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87、事故

287、事故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陈芸笑着道,“就你会一天到晚的的胡说八道。    哦,对了,财务那边让我带话了,你这今年的工资还没领过吧,赶紧的去领了。”

    “我没花钱地方,放那就当存钱了。”

    陈芸道,“存钱你还不如存银行呢,现在是千分之七的利息,总比你放财务的好。你小子可真能省钱,愣是一声不响的把一年工资给存了下来。”

    李和点点头,“那我下班了去拿。我先去上课了。”

    大二的考试正在进行,目前只有一个大一的课程需要他代,总算是清闲了不少。等大一考完试他就可以放假了。

    在李和的焦灼等待中,刘波的电话就来了,“明着告诉你,没这个人。你马勒戈壁听谁说的这个人在我们这里。”

    “你到底给我查了没有?现在就这么肯定的跟我说没有?”李和很气恼的问道,“别糊弄老子!”

    刘波电话里道,“我对天誓呢,没查的话我是你儿子行吧。就我接触到的人员名单,压更就没张婉婷这个人,我又把名单缩小在归国留学生名单上,没有。很肯定的告诉你没有!没有!”

    “真的?”

    “当然是真的,老子还能蒙你不成。我跟你说啊,以前七机部的老档案不归我管,我是找不到了,也许真有这么个人,可是她不一定就回来了,要是回来了,我们归国学生的名单上一定会有。我告诉你啊,我为了这个消息我可是贴了一个月的工资,你得补给我啊!”

    “扯犊子!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啪嗒挂了电话,李和不禁疑惑了,难道张婉婷毕业了还没回国?

    那么张婉婷能去哪里呢?

    这一刻他陷入了迷惘。

    下午的一节课他上的心不在焉,接连说错了好几个地方。学生们都奇怪的看着他,一向认真的李老师怎么变成了这样。

    “李老师,反射光线光点s的位置标错了。”终于有学生忍不住指出了错误。

    李和一看,慌忙擦掉了,重新标注了。

    “xo处质点振动方程也算错了。”见李和知错能改,又有学生大着胆子指出了李和的错误。

    “系统动能的变化也错了。”

    李和的黑板擦没停过,这已经是第三处错误了,侧着头躲避粉笔灰,眼神飘向门口的那一刻看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影,他知道完了。莫名其妙的搞了个教学事故出来。

    看着谢辉远去的身影,他才知道,人家一直是等机会削他呢。好死不活的偏偏今天让谢辉给碰到了。

    教学事故啊!

    这可是教学事故!

    往轻了说,他这是在授课过程中有明显不备课现象!对学校教学来说,这可不是小问题。甚至会引申到他的教师资格不足。

    谢辉要是放得过他才叫稀奇呢!要知道平常就是学生上课睡觉,老师要是不管,都可以归为教学次序混乱,完全定性为教学事故。

    李和的心里有一万只跑过,屋漏偏逢连夜雨。

    最难堪的是他去香港的那次擅自旷课,已经算一次严重的教学事故了,加上这次已经是两次教学事故了,,完全够得上解聘的条件了。离职他不怕,没有工作他也不怕,他就怕被以教学事故的名义解聘,这样丢人就丢大了!他李老二丢不起这个人啊!

    如果真的落到解聘的田地,他还活着干嘛啊!还不如一头撞死算解脱了,省的丢人现眼!

    人要该死啊,早晚都要死的。

    他看了下手表,硬着头皮准备把最后十分钟上完,煎熬啊,煎熬,他从来没有觉得上课的时间这么难熬。等待到下课铃声响起后,他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回到办公室还没等到他去打听消息,章舒声已经来了,进门见陈芸也在,只是嘴巴鼓了下气,眼睛瞪了一下李和,转身就走了。

    陈芸还嘀咕道,“这谁招着章老
烽火奇侠传最新章节
师了。”

    见李和低着头跟在章舒声身后跟犯错的孩子一样,忍不住扑哧笑了。

    章舒声走在前面,踩在雪地里只能听见嘎吱嘎吱的声音,那雪地不知道多少人曾踩上过,然而满天飞雪还是将脚印慢慢掩盖了,雪只是积的更厚更平而已。

    在一栋老旧的待拆迁的小楼门口她停了了下来,再往里面去就是黑幽幽的楼梯口了。她转过身静静的看着李和,一句话也没说。

    她穿着高跟鞋比李和高半个头。

    而李和此时低着头,矮的更多了,“你这有十三公分了吧?”

    “什么?”章舒声不知道这是什么开场白。

    “鞋跟。”李和指着她的高跟鞋。

    章舒声气结诶,“脑子想什么呢,这会还有心思开这个玩笑。”

    “我是认真的。”李和真的是认真的,她是真的好奇章舒声的高跟鞋的鞋跟到底有多高。何芳穿高跟鞋也只比她那么一点点。而章舒声的个子明显没有何芳高。何芳这两年好像还长高了呢,一米七估计都不止了吧。他还纳闷了一阶段呢,怎么着女人三十岁以后还能蹭蹭长个。

    章舒声虎着脸道,“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开玩笑,你到底是搞什么鬼!”她就差点要咆哮了!

    李和道,“这几天心情不是太好。”

    “心情不好就可以不备课了?你知道你这事情多严重嘛!”

    “知道。”李和没法做任何狡辩了,事情是切切实实的生了,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在任何一所正常的大学都不能容忍这种教学事故的,哪怕你牛逼到西伯利亚都不不行,除非是不正常的大学。

    “我刚从教务处过来,谢辉这次是得着机会了,你要不先到吴院长那里探听下口风?”

    李和摇摇头,“没用的,谢辉不会单单只捅到系里,要是捅到学校只会给吴院长添麻烦。”

    事故经核定后,一般是由教务处上报学院主管教学副院长,由学院做出处理决定并向全院通报。

    从另一方面来说,这种事情按照严格的条例来说,可轻可重,处理轻了是纵容,处理重了也是活该。他再要面子,但是廉耻心还是要的,要是这个时候再去走关系开后门就是下作了。有错误不可怕,就怕没有勇气去承担后果。

    章舒声无奈的道,“你这人整天吊儿郎当样,可是教学工作怎么能吊儿郎当呢?”

    李和苦笑,“没事。这事你不用掺合,我自己会处理。”

    让章舒声掺合进去,章舒声反而也会跟着一起丢人。

    回到办公室,陈芸看他的眼神都是怪怪的。

    他笑着道,“传的这么快”

    陈芸道,“哎,你算把我们系的这个例给破了。能不惊天动地吗你赶紧自己想想辙,我看周校长就挺器重你的,说不定还有转机。”

    李和道,“这种事情还是按照规章来吧。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左右不来的。”

    朱老师递了一根烟给李和,两个人自顾自的抽了起来。

    陈芸道,“我天天在办公室抽你俩二手烟,少活多少年啊。以后要抽烟出去抽。”

    “要是按照民主的表决程序,你这要求肯定通不过。”朱老师嘴上虽然这样说,可还是跟李和一起到门口抽烟了。

    不过陈芸却也跟了出来,没好气的道,“天天哭穷,这烟烧的都是钱啊。”

    朱老师没搭茬,只对李和道,“你这是一般的教学事故,平常应该没多大问题,何况你代的班级每学期的考试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学校也挑不出刺。”

    陈芸却在一旁泼了冷水,冷哼道,“他这个已经涉及到了教师教学质量评价,本来就不是小事。不想想他十月份才刚写过检讨书,这离着还没半年呢。”

    一想到穆岩代写的检讨书,李和心里就更郁闷了,烟头直接踩在了地上,叹口气道,“就这了,看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