在箭靶之上。

    哲别气的大怒,明明是我马射难度高好吗?箭靶箭靶排列整齐与否,是马射,步射的角度不同,关箭术高低有什么关系?

    哲别心中有气,不由得想让箭矢排列整齐,因此刻意压低箭矢,几箭下来,却又两箭落靶。而王瞬臣连出数十箭,却是都中在箭靶上了。

    “哲别安心比试,不要为外物所影响!”铁木真也精通骑射,知道哲别的心乱了。

    哲别闻言,眼睛微闭,片刻整理好心情,再次射箭。

    时间飞逝而去,马超马超与阙特勤斗的满分胜负,这边王瞬臣与哲别也箭出两百箭。箭靶也已经换了两个。

    哲别手臂略微有些酸疼,一直骑在马上,屁股,大腿也有些不舒服。在马上射箭难度虽大,但借助马力,能够增加一些威力。但眼下是比试,不过百步距离,增加那点威力又有什么用?

    哲别在看王瞬臣,见他不移不动,只是不断射击,哲别心中自责:“可恶,这汉将箭术居然如此厉害?我托大了!若是继续马射,只怕身体更加难受。但若下马,只怕又要受到汉将嘲笑”

    王瞬臣连哲别射箭速度慢了下来,向他微微一撇,见他在马上屁股不断扭动,知道他是坐的时间长了,血脉不通,不由得笑道:“怎么?哲别将军累了?可以下来休息休息啊!”

    哲别大怒:“本将精通骑射,在马背上犹如如履平地,何须下马,继续!”

    二人继续射击,又射不过百箭,哲别屁股大腿,手臂皆酸疼不已,手指也因为不断拉弦,磨损得有些疼痛。

    而王瞬臣依旧入故。

    “哲别不要托大,可下马步射!”铁木真同样焦急,为了能够战胜王瞬臣,也只得让他下马射击。

    拖雷闻言连忙翻身下马,活动一番腿脚便又射击,却见身边一个人影一飘,望去,却是王瞬臣上马了。

    哲别脸色一黑,我下马,你上马,这不成心让我难堪吗?果然汉军这边又是一阵喝彩,给王瞬臣呐喊助威。

    哲别虽然下马,但手却不减手指之痛,射击不过百箭,手指皮肉已经磨破,鲜血将手掌染的通红。

    在看王瞬臣,手指依旧如常,如今射不过四百箭,王瞬臣平日训练都是五百,这点量对他来说,一点挑战也没有。

    铁木真见此情况,心知这一场败了,但高傲的他,却不会主动认输。

    刘辩见此情况高声道:“铁木真大汗,你看哲别的手指都破了,还是认输吧!”

    “我蒙古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认输的懦夫,哲别,你撑不撑得住!”铁木真冷喝道。

    “不过区区血肉,算得了什么?”哲别哈哈大笑,旋即冷喝道:“血肉父母所给,不可弃也!”

    说罢,他将指上鲜血往嘴上一抹,直擦得满嘴鲜血,又复射。蒙古军中士兵拍掌,直夸哲别是条汉子。

    刘辩脸色抽动,暗笑道:“倒也会装,明明是满手鲜血不好意思擦,还说什么父母所给不可弃。”

    哲别虽然强自坚持,但过不得一会儿,鲜血又自流出,更因手指受伤,每射一箭,更是疼痛不堪。

    像哲别这种神箭手,其弓普通人都拉不开,就算拉开,射不会几箭,便手臂酸疼,手指也会磨损。哲别连射近五百支箭,手臂酸疼不止,难以开弓,手指更加疼痛。

    只见哲别弓弦中央部分,已经被鲜血染红,拉弓之际,那弓弦嵌入手指血肉之中,狰狞无比。箭矢射出之际,拉扯伤口,甚至弓弦还带上皮肉,更因疼痛导致箭矢偏离,准度大大降低。

    这样射不过数十箭,只有十箭中靶,哲别拉弓手指,更是血肉模糊,隐约可见森森白骨。

    只见哲别脸色苍白,天气尚且寒冷,哲别额头却是冷汗直冒。一箭再次落靶,哲别终于忍耐不住,大叫一叫一声弓箭落地,捂着手指脸色狰狞无比。

    “还比不比了?大汗啊,在射下去,只怕哲别要将手给吃了啊。”刘辩望着铁木真哈哈大笑道。由于流血甚多,哲别每射几箭便将手拿在嘴上吮吸,美名其曰血肉乃父母所赐不可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