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第458章 299、收拾

第458章 299、收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老五认清了回不去的事实后,一连几天的都是闷闷不乐,郁郁寡欢,喜怒不定。偶尔高兴了就骑在大黄身上,揪耳朵踢屁股,好在大黄也是任劳任怨。李和见大黄劳苦功高,晚饭特意给了它好几根大骨头棒子以资奖励,希望它继续发扬不怕苦、不怕累、连续作战的精神,再接再励,再立新功。

    李和为了伺候这小祖宗真的是操碎了心!一整天围着她转,还是难免手忙脚乱,心力憔悴。

    什么不吃米,要吃馍?他大中午的还得到处找哪里有馍馍卖。后来学精了,就早上多买点,留着中午热着吃。什么要吃西红柿蛋汤?这个季节到哪里找西红柿!

    就这不消停,无奈他把小威撵出去满城的菜场找西红柿!

    她布鞋的鞋袢子上的扣子掉了一个,非要给重新缝上。

    李和拿着那只鞋为难,他肩可以扛,手可以提,但是让他拿针线就是为难了。他提议道,“咱们去买皮鞋吧。就你四姐穿的皮鞋,很好看的。”

    老五摇摇头,“我就要穿我的鞋。不要皮鞋。”

    “不穿皮鞋,你每次跟你四姐争个什么劲啊!”他其实也挺理解老五的,当一个人适应了自己的穿着打扮之后,想做改变是很难的。他当初第一次穿上皮鞋之后,总感觉不那么自在,一只丑小鸭穿的珠光宝气,站在人堆里总是不那么自在,好像许多人的眼睛都盯着看。

    “那我不会弄。我去给你买皮鞋。”

    “我就要我的鞋。”眼泪蓄势待发,不同意就哭给你看。

    李和只得妥协。到了老四屋里找针线,在太阳底下迎着光,一手拿针,一手拿线,一会儿唾沫,一会儿捻,半天也没有把线送进针眼里,他不得不承认他不是干这个的料。

    “在家看门,不要乱跑。我去找人给你弄。”他提着鞋子出了门,却不想老五没有听他话,还是跟在了他后面,“哎,锁门啊,被偷了就亏大了!”

    他屋里的瓶瓶罐罐随便一件都是十几万、百十万!

    他急吼吼的要回去锁门。

    “锁上了。”老五朝他晃晃手里的钥匙串。

    冯老太还在菜场门口摆摊子,见他兄妹俩过来,笑着问老五,“给你米酒吃好不好?”

    老五摇摇头,“阿不吃。”

    在旁边帮忙看摊的冯蕊道,“很甜呢。”

    “老婶,你别客气,午饭都吃饱的,你帮我把这个鞋子扣给缝下,我是没辙。”李和不客气的把针线都给了冯老太。

    冯老太接过后没两分钟就全部弄好了,“多大的事。小姑娘穿这鞋好,不夹脚,脚才好看呢。”

    “谢了婶子。”李和把鞋给了老五,然后把她换下来的拖鞋帮着提在手里。

    冯老太对冯蕊道,“你今天也好不容易休息,摊子也不用你忙,你带你小妹妹去玩去。”

    “好。”冯蕊不给老五反应机会,拉着她腾腾地就跑了,“旁边有唱大书的,我们去听大书。”

    两个人跑的很快,拐了一个巷子,就不见了人影。

    李和不放心,还是一阵小跑跟在了后面。

    等追过去,两人已经一人一手攥了个糖葫芦。

    他就慢悠悠的吊在两个人后面,他突然想起他在学校的还有一点东西没有抱回来,这几天一直被老五给缠的也没时间过去。

    塞了一沓钱给冯蕊,“帮我看着妹妹好吧。回头你们自己回去。”

    “叔,我有钱,我会看着妹妹的。”冯蕊又把钱推回给了李和。

    “那你们不要跑远。”

    “好。”

    李和又问老五,“行不行?”

    老五也点点头,“好。”

    李和把钱塞进了她口袋里,“要吃什么,你请姐姐吃。”

    这个辈分怎么派的,他也不计较了。

    然后他走进旁边一个服装店,进门见到了大奎,就问道,“小威呢?”

    “威哥,在电器店呢。”

    “你先把店关了。有事派给你。”李和指着冯蕊和老五的背影道,“帮我看着那俩小姑娘,有人惹着她们,给我往死里楔,有事我兜底,听明白没有?”

    大奎点点头道,“听明白了。哥,你放心吧,这边都是咱自己的兄弟,没人敢找茬。”

    “行了。交给你了。”

    李和先回家开了车子,才直奔学校而去。

    这次他把车子开进了学校,停在了办公室的门口,只有朱老师一个人在,笑着道,“我帮你打包好了,还好
降临诸天世界最新章节
奇你怎么一直不来呢。”

    李和原来的办公桌上已经摆上了别人的东西,看来是新来的老师的。而他的东西都是打包堆在墙角。

    “谁接我的课?”

    “华清分配来的一个博士生,你不认识的。”

    “哦。”李和开始把东西开始一件件的往车上搬,总共就没多少东西,除了一个纸箱子,剩下的都是一捆一捆的书,这些书要么是陪着穆岩在书摊上捞的,要么就是于德华帮着在香港购进的国外期刊报纸图书。

    一切收拾好,拉上车门,准备拍怕手走人,朱老师喊住了他。

    “差点把这几本忘记了,年前从你那借的,现在还给你。”

    李和看他那副忍痛割爱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朱老师,临别也没什么送给你的,这几本书送给你做纪念了。”

    朱老师慌忙道,“哎呀,这太贵重了!这可不行!”

    “你觉得它贵重就对了!好东西自然要给识货的人。不识货的人眼里,就是废纸,卖不了你几个钱。留着吧,朱老师,不用客气了,你能用得着我很高兴。”

    他订阅的都是物理学和自然科学的核心期刊,上面都是科学发展前沿的最新成果,对朱老师的作用自然不言而喻,算得非常宝贵的参考资料。可是宝贵也是针对什么人,有些人看不懂,自然就是无用。

    当然单纯从订阅的经济价格来说,这些期刊也不便宜,一本核心的期刊一年订阅下来没有一万美刀想都不用想,而且仅仅是周刊。李和这五六捆期刊已经花费了将近三十万美金。

    所以不少学校的期刊室几本有数的期刊都是咬牙买的,当然也有不少都是盗版过来的,并不一定是最新的一期,时效性上会有一定的脱节。

    “那怎么好意思。”朱老师有点犹豫。

    “就这了。我先走了。”

    “哎,李老师。”朱老师还要说话,李和已经启动车子走了。

    车子行到了大门口被拦了下来。

    李和从车窗伸出头笑着道,“老蔡,你拦着我干嘛。”

    “哎呦,这不是李老师嘛。”老蔡伸进头朝着李和车子的后坐上看了看,然后一拍额头,笑眯眯的道,“你瞧我这记性,你这现在都不是老师了,我称呼你什么好呢。”

    “你随便喊吧,让开路,我要走了。”李和上次和穆岩等人就当着老蔡的面把他侄子给揍了,估计是记上仇了,现在纯心埋汰呢。不过李和对这种人不甚在意。

    老蔡一本正经的道,“那不行,咱安保科不但有保卫学校安全的责任还有维护学校资产的重任,大意不得啊,你担待着。”

    “老蔡,你要跟我过不去?”

    “你这话说的,只要是外来车辆我们都有权查验一下,对吧,现在人心不古,谁知道车上有没有什么学校的东西,要是给顺走了,到时候可都是我的责任。”老蔡说完朝身后的几个安保队员喊道,“愣着干嘛啊,赶紧拉开车门看看,不要耽误人家时间。”

    李和推开车门走了下来,笑着问道,“你确定?不留点脸面日后好想见?”

    “理解一下,我也是按照规章办事啊!”老蔡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但是那揶揄嘲笑的眼神很是明显。

    李和又问了一句,“没得商量?”

    “没得商量!哎呀喂”老蔡等反应过来,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气急败坏的指着李和道,“你打人!你竟敢打人!”

    李和把脸朝他贴过去,指着自己脸道,“来,有种你也来打我啊!我给你打。我不还手。”

    “你你”被李和紧逼,老蔡慌乱间退了好几步,始终不敢打李和,只是指着他道,“我要到学校投诉你!”

    老蔡没想到图个嘴上痛快,会挨了打!

    说好的教书育人,文质彬彬呢!

    怎么一言不合就敢动手啊!

    “我可不是学校教职工了,随便你投诉了。”李和上前把他推开,拉开车门上了车,朝他啐了一口,“没本事就少来惹我。”

    不顾老蔡阴狠的眼神,径直开车离开了学校。他哪怕离职了,可是副教授的职称还在,借胆子给老蔡,老蔡都没胆量敢还手。除非老蔡真的不想干了,准备破罐子破摔。

    如果他连这种人都搞不定,他简直就是白混了。他也没必要对任何人都忍让,好话好说,说白了他是看人下菜碟儿,欺软怕硬的道理到他这也通用。

    比他牛的,他得让着敬着,比他混的还不好的,他也得端着架子,不然是个人都能朝他踩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