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98章将军难免阵前亡

第698章将军难免阵前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拖雷原本还对安敬远舍身断后心存感激,但听沃顿这么一说,当即大怒道:“没想到这安敬远早就跟汉军勾结了,秘密留在我军中做奸细,若不是吕布胡乱厮杀一阵,我还被蒙在鼓里,此次突围回去,我定要车师国流血成河!”

    好在安敬远手下车师国士兵都在后军之中,没有听见拖雷的话。

    哲别望着前方汉军摆开的阵势沉声道:“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拖雷王子,这是一场恶战!”

    “诺!”众将将拖雷围在中央,齐声道。

    哲别,速不台二人一马当先,带着骑兵冲锋在前。

    汉军在夏侯渊的指挥下摆开阵势,枪兵,弓箭手,盾牌兵配合紧密。蒙古骑兵冲锋而上,顷刻之间又是展开一场血战。

    见夏侯渊拦路,速不台催马上前,他可没见过夏侯渊,只道夏侯渊是无名小卒,纵马挺刀冷喝道:“无名小卒也敢拦路,给我死来!”

    夏侯渊大怒,挺刀截住速不台:“爷爷坐镇上郡,导致你没听过我夏侯渊的名头,今日且让你尝尝爷爷的厉害!”

    夏侯渊说话间挥舞着长刀往速不台头顶砍去。速不台以长刀迎之,两把刀在空中相交,顿时火光四射。

    “系统检测到夏侯渊与速不台相斗,夏侯渊当前武力武力94,速不台当前武力95!”远在邺城的刘辩,脑海中适时响起系统的提示。

    两刀相交,速不台脸色一变,原以为这汉将不过普通角色,没想到却如此厉害。

    夏侯渊被速不台挡住,哲别率领骑兵砍杀汉军便容易很多了。回头往速不台望去,见他与夏侯渊打的火热,高声道:“速不台不要恋战,快快将他解决!”

    速不台是有苦说不出,他要是能解决夏侯渊,何苦拖到现在,莫说解决夏侯渊,甚至速不台都脱身不得。二人武艺虽然相差不大,但在汉军中,夏侯渊的主场之内,速不台根本就无法脱身。

    但速不台担心哲别知道自己的处境,以二人的关系哲别必定回来救他,如此一来,拖雷搞不好就无法突围,因此速不台大喝道:“哲别你先走,我来断后!”

    “杀!”哲别点了点头,挥舞着长枪保护着拖雷突出重围。

    另一边由于法正,高仙芝的退军,诸葛亮李显忠也尽起大军来追。

    薛安都率领三千轻骑追之,一路往南杀去。

    益州兵马多是步卒,哪里跑得过骑兵,被薛安都带领骑兵杀去阵中,伤亡惨重。

    “贼子休狂!”军中高仙芝见此,欲纵马挺枪去阻拦薛安都。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却牵扯几日前与赵云交战的枪伤,痛的龇牙咧嘴。

    “你伤还没好,我去挡他!”吕布见高仙芝枪伤未愈,便主动提出断后。

    吕布调转马头往后军而去,远远望着薛安都高声喝道:“贼子休狂,可还记得我吕布?”

    薛安都与吕布当年同在董卓麾下效力,可是老熟人了。薛安都回头望去,见是吕布大喜过望:“我当益州大将都走光了,却不想你这厮还留了下来,今日合该本将立功,众位兄弟随我擒拿吕布!”

    一众骑兵跟着薛安都冲上前来,薛安都挥舞铁枪来战吕布。吕布手持方天画戟不动如山,看着薛安都冷笑道:“薛安都,念在你我方面同殿为臣一场的份上,你速速下马投降,我饶你不死!”

    “四姓家奴,我耻于与你为伍!”薛安都充耳不闻,手起一枪奔吕布胸膛刺去。

    “给脸不要脸,我到要看看你这些年有多少长进!”吕布嗤笑一声,右手抬起方天画戟轻轻一挥。

    只见轻飘飘一戟,却将薛安都全力施为的一枪给挡住了,枪刃卡在方天画戟的小支之中进退不得。

    薛安都大惊失色,都传言吕布**酒色,如今年纪渐老,实力应该有所下降,以自己的实力就算不敌,也能凭借骑兵将他围困。怎么吕布的实力不减反增,连一招都挡不下来?

    薛安都左右挣脱不开长枪,连忙撒手催马便走,吕布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仗着赤兔马的速度赶到薛安都身后,身后骑兵想要去救,但速度却是太慢了。

    “今天先杀了你,算是跟刘辩收利息!”吕布手起一枪往薛安都背后戳去,锋利的方天画戟直接洞穿薛安都后背抵达前胸。

    “痛煞我也!”

    吕布手腕一转,方天画戟的戟刃在薛安都胸膛之中一搅,薛安都疼的脸色扭曲,一口鲜血喷出便断了气。

    “将军!”周围骑兵大惊失色,痛哭失声。

    吕布抽出方天画戟,鲜血从薛安都胸膛喷出,被方天画戟带起,染红吕布
妖神九戒最新章节
那阴沉的脸庞。一挥方天画戟,吕布将薛安都头颅斩下,系在赤兔马上,望着对面骑兵冷喝道:“谁敢上来送死?”

    一众骑兵惊恐的望着吕布,没有一个敢催马上前,吕布冷笑一声,催马往南而去。汉军骑兵这才直奔地上薛安都的无头**,一个个跪倒在地痛哭流涕。

    “回回去禀报李都督!”一众骑兵抱起薛安都尸身往回禀报李显忠。

    李显忠正率领主力大军往金城而来,见骑兵赶来,连忙问道:“前方战事如何,薛将军何在?”

    一众骑兵痛哭流涕:“薛将军被吕布杀了!”

    “什么?”李显忠眼睛一瞪,被这消息惊的险些跌落马背,周围众将连忙上前扶住,李显忠仰天长叹:“薛将军啊,我叫你不要追击益州兵马,直接汇合曹都督兵马,你怎么就是不听啊!”

    薛安都生性暴躁,这是他的缺点,尽管李显忠已经提前嘱咐,薛安都还是没听他的,见益州兵马人多,便率领骑兵冲入益州军中,希望有所斩获,却没想到被吕布所杀。

    俗话说将军难免阵前亡,不仅薛安都,甚至是李显忠也做好了战死沙场,马革裹尸的准备。可这一天真正来临之时,李显忠仍是不舍,悔的捶胸顿足。

    军中众将一听薛安都死讯,许多将士都是痛哭流涕。

    李显忠好整以暇,高声道:“诸位将士,眼下正是要紧,待战后咱们在好好安葬薛将军,我亲自向陛下为薛将军请功。但是现在,咱们要振作起来,益州兵马先不急,咱们先驱逐了蒙古人,日后在为薛将军报仇!”

    “报仇,杀!杀!杀!”汉军将士士气大振,化悲伤为仇恨,数万将士没有去追益州兵马,而是直奔金城,对付蒙古人。

    金城城下,哲别等将保护着拖雷一路厮杀,终于杀出重围,但白马义从,虎豹骑等也已经脱离了战场,将剩下的残兵败将交给李元芳,庞德,夏侯惇等将带兵围杀。

    马超一马当先,对于害他他父亲马腾的罪魁祸首蒙古人,心中可谓充满了仇恨。

    见军中夏侯渊与速不台僵持不下,马超纵马上前,背后一枪将速不台刺死。

    夏侯渊气的大怒:“孟起,你怎么抢我战功?”

    “他的人头给你,我杀之只为报仇!”马超从速不台背后抽出长枪也不去割速不台人头,拔马便走。

    马超与赵云汇合,蒙古骑兵的速度,只有白马义从能够追上,虎豹骑带之无用。马超将虎豹骑交给曹晓指挥,与赵云二人并驾齐驱,带着白马义从追击向西逃跑的拖雷而去。

    李显忠率领大军来到金城城下,与曹操大军汇合,数万兵马围杀剩下的蒙古残兵败将。

    而高思继,庞德率领的骑兵很快脱离战场,在曹操的命令下,往西汇合赵云马超率领的白马义从,追击拖雷。

    拖雷一路向西,很快抵达当初占据的赵云驻守的营寨,哪里囤放了渡河的船只器具。

    “速速渡河,除我军所用船只,其他全部烧毁!”拖雷率先登上船只,向着哲别下令道。

    哲别指挥着士兵渡河,顺便盘点一番兵马,只剩下三千骑兵,正要烧毁其他船只,赵云与马超已经率领白马义从追击而来。

    “来不及烧船了,快快渡河!”拖雷惊骇欲绝,哪里顾得上毁船,只下令迅速渡河。

    赵云马超率领白马义从抵达岸边,拖雷等渡河不过数里,正在黄河中央。二人也飞快渡河,两方骑兵便在船上对射。

    不久之后,拖雷渡过黄河,准备往玉门关而去,赵云马超率领白马义从迅速追上。拖雷往西行军不过二十里,便见得西边战马奔腾之声响起,烟尘遮天蔽日,粗略算下,大约万余骑兵。

    拖雷大喜道:“前方莫不是我军援兵?”

    “不对啊,西域诸国骑兵进出,西域不可能有援兵的,大汉远在漠北龙庭,还不知道我军情况吧?”哲别远远望去,眼中满是疑惑之色。

    “不好,是汉军旗帜!”哲别张望一会,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汉军从西方而来?这么说玉门关被汉军拿下了?”拖雷脸色大变。

    “王子,玉门关是去不成了,我军唯有向北返回大漠。”哲别沉声道。

    从金城往西便是玉门关,西域,但往北却是大漠,只不过这些地方多为沙漠,不方便行军,补给,危机重重因此难以行军。

    但眼下后路被断,拖雷也顾不上许多,直接往北而去,准备从北方直接返回草原。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