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第478章

第478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恩。我知道了。”李和的心里也是一股痛,但是感觉好像终于又甩掉了一个心理包袱。他喜欢她嘛,肯定是喜欢的。可是他爱她吗?他大概是不确定了,什么又是爱呢,他自己都分辨不清楚了。

    可是他为什么要跟何芳说结婚的话呢,他大概是见识到了老娘的欢喜,见识到了老奶的欢喜,见识到了老李家一家人的的欢喜。所以他很肯定的认为,只要这一家人欢喜的起来,他大概是也能欢喜的。

    他把这个家庭带出了贫困,他让老娘少****很多的心,他让大姐和弟弟有了家庭归宿,他让老四老五受了最好的教育,这些都是他的骄傲。

    至于他自己的婚姻,他不无悲哀的想到,好与坏大概又有什么关系呢。

    而且何芳为了他已经把工作给辞了,还千里迢迢的跟着过来了,他不娶她,让她怎么办呢?

    他跟何芳在一起也是很欢喜的,也是令他快活的,他起码是排斥不起来的。既然不排斥了,结婚在一起大概也是没有问题的。

    何芳给他把被子盖严实了,笑着道,“睡吧。”

    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像平凡的开始,她有些许的紧张,胸膛的暖流慢慢退却了,她感觉会遇见一个新的他,又怕看到变了的他。

    两个人安然睡去。

    天刚刚亮,何芳听见院子手扶拖拉机的声响就赶紧的起来了,怕把李和吵醒,也就没有开灯。

    李和被动静也吵醒了,迷迷糊糊地问,“怎么了?”

    “没事。你继续睡吧。”何芳拉开门出了屋子。

    李和还能听见王玉兰跟她招呼的声音,大意是让她多睡会。

    他尝试闭眼继续睡,可是几次都没有如愿,干脆也就起床了。

    王玉兰难得见儿子这么早起,本来是挺高兴的,可是看到儿子干巴巴的脸,瞬间又没好心情了。

    李隆骑摩托车过来,催促老娘赶紧走。

    李和道,“上街这么急干嘛,吃个早饭吧。”

    “去赶庙的。”李隆对李和抱以同情的眼神。

    李和急忙问王玉兰,“去庙里干嘛?”

    他好像又想到了那可怕的香炉灰,打死他都不想再喝了。

    王玉兰把布袋子挎在手上,然后道,“昨晚你奶给你立筷子了,喊着潘大富那老头了,最近你这么瘦,一点不顺当,去给你拜拜。”

    所谓的立筷子就是拿两根筷子竖在清水碗里,一遍一遍问过世的人,要是喊对了名字,筷子就直挺挺的立在碗里不动了。在农村这属于驱邪避鬼的必备技能。

    “跟潘大富有什么关系啊,我可不认识。”李和真的想出去避两天,那香炉灰他是真的不想再喝。

    王玉兰有模有样的说道,“哦,你没见过,潘广才他爷爷,过世的早。这是不是因为着你爹给潘广才喝进了医院,应在了你身上嘛。”

    她心疼儿子啊,儿子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了呢?

    一点朝气,一点精神都没有,嘴角扯出来的那点笑,很是勉强呢。她坚持认为有什么坏东西把儿子给祸害了。

    同时又把她男人李兆坤给气的咬牙切齿,尽会给儿子添乱,她的儿子已经很可怜了呢。

    “我这胃病都已经半年了。又不是这两天的事情。”李和怕
重生之无限杀戮吧
老娘还听不明白,就继续道,“咱爹这酒批进来也才没几天吧。跟潘大富没关系。你不要乱拜了。”

    王玉兰严肃的道,“你这孩子又是胡说。你一奶一喊潘大富的名字,那筷子都直愣愣的起来了,还能有假。”

    何芳不忍看李和那幅着急的模样,还是插话了,她对王玉兰道,“婶子,咱回来的时候,我才给他求过大仙,咱东北有保家仙,挺灵验的。你说你再给他求,咱的大仙会不会生气。”

    王玉兰眼轱辘转了一会,才嘀咕道,“不能一事托两家。这样显得咱不信大仙似得,大仙生气了就不好了。那咱就等等,要是他身体还不好,说明你们那大仙没用,俺再求俺们这边的。”

    何芳笑着道,“婶子,这个主意好。”

    李和终于松了一口气,起码躲过了眼前这一劫,摆在他眼前的只有一条路,好吃好喝的把身体养起来,不然真的难逃喝香炉灰的命运!

    他必须给何芳这个以毒攻毒的办法点个赞。

    他老娘要是作起来,李兆坤都要靠边站。

    他见李隆还在旁边傻呆着,就喝斥道,“还不去送孩子上学,在这傻呆着干嘛。”

    小李沛都有七岁了,都上小学了,时间可是真快,他总是有这样的感概。他想想重生有十年了,可这十年来,他为什么就没快活过几天呢,好像自他越来越有钱之后,他就不怎么快活了。

    “他自己跟他们大孩子去学校,不要送。”李隆浑不在意哥哥的训斥,训斥了他反而觉得自在,要是不训斥他反而感觉不自在了。

    在农村孩子上学,除了刮风下雪,很少有家长接送,一般都是孩子们自行结伴往去上学、放学。再说,学校距离本来也就不远。

    一天之计在于晨,早上的村子是最热闹的。有孩子的哭声,也有孩子的笑声,还有鸡鸭猪牛的叫声。

    王玉兰把笼子的鹅放出来了,李和自觉的拿了根荆条,准备去放鹅。

    何芳本来想跟着出去转转,最终还是忍住了,在厨房帮着王玉兰烧早饭。

    李和把鹅赶到了河坡边,鹅还没到河边就扑棱棱的小跑起来,然后一头扎进了河里,对它们来说,早上的第一件大事是洗澡,而不是吃草。

    到处是露水,他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只能无聊的挥舞着荆条在草丛里乱砸一起,枯黄的草叶子被一截截甩断,草屑乱飞。

    一只兔子从草丛里窜了出来,李和追了一段路,就停了下来。他后悔没有带阿旺回来,要不然中午就有兔子肉吃了。对阿旺来说,撵兔子简直是小儿科,不值一提。

    大白鹅在河边上很老实,他也就能放心的回家吃早饭了,家禽之所以叫家禽,是因为他们对家有归属感,不会虎跑乱窜,都有一定的活动半径。

    李兆坤一起床就不自在了,这次他彻底惹着了王玉兰,早饭都没人伺候了,没办法就自己拿了花生米,拿了酒,人生几何,对酒当歌。

    假酒事件对他的事业心确实是一个重大的打击。他的人生的小船还没起航呢,就被迎风打翻,可恼不可恼。

    可他更多的是悲哀在于没有了那600块私房钱,至于儿子赔掉的5000块钱,反正不是他的,他除了心疼一下,也不会太在意,可这600块是实打实从他自己口袋里掏出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