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76、一去不复返

276、一去不复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直到漂泊了这些年,仍孓然一身在异乡的黄昏里寻觅时,许多陌生的面孔带着漠然与无视在闪烁的霓虹下匆匆而过,拖着身后被灯光拉的很长很长的影子,一丝失落才在在她的心里生了根。

    她一直在努力着,为前途在耗尽体内最后一份坚持,现在一下子病了下来,突然很想那个在很远的恬静又温暖的家,紫红的高粱,浅黄的大豆和深黄的玉米,都散发着特有的气息。

    那滴没有流出的泪水印入李和的眼中,他慌忙道,“寒假回家就是了。”

    “没事。”何芳擦了下眼角,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花瓣一样的嘴唇轻轻抿笑着道,“越大越没出息了呗。”

    点滴瓶子快空的时候,李和刚要去喊护士,谁知道何芳自己就拔掉了,手背上的针孔慢慢的出了血。

    “回血了。”李和用半截棉球捂着她手背的血管,“那么着急干嘛。”

    他感觉到她的手是冰凉的很,再抬头看她脸,满脸的通红。

    “行了。”何芳不留痕迹的把手从他手心抽了出来,半天没言语。

    “哦。”这有点唐突了,李和很是尴尬。

    何芳去了卫生间,李和就提着保温桶到大门口抽烟了。

    她到了大门口笑着对李和道,“你回去吧。我这么近走回去就行。”

    李和看到她那苍白的脸色,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只是道,“你明天还指望着上班啊?休息几天吧。”

    “这才哪个哪,没那么娇贵,别瞎操心,回吧。”何芳接过李和手里的保温桶,对李和拉开的车门视而不见,头也不回的出了医院的大门,然后她深深吸了口气。

    夜,静静地在黑暗的恐怖中沉默。寂静似乎已经蔓延到整个世界,月牙偷偷地躲在朦胧的夜色中,给人送来清冷又令人沮丧的光。它很小心,很仔细地向前进,生怕打破这悄无声息的世界。

    李和站在原地彷徨,对着那逐渐远去的背影迷茫,有点一去不复返的忐忑。

    那熟悉的身影渐渐模糊,最终消失了。

    他上了车,沉默的坐在驾驶位上,连续狠狠的抽了二根烟,才启动了车子。

    回到家,刚打开门,张老头就来了。

    “你那个国际友人,姓沈的已经打了七八个电话了,我喊你的时候你都不在。”

    “哦,出去了一趟。”

    “我估摸等会还会打吧。”

    李和重新锁上了门,跟着张老头去了电话亭。

    刚没几分钟,沈道如的电话果然又打过来了,“李先生,抱歉,我不知道你找我。”

    “你真够忙的。”

    “李先生,对不起,那个接电话的秘书我已经开除了,你放心,下次保准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即使隔着电话,沈道如也能感觉李和语气里面的阴寒。

    “知道了。”李和咔嚓就挂了电话,一句话都不想多说。

    只剩下沈道如一个人
重生之光辉人生笔趣阁
拿着电话在惴惴不安,随着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和测计师行这三班人马的开进,随之而来的是会计师、律师、评估师的一张又一张的问题单和会计报告、估值报告、法律意见书的三稿、四稿、五稿……

    他越来越觉得缩手缩脚了。

    他明白李和的心思,毕竟他还不是合格的职业经理人,李和不放心他掌控这么大的权利,有监督是正常的。

    远大现在的审计标准跟上市公司也没多大区别了,甚至有些方面比上市公司公司还要严格,按照李和的话说,必须提早建立规范的现代企业制度。

    对沈道如来说,这项制度变革对他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就是从此他的受困于计划授权体系,如大事参与权、信息知情权、专业管辖范围内的决策权、人力物力财力的分配与使用权都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对纪律性的要求很高。

    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有效的定期业绩评价体系使他的业绩直接与职位和工资、奖金等挂钩,他分的了百分之0.5的期权,他从此也成为了公司真正的一份子,这个让他激动的好几晚没有睡着觉。

    最近一年,他的名字不断和一些顶尖大佬同时出现在媒体文章标题上,财富新贵、资本宠儿、血腥大鳄。特别是这几天加入救市的行列,更让他声名鹊起,一时间让他出尽了风头。

    他这个时候才开始患得患失,他一度害怕李和把他给抛弃了,站在他现在这个位置,什么大律师的梦想都要去见鬼了,他已经慢慢沉迷在财富与权力中。

    他叹了口气,才慢慢的放下话机,拨通秘书室的电话。

    “沈先生。”

    秘书急匆匆的过来了,这个是今天火速提拔上来的新秘书,身材高挑轻盈。

    今天沈道如的一通脾气让她知道这个老板没有表面那么柔和,发起脾气也是很可怕的,之前的秘书干了一年多了,说开了就开了,可谓一点情面都没留。弄得新秘书现在也是跟着不安。跟老板攀交情是多么的不现实,仗着得老板宠目中无人是多么的作死行为啊!

    她接任后得到的第一句命令就是以后只要是李先生的电话一定要第一时间接进来。

    她忍不住小心的问,要是你在开会呢。沈道如说的很严肃,那也接通喊我,给记住了!

    但是她还是不知道李先生是谁,只得暗暗告诫自己,只要是姓李的都不要惹。

    沈道如道,“看看港大有没有什么商业课程,帮我报个班。”

    “好的。沈先生。”秘书慌忙拿起笔记在备忘录上,见沈道如没有交代了转身要走。

    “等下。”沈道如好像又想起来了什么,“帮我把市面上所有的关于商业的书都给我买回来。中英文版本都可以。”

    他现在觉得真的有必要提高自己了。李和不要求他有多大能力,但不代表不看重他的能力,他要强迫自己提高。他明白自己目前的优势是在于听话,他比于德华听话多了,这是他目前能压于德华一头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