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723章 狂收人头

第723章 狂收人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由于李存孝的主动请战,拖雷决定发兵攻打汉军,虽然兵力不足,但见识过李存孝的勇武之后。 更新最快拖雷知道李存孝能够化腐朽为神奇,若是他一心对付汉军,此次重创汉军不成问题。

    四万大军出征,独留阙特勤镇守营寨。

    阙特勤闻言怒道:“王子,为何要将我留下?我乃蒙古第一勇士,出征怎能不带上我?更何况我前翻兵败,也要将功赎罪啊!”

    拖雷摆了摆手道:“你守好营寨,便是功劳,此次你不用去了!”

    “我……”

    拖雷冷喝道:“够了,我意已决,你不必再,众将士速速准备!”

    拖雷完与众将出了营寨,唯独留下阙特勤一人,阙特勤脸色阴沉无比,拳头紧握,尖锐的手指刺入掌心,鲜血滴滴滑花,阙特勤脸色狰狞无比:“拖雷,安敬思!可恨,可恨!”

    阙特勤与吕布一般,都是天之骄子,刘辩未出之前,吕布乃天下第一武将,受世人所崇敬,随着刘辩的出现,吕布一步步被打落神坛。而阙特勤也一样,他是蒙古第一勇士,受蒙古人的崇拜,可来了西域,却被李存孝给落尽了面子。

    拖雷,李存孝也因此被阙特勤给记恨上了。

    拖雷率领大军出征,一路向东前往伊吾城,而此刻的阙特勤却是越想越气:“本将还从来没受过这种鸟气,安敬思?本将要让你知道得罪我得代价!你厉害又如何?我听木华黎过,他决定在此战过后除了安敬思。反正他也是要死的,不如我先下手为强,破了这交河城杀了城中百姓以泄我心头之恨!

    若是拖雷胜了,正好一举杀了李存孝,若是败了,这李存孝也不过如此,留他也没什么作用?我是窝阔台王子的心腹,这拖雷则不敢拿我怎么样,哼,得罪了我,休想有好下场!

    不让我进城?我倒要看看你城里有什么宝贝,安敬思,我要你后悔莫及!”

    阙特勤越想越气,终于决定趁着李存孝离开,攻破交河城屠杀城中百姓泄愤。拖雷留下来的四千兵马,正好是他的心腹,阙特勤当即召来一众将校下令道:“这安敬思是汉军的奸细,拖雷王子让我留守,其实是负责剿灭城中奸细,尔等速速建造攻城云梯,随我拿下交河城!”

    一众将校不疑有他,当即派兵建造云梯,准备攻打交河城。

    阙特勤带兵来到交河城下,史敬思,史建塘父子二人来到城头,由于车师国精锐早就被安敬远带出。李存孝回国,也只招揽五百青壮,城中其余只有近万老弱百姓。

    史敬思望着城下大喝道:“阙特勤,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无故攻打我都城?”

    “人,休要装模作样,拖雷王子早已经识破尔等面目,你们是汉军奸细。哼,如今拖雷王子出兵攻打汉军,已经想到办法设法对付安敬思,特地留我攻打交河,让你们知道做奸细的下场!”阙特勤义正言辞大喝道。

    史建塘不知阙特勤是瞎扯,只道他的都是真的,以为蒙古人撕破脸皮来对付他。当即大喝着鼓舞士气:“少主武功盖世,谁能杀他,众兄弟不要惊慌!少主留下我们,就是保护城中百姓,尔等速速准备守城器械,抵御蒙古贼人!兄弟们,蒙古人杀我国主,屠杀我国兵马,今日与他们血战到底,死守国都!

    “阙特勤,你休要得意!我少主武功盖世,他早就对你们有所防备,想杀少主可谓白日做梦!更何况还有汉军也在虎视眈眈,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史敬思却担心李存孝的安危,对着史建塘道:“我儿,少主虽然武艺高强,但蒙古人却是设置孝敬,恐怕少主也难以招架,你即刻待会突围出城,救援少主!”

    “可是父亲,我一走城中百姓怎么办?”史建塘犹豫道。

    “只要少主在,我车师国便能东山再起,若是没了少主,百姓就算保存也不过苟延残喘!”史敬思眼睛一瞪道:“你不要让我失望,让少主跟随汉军,只有汉军才能击败蒙古,为我车师国百姓报仇!”

    周围一众青壮也道:“将军的没错,少主比我们重要,你一定要突围出去,救出少主!”

    由于交河城不高,阙特勤仗着武艺高强,便在城下将城头上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阙特勤心中大乐:“没想到误打误撞,却被我碰到大运了,这安敬思还真是汉军奸细?如此来安敬思蛊惑拖雷攻打汉军是陷阱?哈哈,今日本将可真是走了大运!

    先攻破车师,擒拿城中百姓。到时候带着百姓前往战场逼迫安敬思对汉军下手。如此一来既能击败汉军,本将又立下滔天大
八荒帝尊sodu
功!而拖雷识人不明大汗必会责罚他不可,窝阔台王子便能彻底将他踩在脚下!”

    想到这里,阙特勤便催促大军赶紧建造云梯,速速攻破车师国。

    另一边拖雷李存孝率兵前往伊吾,不过一个多时辰,大军抵达伊吾城下。

    四万骑兵一字排开,旌旗遮天蔽日,后军烟尘滚滚,在众将的带领下,一个个爆发出强大的气势。战鼓声,牛号角声响起,声音振奋人心。

    拖雷立于军前,看着后方威武雄壮的骑兵,再次看向李存孝笑道:“恩公,今日且看你的本事了!”

    “嗯,今日且让你见识见识我得厉害!”李存孝冷笑一声,催马来到伊吾城下。

    “王玄策何在,出来见我!”李存孝高声喝道。

    后方拖雷一听这话,脸色一变:“不对不服,安敬思怎么知道王玄策?”

    “怎么了?”木华黎不解道!

    “快,情况有变,这安敬思不定知道安敬远不是汉军杀的了!众将列阵迎敌!”拖雷心中忐忑不安,连忙拉着木华黎催马来到中军,以免李存孝突然对他出手。

    伊吾城上,王玄策带着安敬远留下的一众心腹站了出来。王玄策高声道:“安敬思,我便是王玄策,另兄乃是益州吕布所害,但与蒙古人也脱不了干系!这是信物你且看清楚了!”

    安敬远罢便丢下了快木牌,李存孝伸手一接,正落在手中,木牌上刻着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八个字。

    “少主,你认得我吗?你时候我还抱过你呢!首领不是汉军杀得,他临终前还托付王先生找到你,光复车师国呢!”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兵站了出来,朝着李存孝喊道。

    “安叔叔!”李存孝看着城头上的老兵欣喜不已,眼眶微红道:“我自然记得你,你放心,我这便为兄长报仇!”

    李存孝看了一眼木牌,眼中满是回忆。当初安敬远前去探望他,正值蒙古入侵西域,车师国被迫投降,当时安敬远心情烦闷,但却还是瞒着李存孝,李存孝不解兄长为何不悦,便刻下这木牌,寓意他学艺归来强盛车师。

    李存孝将木牌收入怀中,转身看向蒙古大军,大怒不已:“蒙古人,替我兄长偿命!”

    李存孝罢便往蒙古军中冲去。拖雷惊恐不已:“快,给我拦住他,乘着汉军还未出来,快撤退,撤退!”

    一众将校听了,也立刻撤退,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惧怕李存孝。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汉军。他们之所以敢来对付汉军,是因为李存孝,如今李存孝都倒戈了,汉军兵力还要多余他们兵马,凭什么打?

    一众骑兵皆调转马头往北逃去,回车师国已经不可能了,拖雷原本不想通知阙特勤,但木华黎却派人通知阙特勤撤退。

    李存孝马快,策马冲入蒙古军中,毕燕挝禹王槊一齐挥舞,对蒙古骑兵展开屠杀伊吾城内,安敬远留下的一众心腹也率先策马而出:“少主等等我们,我们与少主并肩作战!”

    李存孝豪情万丈:“好,今日咱们并肩作战,为我大哥报仇!你们跟紧我了!”

    一众骑兵紧跟李存孝,随着李存孝一同厮杀。

    “系统检测到李存孝与蒙古人厮杀,李存孝当前基础武力105,禹王槊加一,毕燕挝加一,火焰驹加一,精骑属性发动,武力加四,统帅加二,当前武力112!”

    城内曹操见此情况,也派出兵马厮杀,数万大军在常遇春,马超,李元芳的带领下如同潮水般杀出。大量步卒围杀着未能即时离开的骑兵,而马超,常遇春等将则带领着骑兵追击主力骑兵。

    李存孝一马当先,率领十数骑紧追不舍,蒙古军中王伯龙见此情况,当即脱下身上战甲,甩在地上,大喝道:“兄弟们不要惊慌,咱们都是骑兵,何惧安敬思?给我杀!”

    拖雷则不管王伯龙,与一众将校策马离开,普通汉军自然不惧,但眼下是李存孝突然倒戈,防御阵型都没有组织好。李存孝若是一心战杀于他,士兵根本抵达不住。

    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就是如此恐怖。

    但也有不怕死的骑兵随王伯龙调转码头,远远朝着追来的汉军骑兵射击。

    李存孝挥舞着毕燕挝格挡,率先冲入蒙古骑兵当中,对着王伯龙当头一击禹王槊:“你乃汉人,却投靠蒙古,当真可恨,给我死开!”

    王伯龙挥舞着长刀格挡,但长刀撞着禹王槊便瞬间抛飞,禹王槊前端的铁制大手,狠狠的砸在王伯龙脑门上,顿时将王伯龙的脑袋砸开了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