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第469章

第469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清早起来像往常一样在晨练,先跑了一圈步之后,就开始不停的踢树。一道靓丽的身影进入了他的眼帘,他无意识的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腿长肤白,嫩白的肌肤微微放出红色,浅浅的一道刘海剪刀眉梢,猛然间偏头一笑,把他的魂都勾走了。

    根据他的经验,这是来自罗刹国的妖孽。

    随着八十年代开始大力提倡发展旅游业以来,街面上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多了,对许多人来说,这都是移动的外汇储蓄罐。

    好看的人,人人都爱看,这样鲜花似得美女,狗看见都要摇摇尾巴呢,何况李和这样一个大活人。

    “哎呦。”

    钻心入骨的痛,他光顾着看人,踢树的时候,脚踢偏了。

    抱着脚在地上坐了会,脚一动就疼,连站起来走路都不行,他发觉这是拉伤韧带了。他没想到闲下来这阶段,倒霉起来都是一阵一阵的。

    祸不单行啊!

    果然是非礼勿视啊!

    没事去看什么姑娘啊!

    咎由自取尔!

    他从路边捡了个树棍,慢慢的崴回了家,也没做处理,拉伤韧带除了养着没啥好办法。

    躺在椅子上一趟就是一天,想烧个开水都是磕磕碰碰,坐的时间长了,水喝多了,上厕所又成了麻烦。

    没办法,他连水都没法喝了,他连喝茶的乐趣都被剥夺了。

    可是椅子上睡到中午的时候,肚子开始咕咕叫了,这饭是要吃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他不停的朝大门口张望,鬼影都见不到一个,平常小威这熊孩子最喜欢来串门子,结果关键时刻都见不到人影了,他很是生气。

    为了吃上一口饭,他也是拼了,还是拖着一条伤腿出了门,对着巷口的孩子喊道,“帮我找下小威。”

    小威满头大汗的跑过来,“哥,你这是咋了?”

    “脚伤了,去帮我买饭。”

    就这样家里闷了几天,吃喝都是靠着小威买回来,平常不是看书就是听广播、看电视,人都快发霉了。勉强能下地的时候,脚上还是不敢太用力,每天还是能凑合遛个弯。

    秦有米看到他这样子,哈哈大笑,取笑他那条腿道,“报应。你活该吧。”

    非常的幸灾乐祸。仇人的痛苦让她感觉非常的快乐。

    李和道,“我乐意,你管得着嘛。”

    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这娘们,肝火特别的旺盛。

    赵永奇打来电话,“最近怎么样?”

    “不好,非常的不好。”他腿伤才刚好没几天,哪里能好了。

    赵永奇笑着道,“怎么了?”

    “韧带拉伤了,刚好没几天呢,你说我这是不是倒霉催了。”他恨不得找个人好好倾诉一下他这阶段的倒霉事,此时赵永奇打电话过来,正合他心意,自然要好好的跟他唠唠。

    赵永奇道,“幸亏有人照顾着,要不然你还真没办法。”

    “谁照顾,我是自己照顾自己,爷们有泪自己咽着。”小威那能算照顾嘛,一天只送三顿饭,早就让他不满意了。

    赵永奇道,“哦,那你还不知道?”

    李和奇怪的问道,“我知道什么?”

    赵永奇叹口气道,“我以为你知道了。”

    “我该知道什么啊,老赵,你知道我最讨厌人说话说半截,利索点。‘

    赵永奇吞吞吐吐道,“有个事跟你说一下。”

    李和浑不在意的道,“你赶紧说,我怎么发现你现在也磨叽了呢。”

    赵永奇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我看到她了。”

    “谁?”李和一头雾水。

    “就是你以前那个对象,叫张什么婷。”赵永奇不确定的回答道。

    “张婉婷?你确定没看错?”李和急切的问道,他也没心思纠正老赵把名字喊错这事了,毕竟老赵跟张婉婷见面次数也不多,而且也隔了这么多年,能喊出姓已经不容易了。

    赵永奇道,“你先别激动,我也不确定,我就看那个模样大概像,你也知道,我跟她本来就不熟悉是不是,昨天开会的时候,我只是隐约听人说她叫张什么婷,这不电话跟你确定下。”

    “在哪里见着的?”他紧紧的捏着话筒,呼吸急促了许多。

    “就在我们中组部,她是外交部派过来的代表,昨天一起过来开的会。”

    “真的?”

    “我带你去看看吧。”赵永奇还是害怕他情急之下出什么事情,那种地方不是李和进的去的。只有他们这些少数几个老同学才知道李和等一个人等的有多苦。

    “好。”

    他慌乱间也顾不得回屋换鞋换衣服了,甚至门也顾不得锁了,他很庆幸,好久没有开的面包车不辱使命的点着了火。一路上他拼命的摁着喇叭,恨不得朝前车撞过去,强行推几段距离。

    前车开始听到后,本来想加速让他过去,结果李和拼命按,拼命按,这让前车恼火,直接带刹车减速拖他,让他故意吃个红灯。

    李和无奈,谁让他无理再先呢。

    到了地方,顾不得仔细停车,看到赵永奇就把车刹到了旁边,拉开车门就问赵永奇,“人呢?”

    “我先给你把车停好,这边不能随便停车的。”赵永奇拉开车门发现车钥匙都没拔掉,无奈的摇了摇头,帮着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的拐角。

    “老赵,你要急死我啊!”

    “你脚伤还没好?”赵永奇看见他站着的时候,一只脚是立着的,一只脚是曲膝惦着的。

    “我的好哥哥啊!”他终于被老赵问的有点不耐烦了,要不是看见大门有武警,他就直接冲了进去,哪里还会和赵永奇打招呼。

    赵永奇递了一根烟给他,然后靠在车门上笑着道,“我刚刚去看了,她人不在,你在这等着吧。”

    “知道去哪里了嘛?我们去找。”他一刻都不想再等了。

    赵永奇重重的吐了口烟圈,笑着道,“没人知道她去哪里了,这么多部委,怎么找,不差这一会了,慢慢等着吧。”

    “谢谢。”李和点烟的手有点哆嗦。

  
异尸争仙录帖吧
  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经老高,中午的阳光有点毒,两个人都被烤的满头大汗,不时有过往的人跟赵永奇打招呼,还笑着问在这里晒着干什么,甚至还有邀请他一起过去吃饭的,都被赵永奇一一谢绝了。

    赵永奇道,“走吧,先去吃个午饭。吃好饭我再进去看看。”

    李和摇摇头,勉强笑着道,“老赵,你正上着班呢,这样陪我不好,你去上班吧。我在这里等着就行了。”他此时才发现让赵永奇陪着他确实有点不合适,人家跟他这种无业游民可不一样。

    “你就在这等着?”

    “肯定在这等着,你放心去忙你的吧。我不会进去的。”李和见赵永奇怀疑的神色,才用肯定的语气道,“我保证行不行,赶紧忙你的。”

    赵永奇道,“那我就先走了,你要是饿了,就去弄点吃的。我下午有个会,我还是要去整理下材料。”

    “啰嗦,忙你的去吧。”他忙不迭的把赵永奇推走了。

    赵永奇走后,他换了个地方等,就站在正大门的太阳底下,有阴凉的地方也没去,他害怕一眨眼的功夫把人给错过了,这里人来人往,不仔细看,还真的认不准人。

    见不着人,心里起急啊。火急火燎,抓耳挠腮,一时间没着没落儿了。

    太阳尽管还是很毒,可是已经西偏了,他也没有感觉到丁点饿,因为还是没有出现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儿。

    正要泄气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亮,他急忙跑上去拍那个人的肩膀,急切喊道,“张婉婷。”

    “咱们认识嘛?”

    “对不起。认错人了。”

    他尴尬的缩回了手,回过头的这个女孩子的背影和张婉婷太像了。

    女孩子笑道,“没事。下次不要再乱拍人家肩膀。会被当做流氓的。”

    “抱歉,谢谢。”他这时候才发现刚才跑的急了,脚更加痛了。

    他痛苦的蹲在地上揉脚踝,结果是越揉越痛。

    “你是在喊我吗?”

    “啊。”他浑身颤抖,这个声音让感觉熟悉而又陌生,他的手紧紧地扶住地面,久久的不敢抬头,他感觉得到越来越近地呼吸,他害怕等待的会是失望。

    “李二和,怎么了这是,赶紧起来。”

    是她,是她。这一次他肯定了,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眶里的泪水就要噙不住了。

    及至完整的,清晰的看到她,他笑了,笑的很开心,是的,他看到她了,她就站在那里,静静的望向这边,头发留长了,他看到她笑了,她的笑像一阵春风吹破一朵欲睡的花。

    她回来了,这个在她生命里消失了六年的女人回来了。

    他像个孩子一样咧着嘴笑,“哎,你回来了。”

    眼睛弯弯眯起都笑的找不到缝了。

    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老婆,好久不见,媳妇,你终于回来了。这些都是他在心里呐喊了一万遍几万遍的话,此时却是一句都说不出来。

    她歪着头道,“李二和,你还是没变。”李和还是那种近乎光头的短发,大裤衩子,塑料拖鞋。唯一鲜亮的白色衬衫还被汗水浸湿了,黏糊糊的贴在他身上。

    而她似乎很会搭配,上身是一件蓝色的衬衫,下面是一条藏青色的纱裙,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皮鞋,漂亮而又不失端庄。

    她手上拎着黑色的小包,就这样微笑着看着他。

    李和拖着伤腿,上前两步要握着她的手,她不经意间的躲开了,神色有点拘谨和不安。

    他才懊恼的挠头,“对不起。”

    他发现周围还有不少人呢,他知道张婉婷最是爱面子的,人家看着她会不好意思的,会很难为情的。

    张婉婷笑着道,“这边有个咖啡店,我请你喝咖啡吧。”

    “啊。”

    “哦,对了,我忘了,你不喝咖啡这些东西的。咱们去喝茶吧,我请你喝茶。”

    李和笑着道,“我们回家吧。家里什么茶都有。你要是喝咖啡,我去给你买咖啡。”

    晚风轻拂着她的头发,她并没有急着回答李和的问题,将头发朝后拢了拢,然后说道,“我等会还有个会,要不明天聊好吗?我明天去找你。我们一起吃饭。”

    “我等你下班吧。”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袭上心头。

    张婉婷摇摇头,“不用了,部里晚上可能还有个招待会,你也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人在庙堂,身不由己。”李和自以为很聪明的抢先接了话。

    张婉婷苦笑,“那?”

    “我先回,我先回去。我明天来接你。”

    “我去找你。”她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

    “好。我在家等你。”他赶忙的点头应好。

    他怔怔的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进去了再也看不见人,他才想起来,没有告诉她家里地址呢。

    一时间他不知道如何是好。

    茫然无措的站在大门口,看着森严的警卫,一阵阵的失神,想进又进不去。

    他重重的抹了下脸上的汗,仿佛要擦下这一天的疲劳。开着车茫然的看着远方,投入到了充满霓虹灯的夜色中。

    重新回到那冷清和黑暗的宅子,门没有推开,他发现锁上了。

    “哥,你走的时候也没有锁门。”

    “哦。”李和看见小威开了门,就推了门进去,小威刚想跟着进去,李和反身要插上门。

    “哥,哥。”小威这样大喊大叫想挤进去。李和没搭理他,还是把他推搡了出去,插上了门。

    他进了屋,没有开灯,坐了很长时间,他肚子饿了,他才发现一天没有吃饭了。

    篮子里有锅巴,他掰开泡在碗里,跟阿旺一人分了一点,也算对付了一顿。

    躺在床上,黑夜如此的漫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抗拒夜晚,他期待着白日的来临,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希望白日来临。他没有一丝的睡意,只能睁着眼,对着漆黑发呆。

    恍然间点着了烟,用足了力气,用前所未有的力气猛然吸了一口,瓦解了无助,消散了孤独,换来的却是大声的咳嗽,滴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