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第474章 315、

第474章 315、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何芳突然听了这话也不动了,腿也软了,对他说,“我怎么会骗你呢。我不会骗你的。”

    他睁圆了眼睛,摇摇头,“这不是我的茶壶,呐,我的茶壶盖有孔,这个没孔。”

    “那先用这个喝好不好?你看,你嘴唇都开裂了,喝点吧。”

    “那你把我的茶壶找回来。”他端起茶壶,不怕烫,咕噜咕噜喝了半壶,他还是怕渴。他越想自己越没有出息,他怎么可以怕渴呢,怎么可以怕饿呢。

    想着自己没出息的样子,他心里更痛了。他连他闺女都不如呢,她跌倒了,他把她看了又看,她是个好孩子,胳膊破皮了,哭都没有哭,就那样睁大眼睛看着爸爸,她的小手勾着他的脖子说不痛。

    “恩。我给你找。”她背着身子出了屋子,手脚颤抖着,止住了哭,这点控制最大悲哀的努力,使她精疲力尽。

    她在地下室又找了一个差不多的壶给他看。

    他说,“找不回来了。真的找不回来了。”

    秦小米问小威,“姓何的回来了?”

    小威连连点头,“是,是。”

    秦有米刚踏进门槛,转头却又退出来了,冷哼一声,“孤单寡女也不嫌害臊。”她每次见到何芳都是挺不自在的,还不如躲的远远的好。

    小威道,“我哥挺可怜的。”

    “没出息。”秦有米头也不回的走了。

    刘波把王慧带过来了,赵永奇也来了。

    几个人看了看李和,然后就出了屋,王慧道,“这叫什么事啊,小李子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刘波道,“你看看,我没骗你吧,小李子傻了吧,我跟你说你还不信。什么认识三十年了,他们满打满算有三年没有,好像没吧,两年多点而已。”

    何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赶紧闭上你的臭嘴,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刘波说话从来就没招人喜欢过,何况现在他又把王慧带过来了,更导致了她的不满,真是个大嘴巴。

    刘波不服气的道,“说实话也有错啊。要我说,他就没周庆那小子聪明,周庆一看苗头不对,二话不说,毫不犹豫地离婚,回头就娶了******,你看看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小李子吧,仗着口袋里有点钱骚包了,想当年是舍得花钱,大家都困难,是个小姑娘都能给他整迷瞪了。当年的傻姑娘条件不好,饥不择食寒不择衣,仓皇找了个取暖的怀抱,现在啊人家变聪明了,反应过来了,坚决要反抗压迫。鲁迅还反抗封建包办婚姻呢,再正常不过了。”

    赵永奇摇摇头,“这不是一码事。什么叫饥不择食。不要说的那么难听。”

    王慧冷笑道,“怎么就不是一码事了?谁规定谈恋爱就不能分手了,也才谈了二年多,这两年多也许还只是小李子的一厢情愿。人家不是物品,是个大活人,是人都有自己想法。之前人家姑娘觉着小李子是依靠,自然是乖巧了,可这是分开都多少年了。人家现在不是傻愣愣的小姑娘可以任意搓弄了,不管他以前给她许诺过多大多高的广阔天地,现在在她眼里看来也是笑话罢了,说不准还笑话他井底之蛙呢。这种事情你们还见得少嘛,出国的咱先不说,就咱们认识的这些同学在老家结过婚的,除了老赵几个人还有谁把媳妇从老家带过来的?还不是一句感情不和,该拉倒就拉倒。”

    赵永奇低着头,叹口气道,“各家有各家难处,不要混为一谈。”

    何芳道,“只有他傻罢了。”

    王慧站的累了,往凉亭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当然傻了。那姑娘觉得亏欠他的,开始还给写过信。可是后面就是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了,只是他自己不明白罢了。要是明白了,就是赶紧的再找一个。人家姑娘回来了也不会为难,不会觉得亏心,还可以理直气壮地指责他背信弃义,然后皆大欢喜。结果呢,回来一看,这二愣子不知道套路,还傻愣愣的等着呢,人家姑娘当然不高兴了,这让她说分手,多难为情啊,当然要恼羞成怒了。这就叫不知趣,人不知趣啊,伤的只有自己罢了。这就叫敬酒不吃偏要吃罚酒。”

    一直言语不合的两个人第一次难得有了一致的意见。

    凉亭里一阵唉声叹气。

    半夜里,何芳睡在老四的屋子里。听见了隔壁的声响,慌忙起身,天凉了,秋季的夜里一丝丝的寒意。她进了屋子,拉开灯,见他躺在地上靠着柜子抽烟。他见她来了,慌乱的把烟头攥在拳头里。

    她赶紧把他手掰开,把烟头拿出来,手心烫出了一个疤,她分明闻出了糊味,她气急的叫道,“你这是干嘛啊,烫着了,你知道不知道!”

    他希冀的看着她道,“你不要跟她说我抽烟了。我要戒烟。”

    地上满是烟头,他要把烟抽够了,抽恶心了,才能戒烟。

    何芳一下子什么都看不见了,眼泪哗哗的掉出来了,半晌才道,“不用戒烟了。真的。想抽就抽吧。”

    她把他扶起来,他已经瘦成一杆竹竿了,越来越轻了,身上都是骨头。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嘴巴也闭的很紧。

    她喊了他好几声,二和,二和。

    她摸摸他瘦瘦的肩膀,他真的是二和。她把他的头贴在她的脖子上,他的脸像是冻坏了,冷冰冰的压在她的脖子上。

    她心疼的不得了,疼的要哭不出来了。

    他问她,“你哭什么。”

    她抹抹眼泪,笑着道,“我没哭。你睡吧,好不好。乖乖的睡吧。”

    她慢慢的出了屋子,走几步就要回头看看,害怕他再听见她的哭声,关上了门。就捂住嘴巴蹲在院子里,蹲了很久。

    听到公鸡的叫声,她才想起来她今天必须去上班了。

    可是她知道家里不能离开人的,她想去喊小威,可是想想小威父母的样子,就没去喊。

    她敲开常静家里的门,“常姐,你帮我照看两天。”

    常静道,“怎么就忽然那样子了呢,我都不知道呢。”

    她看到李和家里这阶段都是大门紧闭,串门子都没机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说李和生病也是吓了一跳。小威得了何芳的警告,嘴巴严实,也没跟任何人说过李和的事情。

    何芳道,“常姐,没事的。你帮我白天看着两天就行了。我晚上下班就回来了。”

    “没事,没事。你尽管忙你的,我有的是时间。”厂子里不景气,工资都发不出来,常静去或者不去,已经没什么意义了。现在她平常
家有悍妃帖吧
就跟冯老太一起去出摊了,生意很是不错,再说儿子有出息了,她终于不用钱烦心了,整个人的精气神更上了一个台阶。

    她接了何芳的钥匙,把家里收拾了一下,就去了李和家。

    她陡然见到他都是吓了一跳,那么一个壮实的小伙子,咋么成这样子了呢。

    何芳把葡糖糖拿出来,放到常静的眼前,交代说,“锅里老母鸡我也在炖着呢,你等会注意看着下。反正他这胃病,就是要靠补。他要是吃的不多,麻烦给他喝点葡糖糖。”

    常静松了一口气,“胃病不怕,养着身子就好了。”

    何芳走后,常静想跟李和说话,李和却是一句话没有说,只有几根指头稍稍动着。

    到晚上何芳回来,李和也没有跟常静一句话,常静才感觉到了哪里不对,不过也什么都没问。

    何芳一回来顾不得吃饭,要给他喂饭。

    他接过饭碗,“我不是孩子。”

    她气笑,“行,你自己吃。”

    可是他还是只挑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

    “是不是不合胃口,我给你做?”

    他说,“我想吃她做的酸白菜。”

    她看着他这幅样子,心里要堵死了,终于忍不住了,狠心说道,“她昨天走了。”

    “你又骗我。”

    他蹒跚着下了床,站在院子里,看着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闪烁着,那么的纯静。

    他坐到地上,何芳吓了一跳,怕夜露伤着他,拉着他进屋,可是突然拉不动他了。

    他坐到天快亮的时候,开始蹲在院子里哭,他想到了从前的事情,想着时间真是快,又开始嚎啕大哭。

    何芳还是把他拉进了屋子,她要关灯,李和拉了拉她,“求求你了,不要关灯。”

    他说话的声音跟蚊子一样。

    何芳不时的朝他额头上摸摸,不时的要松一口气。

    李和道,“不用摸。早就忘记生病了,能生病就好了。”

    “傻子。”

    “我想去住宾馆。”

    “好。”何芳从来不懂拒绝,特别是这个时候。

    他在大街小巷的每一家宾馆,大宾馆,小宾馆,不分白天黑夜的睡觉,天天睡。可是他依然很失望,醒来还是那个样子。

    她都伏在床边陪着他。

    他喃喃道,“没用。”

    何芳听不懂,“什么没用。”

    “没用就是没用。”

    何芳安慰他道,“那你说怎么办,都依你好不好?”

    “我要盖宾馆。”他记得那出差那天睡得是浦江银茂大厦的一家宾馆,不是同一个地方当然没用了,他理所当然的想到,肯定是这个样子。可是现在还没盖呢,十年以后才能出现呢,他等不及了。

    “好,盖宾馆。”何芳认为他在说胡话,过几天忘记了就好了吧。

    她很高兴,他现在肯吃饭了,只要能吃饭就好。

    他给于德华去了电报后,他在家里开始画图,这是一幅大厦的设计图,只是简图轮廓,重点是标注在53层到87层宾馆的位置。

    虽然对机械设计的人来说,画几个直来直去的线条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何芳不停的夸赞道,“真的很漂亮。”

    他很是傲气的说道,“那是当然。”

    于德华匆匆来的时候已经是深秋,冷风往脖子里直接灌。

    于家的儿子何芳是见过几次的,只是不太熟,但知道他跟李和有点生意往来。

    她给于德华开了门,只是说李和最近心情不好,不管李和提出什么要求,让于德华先应着。于德华笑着应了好,李和是大老板,不管什么要求,不管心情好不好他都得应着,这点何芳不需要交代。

    可是于德华进屋猛然看到李和止不住心凉。

    李和瞪着他道,“看什么看。”

    于德华颤抖着指着他,“你怎么这样子了”

    他想李和怎么这么瘦了,脸上已经没一点血色了,甚至边稍都有一点白头发了。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个人怎么可以变成这个样子,距离上次香港的见面还不到半年啊。

    “我要在浦江盖楼。”李和丢了他画的图稿给他,“去找建筑设计公司,93层,尽快。”

    于德华听说93层就吓了一跳!

    他有点目瞪口呆!

    93层!

    而且是在内地!

    这是疯了!

    简直是疯了!

    于德华想起了何芳的话,只得硬着头皮说,“好。”

    “那走吧。”

    “啊。”于德华想不到这么快就要撵人。他下飞机还不到一个小时呢。

    李和面无表情的道,“赶紧去找加大拿的设计师和浦江政府。你告诉浦江政府,浦东开发需要一个地标性建筑,我们帮他们盖一个地标性建筑。我要尽快动工,能有多快就有多快。”

    浦东的大开发也就是这两年的时间,也许会有点早了,可是他不想等。他一刻都不想等,他等的太累了。

    于德华后悔刚才答应的干脆了,李和这明显是认真的。

    “这是摩天大楼了,摩天大楼一个项目至少需要五六亿美金。”

    “我会让沈道如给你划拨资金。不要废话了。”

    “好。”于德华见李和生气了,不好再说什么,迷迷糊糊地出了宅子,他有许多事情想不通。

    何芳追上他,“希望没让你为难。你先哄着吧。等过阶段他就忘了。”

    于德华苦笑,“知道了。”

    他这话其实是在应付何芳,他想何芳也许不知道李和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吧。

    于德华不知道李和是不是真的发了昏,犹豫再三,他决定先去浦江再说,因此当天就带了秘书搭机匆匆的去了浦江。

    不过到了浦江之后,于德华还是先给沈道如去了电话,两个人虽然有矛盾,但是此时是一体的。

    沈道如听完之后,才笑着道,“我还没收到李先生的指示,真是不清楚。我要是得到李先生的电话,我会立刻给你划拨资金过去。”

    他挂完于德华的电话之后,才不禁冷笑,于德华也就只能混到这个地步了,如果他这次再敢违背李先生的意思,他真的就混到头了。于德华要是敢办不好这件事,肯定落不了好果子。

    他倒是真盼着于德华出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