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710章飞虎将军之威

第710章飞虎将军之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存孝兵器做一些修改,毕燕挝是爪子形状,禹王槊是纯铁打造,长丈八,拳头握着一个凿子,二指伸出。)

    李存孝,史敬思,史建塘三骑催马直奔交河城而来。

    这个世界里,史敬思是车师国老将,乃是李存孝的仆人,李存孝自幼拜异人为师,史敬思跟着侍奉。而史建塘则是史敬思之子,跟着李存孝一同学习。

    车师国属于北道国家,国力相对孱弱,周围又有强大的焉鳍,一直饱受欺凌。因此李存孝自幼拜异人学艺,希望学艺有成之后,能回国强大车师,保家卫国。

    三人数年没有出山,因此都不知道西域诸国早已经被蒙古统治多年。而安敬远虽然每年都去看望李存孝,但怕耽误李存孝学艺,只道国家一切安好,因此李存孝还不知道西域这些年的变化。

    三人兴致勃勃的冲到交河城下,然而交河城城门禁闭,城头之上,站的却是服装迥然不同的士兵。

    史敬思见此眼睛一亮笑道:“几年不见,我车师国兵马竟如此雄壮?铠甲兵器也统一起来了?”

    催马上得前来,史敬思望着城头高声道:“兄弟们快快开门,少主回来了!”

    城头上的蒙古士兵哪里认识史敬思,用着匈奴话大骂道:“哪里来的少主,快滚!”

    蒙古号称蒙古,其实包含了羌,南北匈奴,鲜卑等各个部落,而每个部落都占据不少分量。这种情况,叫匈奴,鲜卑都不合适,因此铁木真整合各个部落之后,皆称蒙古。而语言方面,以并州为界,并州以北皆讲鲜卑话,并州以西则讲匈奴话。

    史敬思眉头紧皱,用匈奴话喊道:“你们是匈奴人?”

    “什么匈奴人,我们是蒙古人,匈奴早就不复存在了!”

    史敬思大惊道:“什么时候匈奴竟然被灭?蒙古又是什么部落,怎么占据我车师国国都?”

    “我哥哥安敬远何在?”李存孝催马上前,手中毕燕挝高举,冷声问道。

    “安敬远?”一众蒙古兵摇头对视,皆面露疑惑,一个参加过金城之战的士兵想了起来,说道:“安敬远那叛徒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李存孝眼睛一瞪,眼中却是滔天的杀意。

    “你是安敬远的弟弟?好啊,兄弟们射死他!”那蒙古士兵也不想与李存孝多说,只下令放箭射击。

    顿时浓密的箭矢从城头落下,李存孝还未动手,史敬思,史建塘父子二人已经催马上前,一左一右护在李存孝身前。一个挥舞着长枪,一个挥舞着花刀,将空中的箭矢全部隔绝开来。

    “速速打开城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李存孝心烦气躁,指着城头上的士兵喊道。

    “不客气,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有本事上来啊!”蒙古士兵哈哈大笑道。

    “找死!”李存孝神色一冷,右手伸出,将横放在双腿上禹王槊提起,旋即往交河城的城墙上掷去。

    三寸长的指尖洞穿城墙,李存孝陡然从马上一跃而起,往交河城跃去。西域诸国部长大汉,城高墙深,而且西域国小人少,交河城充其量都比不上一个县城。城墙不过丈许。

    李存孝扑向交河城,手中的毕燕挝不断挥舞,脚尖一点插在城墙上的禹王槊,凭空借力,身子猛的腾空而起,手中毕燕挝在墙垛上一抓,便跃上了城头。

    李存孝凶狠的盯着那士兵,冷声道:“是你叫我上来的?我现在上来了,你待如何?”

    “我……”蒙古士兵吞了口唾沫,眼中满是惊恐之色,这么高的城头,居然就跳上来了?这还是人吗?

    “嗯?你先前说我兄长死了?怎么回事?”李存孝死死的盯着那蒙古士兵,冷喝道。

    李存孝根本没有施展武力,可就在李存孝的眼神,气势之下,周围的蒙古士兵根本就不敢动弹。

    “少主接槊!”下方史敬思已经拔下插在城墙上的禹王槊,往李存孝投掷而去。李存孝伸手一接,稳稳拿在手中。

    “说,我兄长他在哪!”李存孝踏步上前,死死的盯着那蒙古士兵。

    “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蒙古士兵在李存孝的逼问之下,陡然双腿一软,两腿之间黄色液体从裤子渗出。那蒙古骑兵神色空洞,李存孝知道他是被吓傻了。

    不过周围的兵马却没有被吓成这样,只是畏惧李存孝的勇武而不敢上前。之所以简单的逼问就将这骑兵吓傻,李存孝是集中了自己的气势,单单针对他一人而已。

    在后一个蒙古骑兵神色飘忽,他也经历过金城之战,知道安敬远死
仙路之百无禁忌txt下载
在吕布手上。但知道安敬远是汉军的奸细之后,哲别将军车师国的兵马杀了个干干净净。如今他们又占据了车师,可谓是夺了他的家。

    如今李存孝找上门来,并且还如此厉害,这骑兵不敢乱来,当即下了城头,前去通知拖雷。

    见那骑兵被吓傻,李存孝又看向其他人,冷喝道:“我哥哥安敬远在哪?”

    剩下这些兵马却是留守西域的,不知道安敬远的下落,因此是一问三不知。李存孝冷喝道:“你们占据我车师国都城,又不知我兄长下落,想来不是善类,都给我去死吧!”

    说话间李存孝将禹王槊往城头上一插,城头狭窄,禹王槊长达丈八,却是施展不开。李存孝挥舞着毕燕挝,便只见一道道爪影飞舞,凡被毕燕挝抓到者,身上皆出现狰狞的伤口。城头上的蒙古士兵,被李存孝杀的从城头两边掉落。

    这边有知情者来通知拖雷,得知安敬思的弟弟来了,拖雷大惊失色:“想不到安敬远这厮还有一个如此强悍的弟弟?数丈远跳上城头,单凭气势,便让你们不敢动手?”

    “是啊,他真的太恐怖了,有个兄弟话说多了,那厮专门针对他,直接将他吓傻了!”士兵回答道。

    “此人只怕有赵云马超之勇,这样一个狠角色回来复仇,这可麻烦了!”拖雷脸色一沉,在殿内来回度步,想着解决李存孝的办法。

    照士兵所说,李存孝凭借气势被吓得士兵不敢妄动,甚至将人吓傻,其勇武只怕不在赵云之下。当日金城之外,赵云是什么情况?在万军之中来回冲杀,来去自如啊。

    眼下他兵力本来就不足,若是曹操在蒙古援兵之前赶到,他兵马在被李存孝杀上一阵,只怕抵挡不住曹操的进攻。

    所以向李存孝用强是行不通的。

    一边哲别看向士兵问道:“你们有没有多说什么?比如安敬远是怎么死的?”

    “没有,就先前那兄弟多说了一路安敬远已经死了,然后他弟弟便死死追问他,把他给吓傻了。那城头就我两个参加了金城之战,我见此情况,便回来通报王子了!”士兵摇了摇头说道。

    “怎么?哲别你有办法?”拖雷看着哲别询问道。

    哲别点了点头笑道:“王子,这安敬远的弟弟既然如此厉害,咱们何不将其收为己用呢?”

    “收为己用?”拖雷迟疑道:“可是咱们占据了车师国,相当于灭了他的国祚,如何收为己用。”

    哲别摇头笑道:“王子,这有何妨。那安敬远已经死了,随军出征的车师国士兵也都已经灭了口。咱们只要稍加哄骗,不就能将他绑到咱们的战车上来吗?”

    拖雷眼睛一亮,哈哈大笑道:“哲别师傅好计策,正好我吸取了教训,如今占据车师对待百姓还算不错。如此一来,便没有破绽了,你即刻去通知参与过金城之战的士兵,告诉他们将安敬远之死安在汉军的头上,不要泄露了秘密!”

    “诺!”这骑兵也是个聪明人,连忙下去封口。

    “走,咱们去看看安敬远的弟弟,他安敬远勾结汉人,如今咱们利用他弟弟,对付汉军,哈哈!”拖雷心情甚好,抚摸着胡须与哲别往城头走去。

    二人来到城头之上,只见城头上满是尸体,两边城下也有,粗略算下,大约上百人。拖雷眼皮狂跳,这才多久,就杀了上百人?当初赵云在冲阵,厮杀半天,益州兵也才损失千人吧?

    对于损失的士兵,拖雷丝毫不心疼,与李存孝相比,算得了什么?两边士卒将李存孝围在中央,李存孝手中毕燕挝鲜血淋漓,锋利的爪子滴着血珠。

    “说,我大哥在哪里,你们怎么占据我交河城?”李存孝高声质问道。

    两边士兵急的满头大汗,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李存孝的问题。又不敢于李存孝动手,唯恐成了他挝下亡魂。拖雷在后拉过一个士兵,询问了李存孝的姓名,先前厮杀之时,李存孝也无意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得知了李存孝的名字,拖雷自信满满,踏步而出道:“都给我住手,不得伤害恩公的弟弟!”

    “恩公?”李存孝眉头一挑:“你说我哥哥是你恩公?”

    拖雷来到李存孝面前,拱手道:“敢问壮士可是安敬思?”

    李存孝点了点头道:“正是!”

    拖雷大喜道:“果真是恩公,请受恩公一拜!”

    此时拖雷也顾不上面子,这安敬思如此厉害,若能得到这员猛将,下跪算什么?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