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第455章 296、吵架

第455章 296、吵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赶紧来烤火。”何招娣把炉子上的茶炊拿了,炉子的封门也开了,拿了块毛巾揉在李和湿漉漉的头上,“蹲着别动。给你擦干净了。”

    “我自己来,麻烦你了。”接了何招娣的毛巾,浑身上下都擦了一遍。冻得浑身哆嗦,拼命的咬紧牙关。

    “你赶紧进铺上躺着,被窝筒里暖和。”船舱拐角的地面上是一层厚厚的麦秆子,麦秆子被压的平实光亮,上面铺了一床绣花的被子,一看就是经常睡人的。

    “不用,一会儿就好了,以前下雪的时候还不是照样下河,没什么的。”李和怕躺上去起不来,作为起床困难户,起床拖延症,起床困难症,各种病症都有。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没人肯受那个罪了。”何招娣从一个编织袋里翻出几件衣服丢给李和,“这衣服我爹的,你穿着吧。”

    “会不会太短了?”李和比划了一下,确实有点短了,不过没得挑拣了,“行,就这吧。”

    “那你快穿啊,还要我帮你穿不成。”她见李和还在磨蹭,就不停的催促道。

    “你在这我怎么换衣服?”

    何招娣脸一红,“说的好像我稀罕看似得。”却也掀开帘子转身出了船舱。

    李和套上何老西的长裤,裤脚短了一截,穿上袄子,袖子也短了一截。没有穿内裤和秋衫,感觉身上都是空荡荡的,赶紧的又偎依在炉子上了。

    “进来吧。”

    “挺好的。”但李和这幅打扮还是惹得何招娣不止的捂着嘴笑,上前把他袄子最后一道扣子扣上了,“不然灌风进去冻死你。”

    “一会跑回家换衣服就行。”

    “靠这吧。”何招娣把李和拉到麦秆子上坐下,大绣花的被子全裹他身上了,抱着他道,“就这了,不准动。”

    “有点夸张了。”他被棉被捂得严实,鼻腔里都是何招娣的气息,果真不敢动了。

    “二愣子。”

    “恩?”

    “二愣子。”

    “干嘛?”

    “你是二愣子。”

    “是。”

    “傻样。”她揉着他的鼻尖一副宠溺的模样。

    “别使劲,揉的疼了。”

    “哦。”

    “我走了,不然等会午饭了,我老娘找不到人,又到处唤人。”

    “恩。我记住了。”何招娣的鼻子在李和的身上狠狠的闻了一遍,才不舍的松开了手。

    轰隆隆的柴油机又响了,船靠拢了岸。

    “那你忙你的吧。”李和拧过头,不忍再看她眼里闪烁的泪花。

    何招娣站在船头上怔怔的看着他的背影,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告诉你了我爱你却是依然不能在一起。

    在岸边找到自己的衣服,抱起来就往头也不回的往家去。

    王玉兰道,“你这谁的衣服?穿的不像样子。”

    李和把脏衣服丢进盆里,回屋里换了自己的衣服才回道,“掉稀泥窝了,何老西在那干活,就换了何老西的衣服。”

    李柯用高粱杆子把李沛打哭了,兄妹俩闹腾了起来,一个笑,一个哭。

    李沛懂事了,知道让着妹妹,可是李柯不懂事,不能吃一点亏的,李沛惹着她了,她就是死手。

    老四道,“完了,又是一个老五。像谁不好,偏偏像小姑。”

    李和把李沛抱起来,给他擦了鼻涕眼泪,就问他,“你娘呢?”

    李沛砸吧嘴半天才缓过劲来,抽噎着说,“去姥姥家了。”

    李和皱着眉头问老四,“不是前天才去过吗?怎么天天去?”

    “跟三哥早上吵架了。”

    “我怎么不知道?”

    “你这几天都睡觉呢,哪里有空知道。”老四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你管管三哥吧,他两口子年前就开始吵架了,年后还在吵呢。”

    “因为什么吵?”李和自从回来后都没怎么见过李隆,不知道这两口子到底什么情况,不过两口子的感情一直不错,怎么可能吵架呢?

    “三哥在公社跟人耍钱呢。”

    “大壮呢?”李和的眉头拧成了疙瘩。

    “不知道,应该在家呢,刚刚我到河坡上赶鹅还看见他呢。”

    “你去喊他过来。”

    “我去喊,我去喊。”老五没等老四反应,腾腾地跑出了家,最近为了哄李老二算是使劲了浑身招数。她已经跟小伙伴们吹牛了,她要去香港读书了!都指着李老二呢!

    要是去不成,可不就丢死人了嘛!

    去不去香港,都在李老二的一念之间!

    大壮听到李和喊他,来的很快,听了
末世之我的世界帖吧
老五几句言语,他也知道了什么事。

    “他们就是玩的三毛五毛,玩的不大,我也没跟你说。”

    “那他两口子吵什么架?”

    “估计隆子处的朋友有点多了,这阶段家里天天来人,不是吃饭喝酒就是耍钱,梅子被折腾厌了吧。”

    “你骑摩托车喊老三回来。”李隆和大壮大壮两个人不但有了手扶拖拉机,连摩托车也早就买了。

    “好。”

    李和见大壮走了,才对老四道,“你带着李沛去把你嫂子接回来,老是跑娘家也不好听。”

    王玉兰嘀咕道,“惯着她了,不用去接。哪个男的没有个喜好,处个朋友都是正常的,偏偏她事情多,蹬鼻子上脸的。”

    这种情况下,她是偏着儿子的,没理可讲。儿子有天大的不是,都是媳妇的错。

    老四在一些事情上还是听李和的,没听老娘的话,拉着李沛去接段梅去了。

    大壮带着李隆一起骑着摩托车回来,他知道这事跟他没关系,看李和的脸都黑了,识趣的先跑了,他才不凑这个热闹的,怎么着都是人家家里事,他怵李和比李隆更甚。

    李和坐门槛上抱着李柯晒太阳,他的头发被李柯给揪的生疼,早就对这丫头没多少耐心了,见李隆回来了,就把李柯推给了李隆。

    “是不是不做生意了?天天乱跑什么。”

    李隆把李柯抱怀里,然后才道,“我跟大壮说好了,翻春地里翻好耕才去县里。这几天去也没什么生意。”

    “你跟梅子怎么回事?不想过了,天天吵什么架。”李和也确实不想管李隆生意的事情,赔钱也好,赚钱也好,他都不甚在意,他的目的是让李隆锻炼出来,不管赔多少钱他在后面贴的起,有钱就是这么任性吧。

    李隆心里有点慌,半晌才道,”她现在耍小性子呢。”

    “为什么跟你耍性子?”

    “就是平常家里来几个朋友,她不想烧饭,我也没有非让她烧饭,她都不乐意。”

    “朱道明他们?”

    “恩。”

    “你真过回头了,那种人你处什么处?在一起吃喝打屁有什么意思?你不是跟大壮一起的吗,大壮怎么不去处,偏偏让你处上了?”

    朱道明其实还算是李和的初中同学,是下坝村的,假仗义真混账,李和看不上眼,见面顶多搭理一下,想热情就难了。

    李隆道,“大壮媳妇脾气大的很,他们不敢去。”

    “那梅子给你留脸了,你就可劲作了。”

    “都是朋友,现在做生意没有朋友怎么行。”李隆不忘记跟李和争辩一下,他自己自然有自己的道理。

    李和笑着问道,“他帮你什么了?”

    “没呢,人家也说了,以后有事情肯定帮着我。”

    “他跟我是同学呢,我咋么没觉得他有多仗义?在县里有何军在那,你还需要谁帮着?就是边梅也没少帮你吧,我怎么不见你请人家吃顿饭?”

    李隆涨红脸道,“边梅姐说不用我请她,记心里就行了。”

    “那烟酒送点是应该的吧?我也没见你送,这种事情我不在家,还需要我去交代?反而不相干的人你费那么劲招待,你图个啥?”

    李和掏出烟自己点了一颗,又给了李隆一颗,“两个孩子大了,马上都是花钱地方,不要乱折腾,以后要打牌不要去公社了,陈胖子、李辉、刘老四哪个陪不了你,你屁颠屁颠的要往公社去。”

    他本来想张口骂的,可最终还是压住了性子,想想李隆都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再像以前那样骂,亲兄弟都不亲了,谁不想要点脸面呢?

    想想就烦啊!

    长大了,果真一点都不好玩了。

    “好。”李隆没再做反驳。

    “老四去接梅子了,你去看看吧。有事好好商量,不要吵架,孩子都这么大了。”

    李隆终于松了一口气,把李柯又放回了李和的怀里,骑上摩托车去接媳妇去了。

    段梅知道这一次是大伯子给自己做了回主,感激的不得了。要知道她婆婆偏心儿子简直偏颇的没边了,她想说理都没地方。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看着没精打采的李隆,笑着问道,“你哥骂你了?”

    李隆摇摇头,“没骂。”

    “那你做这死人脸干什么。”

    李隆喃喃道,“我希望他骂,他骂起来我才舒服。”

    “你这人贱皮吧,还盼着他骂你。”

    “你不懂,跟你说不明白。”李隆背过身扯上被子,蒙头就睡觉,他也不知道他的哥哥什么时候开始也对他这么客气了呢。哥哥越是客气越是让他烦躁,让他怅然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