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709章飞虎将军李存孝

第709章飞虎将军李存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着大殿上的女人,挥舞着手中的三尺青锋,努力的展示自己的秀美。刘辩心中不由有些心疼,与其说杨妙真是吃醋,不如说她感觉到了危机,又或者缺乏安全感。

    杨妙真的剑法同样是一绝,其观赏程度丝毫不下于甄宓姐妹的赵舞。

    剑舞毕,刘辩拍手称赞道:“好,好,如此剑舞,朕便是天天看,夜夜看也不觉得烦闷啊!”

    杨妙真收剑而立,听得这话脸色一红,连忙拱手道了一句多谢陛下夸赞便坐回位置上,擦拭着额头的汗珠。

    酒宴罢,甄尧使人扯去酒席,摈退众人,刘辩便与甄尧商量起冀州开商之事。

    二人商议一番决定,刘辩使甄尧为冀州商部的长官,掌管冀州商业。由甄家带头,大力行商,推动冀州商业的发展,而刘辩则在冀州大量建立官窑,酒厂等作坊,用于繁荣冀州的商品。

    二人聊到深夜,刘辩才在奴仆的带领下前去休息,房中,刘辩看着一脸娇羞的杨妙真,轻轻将其拥入怀中。

    “刚才你的剑舞虽美,但是另一种舞更美,朕想看!”刘辩在杨妙真的耳边轻轻道,暖气袭来,杨妙真娇躯一颤,耳朵,脸颊好似发烧一般滚烫,如此模样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刘辩血气上涌,一双大手往杨妙真腰间摸去,要解开那紧裹在他曼妙身姿上的红色皮甲。

    杨妙真却一把推来刘辩,轻笑道:“急什么?不是要看舞吗?夜还长,慢慢来好吗?”

    刘辩一呆,怔怔的点了点头,古代女子向来保守,二人尽管心心相印,但欢爱之时,却总是刘辩主动。没想到如今杨妙真吃了一发老陈醋,居然寻求主动,倒让刘辩享了一番艳福。

    刘辩走到一边,倒了一杯葡萄酒,那碧玉制成的杯子,晶莹透亮,衬托着杯中的美酒,美的不可方物。刘辩斜倚在**榻上,两手夹着杯坐,欣赏着眼前的绝色美人。

    杨妙真缓缓脱下身上多余物件,直到一具完美无瑕的酮体展现在刘辩眼前。刘辩不由得口干舌燥,下意识的饮杯中美酒。

    杨妙真踏步上前,接过酒杯,红唇轻启,旋即酒杯落地,杨妙真的身躯伏在刘辩身上,娇小的红唇对着刘辩的厚实的嘴唇压下。

    旋即甜美无比汁液涌入口腔之中,顺着喉咙躺下,更加的使刘辩口干舌燥。刘辩伸出双臂,搂住心爱之人雪白的脖颈,不断的索取。

    杨妙真只感觉呼吸一阵沉重,若是平时只怕早已经推开情郎的怀抱。但今日,他反而将情郎越抱越紧,任由情郎无休止的品尝。

    良久,唇分。

    二人双目对视,皆会心一笑。

    杨妙真玉指轻动,解开刘辩的玉带,抚摸着他那宽阔的胸膛,不久之后,卧房之中想起一阵阵如歌如泣的声音,歌声婉转动听,泣声让人怜惜。

    当翌日初升的朝阳迎入院中,刘辩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狼藉的**铺,被褥之上那触目惊心的痕迹表示着昨晚的疯狂。

    身边的人已经离开,刘辩缓缓坐起,想到昨晚上那种滋味,不由得有些回味。

    刘辩正回味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刘辩只以为杨妙真前来伺候,便道:“进来吧!”

    咯吱一声,房门推开,走进来两个曼妙的身形,一个身穿黄色长群,一个身着粉色长群。一个端着毛巾,清水,一个端着散发着清香的米粥。

    “是你们?你们怎么过来?”刘辩忙拉过被褥,在相对陌生的女子面前,他还没有如此开放。

    甄宓脸色羞红,说道:“陛下此来没有携带侍女,哥哥吩咐不能怠慢陛下,让我们姐妹过来伺候!”

    “不用了,朕自己可以,把东西放下,你们先出去吧!”刘辩摆了摆手,示意二人出去。

    甄宓将铜盆放下,走上前来说道:“陛下身边没人伺候怎么行呢?请陛下起身,甄宓服侍陛下穿戴?”

    刘辩见甄宓虽然有些害羞,但却没有丝毫的不愿,看来不是甄尧强逼,便也没有顾忌,如此国色天香的美女,主动送上门来,岂有不纳之理?

    刘辩一把掀开被子,身无寸缕的站在二女身前,二女惊呼一声,吓得连忙遮住眼睛。刘辩满脸的无语,主动送上门开,心理素质怎么如此弱?刘辩走下**榻,站在甄宓面前笑道:“不是要伺候朕穿戴嘛?怎么不动?”

    甄宓这才慢慢将手中眼前移开,看着眼前男人雄壮的身体,脸色通红无比。其中间部分,更有一根不可描述之物在向着他点头致敬。

    甄宓轻呼一声,深深吸了口气,端过铜盆,蘸湿毛巾,在刘辩身上轻轻
大图腾神全文阅读
擦拭起来。

    二女体贴的为刘辩擦拭身体,穿好衣服,服侍完刘辩吃完早膳,这才离去。当二女离开,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刘辩看着下身竖起的帐篷,欲哭无泪。不过他倒是没有急于推到这两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准备培养培养感情,在慢慢品尝。

    当刘辩在无极县享受齐人之福时,此刻的西域,却是风起云涌。

    拖雷兵败金城,从武威郡向北逃走,进入大漠,在沙漠之中损失数百人后,总算是走了出来。十五万兵马,只剩下两千残兵败将,蒙古三猛,只剩哲别,西域五虎,也全部陨落。

    可拖雷却没有意志消沉,反而是派遣轻骑前往草原上请求铁木真出兵西域,而他则与哲别率领两千骑兵前往西域。

    拖雷知道曹操没那么快进军西域,他要抢在曹操之前,整合他留在西域的实力,心腹。就算不能掌控西域,起码也要夺下一两国,不能坐以待毙,将西域就这么拱手让出。

    拖雷帅照返回西域,决定集中力量占据一处,他将目光放在了车师国上。

    车师国位于北道南部,靠近玉门关,拖雷若是要与曹操争夺西域,南道他自然不会去动,首先是地形,在一个便是人和。

    而北道诸国却不一样,他们较为亲近匈奴,而且这里距离大漠较近,若是出现危机,铁木真骑兵很快便能支援。而车师国则又靠近玉门关,若有什么紧急军情,可就近威胁大汉边境。

    拖雷率领骑兵抵达车师国,车师国青壮基本上被调走,安敬远也死于吕布之手,可以说如今车师国乃是无主状态。

    拖雷骑兵入驻车师,便派遣斥候通知其他各国驻兵,拒守车师国。

    拖雷出征前,并未将西域诸国的蒙古兵力调光,如今还剩下一万余人。不过几天时间,拖雷便将人马集中在了车师国,而此次曹操也接到了刘辩的命令,前往玉门关,进军西域。

    车师国都城位于交河城。这一日城外不远处迎面走来三骑。

    当先一骑,胯下一匹火红色战马,崩腾起来,犹如火焰一般,名唤火焰驹。马上之人身长九尺,虎背熊腰,年纪大约二十岁上下。

    其手中兵器也是偏门,一件名唤毕燕挝,大约七尺来场,其杆与枪杆无异,但其头部形状便如同一只手握一个凿子,那手则又伸出一根手指。此兵器拳头可砸,凿子可左右钉刺,而手指则可以戳刺,当真是妙用无穷。

    除了手中毕燕挝之外,其腰间又放着一杆兵器,但这杆兵器却看样子沉重得多。此兵器名叫禹王槊,长约丈八,杆长七尺,另外两尺则分外粗壮,有碗口粗细,而前端八寸,则为矛刺,锋利无比。

    这禹王槊,重大数百斤,前端矛刺作用自不必说,中不粗壮部分,则用于锤砸。

    此人现在名叫安敬思,但他还有一个名字,便是大名鼎鼎的飞虎将军李存孝。但现在他不叫李存孝,他的植入身份乃是被吕布所杀安敬远的弟弟,名叫安敬思。

    按照系统的一惯尿性,一般人物大多安排的身份都与历史差不多,比如李存孝,是沙陀族,原名安敬思,拜李克用为义父之后,才改名的李存孝。

    而沙陀族,往前追溯几百年,就是现在车师国一带了。

    李存孝身后两骑,一个四十多岁,一身白袍,手持一柄长枪。号称白袍史敬思。另一骑则是一个青年,大约十八岁上下,手持一柄花刀,腰悬一把铁鞭。此人名叫史建塘,乃是史敬思之子。

    演义之中,李存孝与史敬思都是十三太保之一,史敬思排行十一,李存孝最小,排行十三。

    但经过系统的一番乱入之后,二人的身份大变,李存孝也就是安敬思,乃是车师国安敬远的弟弟。而史敬思,则是车师国的老将,乃是李存孝的仆人。从原本的结义兄弟,转变成了主仆。

    不过史建塘的身份却没有变化,无论是演义,还是现在,都是史敬思的儿子。

    李存孝远远望着交河城,兴奋道:“史叔叔,你看,交河城在望,咱们很快便能见到兄长了!”

    史建塘哈哈大笑:“少主自幼学艺,如今学艺有成,得以回国,当助首领振兴车师!如此咱们西域便不用饱受蒙古的侵扰了!”

    李存孝点了点头,手中毕燕挝一挥,挝上手指顿时穿过路边一个大树,随着毕燕挝的抽出,大树也随之断裂:“咱们车师国弱小,一以前饱受欺凌,只有班定远在时,我车师国才受人尊敬。如今我学艺归来,谁也别想欺负我车师国百姓!”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