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63、独苗

263、独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自己开心就好。”李和由衷的为他高兴。

    冯磊找的是个乡下的丫头,常静初闻后直感觉天崩地裂,眼前一花,人都要瘫掉了。

    “我不同意!”

    一向尊重儿子意见的常静,第一次对儿子做出了否定。

    “为什么?”冯磊很是不明白,多么漂亮的姑娘,又听话又懂事,不知道她老娘为什么要反对.

    “娶了乡下的姑娘你这辈子就准备在苦水里面熬着吧。”常静自己从乡下里出来,她明白乡下的苦,乡下的拖累,娶了一个乡下的媳妇就意味着娶了媳妇的一家子,媳妇的父母,媳妇的兄弟姐妹,扯不断剪不断。她男人死得早算是解脱了,可不能报应在儿子身上。

    “我有能力挣钱!我不需要你管!”冯磊这些年已经挣了不少钱,经纪上已经完全独立,他认为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他有能力有担当做决定。

    他老娘让他放弃他心爱的姑娘,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的。

    常静就哭了,“你是没吃过亏,没上过当,非认死理是不?我是你老娘我还能害你不成。”

    冯家一时间陷入了冷战,气氛有点怪异。

    冯磊找李和帮着说项,“你帮我说说我老娘,为什么我就不能找乡下的呢?她自己是乡下出来的,她有什么理由嫌弃乡下的。”

    李和道,“你老娘的话未必是对的,对的概率未必大于5o。她分析你的婚姻问题的时候,会从无数个现实角度去为你着想,但唯独缺失的是体会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当然,你们刚谈恋爱才半年多,自己也得好好斟酌斟酌才对。你跟你老娘好好沟通吧,她带你兄妹长大也不容易,多体谅下她。”

    这种事情他不想去掺合,两头讨不了好。他从来都是支持别人的婚姻自由,但是轮到他两个妹子,他就让所谓的婚姻自由滚蛋了,包括他儿子和他闺女的婚姻,他都认为他有权利和责任去插手,原因嘛,就是他吃的盐比他们吃的饭多。

    他看好两个人,那就是支持婚姻自由,如果不看好,他就会化身为独裁者。

    “李哥,我求求你了,我老娘平常最卖你好的,你说话她一准听。”冯磊不厌其烦的缠着李和。

    “哎,有时间帮你探探口风。”禁不住冯磊的缠磨,李和也就胡乱应了,不过这这辈分已经乱了,他喊常静姐,冯磊喊他哥,冯蕊喊他叔。

    他跟常静开口,常静就没好气的道,“你自己还是光杆司令呢,先解决自己吧。”

    冲动下说完这句话,好像又有点后悔,又笑道,“我没其它意思,你不要多想。我意思是啊,你年龄这么大了,也是该找个对象了。”

    “那你看着办吧。我觉得冯磊跟那丫头感情不错。”李和平白惹了一身骚,也不欲多说了。他突然现常静就连生气的样子都很好看,漂亮的女人生气叫做卖萌,不漂亮女人生气只能叫耍泼。

    “感情?感情都当饭吃啊,还是怎么的,他是没吃过亏不晓得轻重。”常静仍有着少女难及的绝美和韵味,眼波流盼之间那晶莹瞳仁中泪光一闪,嗓音哽咽道道,“以前我家冯磊多懂事,我说啥就是啥,可是你看看,现在居然跟我唱反调了,非要跟我反着来。你说说,这婚姻哪里是一个人的事情?他一个人自以为是的非要给自己做决定,早晚要后悔死。将来你也是一样,切莫找负担重的,都是拖累,不然压也压死你,别看你现在逍遥着呢,真轮到你头上,你想脱身都没办法,哭都没地方。”

    “得,你说道有理
文娱教父txt下载
。”李和见常静莫名其妙的哭了,慌忙罢战认错。

    理想状态的个人婚姻当然是感情、性和婚姻的统一,这是许多爱恋中的男女梦寐以求的。但是,如果睁眼看一看,就可以现,爱情和婚姻在现实生活中似乎总是不能统一。

    他以前也不是没有想过他和张婉婷,如果张婉婷没有那么重的家庭负担,如果他没有那么重的家庭负担,他的前半生会不会过得很潇洒,起码不会为买一份报纸而拮据,不会为戒烟还是不戒烟而愁。要知道他那时候的工资收入已经算是迈入中产阶级了,但是依然过得困苦。

    当然,这辈子他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了,他现在是土豪,他做啥都有底气了。

    “我本来就说的有道理。”在这种问题上,常静一点都不谦虚,她自认为过来人,自然知晓一切。

    冯磊在常静这里打不开突破口,自然在冯老太身上下功夫了,也不去香河了,见天的帮着冯老太去卖米酒和米线。

    冯老太道,“我的乖孙哎,听你妈的吧,她说的不是没道理,好姑娘多的是呢,不要一棵树上吊死了。”

    “奶,你说我都多大了?有人提过给我说媳妇这茬吗?”

    冯老太道,“这真没有,左右你不算大,没人给你提很正常。”

    “奶,你别骗我了,你看看王新民比我还小一岁呢,人家去年就结婚了呢。而且咱这一片但凡结了婚的,都是有单位有工作的。我是看明白了,我这没正经工作就比人低一等。”

    冯老太掰着手指头把巷口里这几年结婚的,没结婚的几个孩子一算,现还真是这个道理!

    但也不能打击孙子的信心,强撑着笑道,“咱家房子都有了,给你找个媳妇不难。”

    “奶,你还没看明白啊,不是房子不房子的问题,关键是我没正儿八经的工作,谁家能看上咱家,咱家这情况很特殊啊!城里的姑娘根本不会多看我一眼,更不要提嫁给我了,你要是愿意你孙子一辈子打光棍,你就顺着我妈吧。”

    冯老太神色复杂的看了孙子一眼,她家的情况是挺特殊的,她是寡妇,她媳妇是寡妇,一门两寡妇,走到哪里也不好听啊!她家这种情况在城里还真不好找媳妇,她当年不就是因为自己是个寡妇,才给儿子从乡下把常静娶了回来。

    “你这破嘴,越说越没谱了,耽误不了你。”

    冯磊见冯老太有松动的迹象,赶忙又加了把劲,不然就要前功尽弃,“奶,你还不明白我妈的意思啊?她说宁愿我一辈子打光棍也不要我娶乡下媳妇!这是她原话吧,这你这旁边也听见的,奶,你不能真打算让你孙子打一辈子光棍吧。”

    “你妈开玩笑呢。”冯老太真的有点慌了,她跟常静处了半辈子,太了解她性子了,真可能做得到。常静只在乎肚皮饱不饱,可不会在乎什么子嗣延续的问题。常静可以不在乎,可冯老太不能不在乎啊,冯磊是千亩地里的独苗,要是真的打光棍了,那就是绝了户啊!她不能做老冯家的罪人啊!

    这些年她跟左邻右舍的老娘们托过话,看看哪家的姑娘合适,帮着冯磊相一个,可都是当面答应,没有一个给介绍过。她今天越回想越不是滋味。

    越想越慌,越想心里越乱。

    冯磊装作要哭的样子,“奶,我跟你说,反正除了这姑娘我谁都不娶了。你要是真忍心我打光棍我就认命了。”

    “行了,行了,我回去跟你妈说。”冯老太咬咬牙,看来都是命,儿媳妇是乡下的,孙媳妇是乡下的也没什么大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