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玄幻小说> 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 > 第672章逢纪心里苦

第672章逢纪心里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刘辩很是高兴,刚想打瞌睡,这逢纪就过来送枕头了。逢纪主动献计,对刘辩有两个好处,其一可以将计就计击败赵匡胤,完完整整的拿下冀州。

    其二,他正愁没办法处理冀州的投降一派,其中以审配,郭图二人最为麻烦。如今逢纪既然是诈降,就算郭图不参与,时候刘辩随便定个罪名,不杀郭图也要让他无法任职。

    一举两得的好事,刘辩心中欢喜无比。

    逢纪只道刘辩是因他所献破赵之计欢喜,却猜不到刘辩是因为他解决两件麻烦事而高兴。

    “你先下去准备准备,想想到时候见了赵匡胤怎么说才能让他相信,朕与众位将军商量一下具体事宜!”刘辩看着逢纪说道。

    “诺,草民告退!”逢纪拱手退下,离开之后,刘辩看着群臣说道:“怎么样?这逢纪有问题吧?”

    郭嘉点了点头道:“陛下果然慧眼识人,这逢纪的确是诈降。此人忠心于袁绍,但却是世家出身,说一心为民根本不是其本性。他以此为由头,不过是想博取陛下的好感以及信任。”

    “这逢纪既然是诈降,那他献计到底有何目的?”伍云召迟疑道。

    郭嘉分析道:“逢纪忠心袁绍,因为下曲阳被围无奈投降,如今他自然要想办法离开陛下。投奔他人继续与陛下为敌,而赵匡胤就是他打算投奔的人。他将计策告诉赵匡胤,便有可能出现三种情况,上策便是将计就计,攻打我军!

    中策便是趁着冀南兵马调离,攻打荡阴,其下策便是离开冀州,安然返回兖州!”

    刘辩抚摸着下巴沉吟道:“那如果朕采纳逢纪的建议,将计就计,将冀南的兵马调到冀北下曲阳,那赵匡胤会采取三策中的哪一策?”

    郭嘉摇头苦笑道:“微臣也猜不准,先赵匡胤吃过杨大眼的亏,如今故技重施,难保他警惕起来,不会北上攻打我军。其次,赵匡胤驻扎邺城的目的是等陇西出现变故,若是退兵,便是白费力气,但陛下却已经统一了冀北,如果他知道陛下大军联合到一起,说不定畏惧之下也会退兵!

    此计变故太多,微臣也不能肯定赵匡胤选择哪一条!”

    刘辩沉吟道:“朕觉得赵匡胤乃是枭雄,应该不会退兵,多半有可能将计就计北上,或者往南联合赵光义进攻洛阳!又或者是按兵不动,继续在邺城驻扎,等待陇西局势出现变化!”

    薛仁贵陈庆之二人拱手道:“那不知我军如何布置?”

    刘辩沉吟道:“先按照逢纪的计策来,让下曲阳中投降的援兵待在城中,严阵以待,在让异族骑兵在城下扎营,不给兵器战马便可!至于我军后撤十里,按兵不动!在修书岳飞杨再兴等将,让他们率兵北上下曲阳!”

    陈庆之担忧道:“如此一来,赵匡胤肯定会趁着邺城外我军撤退而转道攻打荡阴一线啊!”

    刘辩笑道:“我军骑兵斥候拦截,消息传递不出去,赵匡胤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如此一来,他会担心这是我军布下的阴谋而不敢轻举妄动。等岳飞杨再兴与我军回合,此放出逢纪便可!”

    薛仁贵,陈庆之二人并未在问,既然无法推测赵匡胤的具体选择,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战场之上变化太大,总有些事情是推测不到的,反正两军汇合之后,刘辩拥兵十一万,更有近乎两万骑兵,不惧怕赵匡胤的任何阴谋。

    接下来,刘辩便当真使用逢纪的计策,投降的冀州兵马让他们守着下曲阳,只给少数兵器让他们在城头上装腔作势,而投降的幽州异族骑兵,则在城外安营扎寨,但却夺了他们的兵器战马,以防他们动乱。

    刘辩大军则后退十里安营扎寨,派出斥候通知岳飞率领大军北上。

    不过两日时间,岳飞便收到消息对于刘辩的命令,岳飞欣然从之,但却也故布疑阵,让赵匡胤不敢轻举妄动。

    邺城城中,赵匡胤得到城外大军北上的消息,带着众人来到城头观望,大将许褚,曹宁,越兮,杨大眼,谋士崔浩,赵普,程昱等人。

    赵匡胤望着大军蜿蜒北上,胡疑道:“这是怎么回事,几天前便有一直大军北上,今日居然全军北上,莫不是冀北出现什么变化不成?”

    “主公,我率领一支斥候前去打探!”曹宁拱手说道。

    “不可,汉军诡计多端,这未尝不是他们的计谋,待他们走远了,我们才能派遣斥候往四方打探消息!”赵匡胤摇了摇头拒绝曹宁的要求,如今的
契约娇妻休想逃帖吧
他,可是不敢有丝毫大意。

    待大半日过后,汉军没有返回,赵匡胤这才派出斥候往四方打探消息。

    斥候来报:“汉军一路向北而去,并没有返回的迹象!”

    而赵光义那里,原本他也派遣斥候向邺城传递消息,但都被汉军阻拦,无法传递,因此几次过后,赵光义就没有在派遣斥候了,而斥候只就近打探汉军的消息,因此还不知道赵光义的动向。

    赵匡胤得知汉军全军北上,不由得疑心大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冀北只有颜良的几万残兵败将,单单凭借薛仁贵一军便可以对付,前翻又派出两万兵马北上,如今冀北的局势也该分出胜负了啊,现在汉军居然不管咱们,全部北上,这是几个意思?”

    程昱猜测道:“咱们兵马经过上次一败,困守邺城士气低迷,尽管如此也有六万人,那刘辩怎么会对咱们不管不顾?全军北上?莫不是上次出兵北上刘辩就在其中,如今出了什么事不成……”

    的确,也只有这种说法,能解释汉军不管他们这六万大军,全军北上了。

    赵匡胤眼睛一亮道:“莫不成刘辩这厮又冒险厮杀深受重伤了?两位军师怎么看?”

    崔浩摇了摇头道:“刘辩诡计多端,只有确凿的消息,我才能下定论,单凭猜测,是猜不准的!”

    赵普也说道:“如今的当务之急,是派遣斥候北上打探出确切的消息,还有就是二将军的行踪,按照道理,二将军率领的援兵半个月之前就应该抵达邺城,如今还没有消息传过来,着实有些诡异!”

    赵匡胤一拍桌案道:“这个混账,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到现在还不过来,即刻派出斥候前去打探消息!”

    相比下曲阳战场,无论是荡阴,还是兖州,都比下曲阳要近,到了第二天,冀北斥候还没有传来消息,打探赵光义行踪的斥候先回来了。

    得知赵光义去了荡阴,半个月一无所获,赵匡胤气的吹胡子瞪眼:“我这二弟平日向来精明,怎么这次如此糊涂,他手下兵马尽是草寇,如何攻城拔寨,听说杨延嗣率兵冲杀一番,战损比高达二十比一,真是丢尽了脸,让他率兵赶来邺城,与我军汇合!”

    “诺!”骑兵飞快离开,前去通知赵光义。

    正在此时,有将士前来汇报:“启禀主公,门外有一人自称逢纪,求见主公!”

    “逢纪,他不是在冀北担任军师吗?怎么来了,快快让他进来!”崔浩连忙说道。

    赵匡胤问道:“伯渊,这逢纪为人如何?”

    崔浩回答道:“逢纪此人在主公袁绍麾下,不管是为人,还是能力,皆是上品!”

    赵匡胤点了点头,没过一会,逢纪走了进来,只见逢纪满身血污,还有不少箭伤,衣衫破烂,好不狼狈。

    崔浩连忙走上前去问道:“逢纪,你怎么如此狼狈?”

    原来几日前刘辩派人通知岳飞北上后,就找来逢纪,一番劝说,为了更好的使赵匡胤相信他,需要逢纪配合使一出苦肉戏。刘辩让人在逢纪身上弄出伤痕,让他只身南下,还不给干粮,也不派个兵马保护。

    如此最真实的苦肉戏,才能让赵匡胤相信不是?

    为了迷惑刘辩,逢纪真是豁出去了,便只身一人南下,由于正值盛夏,身上的伤口虽然不重,但一出汗便炎感染疼痛无比。刘辩又没给干粮,赶了两天的路,当真是饥肠辘辘,如今见到崔浩这个熟人,当真恨不得哭一场以宣泄心中的委屈。

    逢纪眼眶一红,却知道眼下大事要紧,强忍住说道:“哎,一言难尽,这都是被刘辩给弄得!”

    “刘辩?刘辩他去了冀北?”赵匡胤惊讶道。

    逢纪连忙向着赵匡胤行礼道:“逢纪见过使君!”

    赵匡胤走上前来,扶起逢纪:“先生快快请起,不必多礼!你说你如此狼狈,都是刘辩所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逢纪拱手解释道:“半月之前,刘辩率领两万兵马北上,会同薛仁贵,将我军围困下曲阳城中!随后,颜良,韩猛两位将军决定突围,而刘辩分四门各一万五千兵马包围下曲阳,突围当日,却不想幽州刘备两万骑兵也加入战场,冲散刘辩中军,那刘辩险些没于军中!”

    赵匡胤大喜,一听说刘辩差点死在军中,顿时失去了理智:“那刘辩如今情况如何?是了昨日城外兵马撤退北上。肯定是因为刘辩深受重伤,因此北上护驾,先生是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