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41、假肢

241、假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241、假肢

    “我在想想吧,也不要急于一时,做事情还是稳扎稳打的好。    .    去看看李爱军在不在房间,然后你开车送我们到医院。”

    李和为李爱军预约到医院装假肢就是在今天,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担心,李爱军为此昨天夜里翻来覆去都没睡好,起床后萎靡不振,吃了早饭以后,李和把他赶回了房,他又去补的觉。

    沈道如把李爱军喊出来以后,李爱军还是一脸的紧张,上了车还不断的问李和,“你说能不能成?”

    “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好不好的问题。”

    李和这几天还特意找了几本这方面的书看了一下,不论多么牛b的材质,不论多么牛b的制作方式,要是让残端不舒服那就都是白扯!舒服最重要!

    但是就是这个舒服度,国内比不了香港,设计经验和水平差的太多。

    到了医院,李爱军见是这么大这么漂亮的医院,好像突然有了点信心。

    ”这是香港装义肢最好的医院,你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我早就帮你问过医生了。“沈道如带头领着进了医生的房间。

    医生不会普通话,全程都是沈道如做翻译,李爱军做回答。

    “你跟医生说,我不缺钱,全部按照最好的来,多少钱我都认。”

    李爱军回答的很自信,这次可是带足了钱来的。不过医生的每一次摇头和叹息都让他紧张不已,为了确保医生用心,他摆出了土豪的架势。

    沈道如道,“医生说没有问题,你放心吧。”

    李爱军问,“套在上面会不会走路疼?”

    沈道如问了一下医生,然后回答道,“不会,接受腔里是凝胶套,可以减轻植皮处的疼痛和磨伤。”

    李爱军装好假肢以后,拿着拐杖正要走两步,试探性的不用拐杖受力,却差点摔倒。

    “怎么没用?”

    他说的有点沮丧。

    沈道如道,“医生说还要做几天康复性训练,方便你适应义肢功能。你先不要着急。”

    “要我一个人留医院?我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他们听不懂我说什么,不是要急死我?”

    李和说,“不要着急,我们时间多的是,你先留几天医院做训练,既然来了肯定要一次到位,且不能半途而废。我们有时间过来看你。我会给你找个看护,最好既懂普通话又会粤语,还能给你做翻译。”

    沈道如很自觉的回答道,“我下午会找一个人送过来。”

    从内地过来的人很多,不差找不到这样的人。不管是光明正大来的,还是偷偷摸摸来的,他们来到香港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拼,不拼就是死。包船王,董船王,邵大亨,这一批耳熟能详的同乡给他们树立了榜样。

    香港精神说白了就是一部移民奋斗史,反而跟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没什么大关系。

    沈道如的效率很快,下午的时候就替李爱军找了一个看护。

    是来自惠州的一个小姑娘,一口普通话虽然算不得太好,但是起码能让李爱军听得懂,她已经来香港五六年了,是沈道如公司楼下茶餐厅的一个服务员。

    本来她不愿意耽误工作,但是架不住沈道如和这家茶餐厅老板
纵横五代之武当掌门sodu
太熟,同时沈道如工资给的也确实是吸引人,她也就一口答应了,不就是陪着一个瘸子聊天吗,比在餐厅工作轻松多了。

    沈道如交代了几句,就匆匆走了。

    李爱军已经丢了拐杖,手扶着训练房的双杠,一步一步的学着走路,每走一步都是满头大汗,就这样枯燥的训练了好几个小时。

    小姑娘说,“医生说要劳逸结合。”

    李爱军笑着道,“谢谢,没事的,你叫什么名字。”

    “龚敏。”

    “我叫李爱军,喊我老李就成。”

    “你是从京城来的?”

    李爱军点点头,“是的。”

    “我还没去过首都呢。”

    “那有时间过去,我可以陪你,京城的大街小巷我都熟悉。我五六岁就开始满街窜了,上房爬树,爬烟囱,我们小时候都喜欢。”李爱军说着说着,又忍不住想到了过往。

    龚敏看看李爱军的腿,最后还是心直口快的问道,“那你是拄着拐杖上树?”

    李爱军笑着道,“我的腿以前可是好的呢。跟你的腿一样,能跑,能踢,也能上树。”

    “那怎么?”龚敏不知道怎么问了。

    “你是想问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龚敏点点头,“是啊。”

    “打仗啊,跟越南人打仗,越南用的是苏联人的大炮,一炮轰过来都是躲不及,这不腿就没了。”

    龚敏用崇拜的眼神问道,“那你一定是个大英雄。香港有很多越南人,都坏的冒油,我可讨厌他们了。”

    “不,不,我不是英雄,那些勇敢牺牲了的才是英雄。我哪里算的了英雄。”

    李爱军被一个小姑娘这样夸,陡然涨红了脸,有点不好意思。

    “你就是大英雄。”小姑娘很肯定的说道。

    “我不是。”李爱军觉得这样的回答有点苍白,就继续道,“以后有人欺侮你,你跟我说,别看我腿不中用,我要揍人光拳头就可以了。”

    “好。那一言为定。”

    “你在这边饭店上班?”李爱军勉强又找了一个话题,可能来这几天有点无聊了,迫切的需要找一个聊天,不管聊什么,有人陪着就好。

    “是茶餐厅,不单单是吃饭的地方。”

    李爱军想了想道,“我知道,就是那种一份炒面都要卖十块钱的那种地方?而且一杯茶都要五块钱,我都宁愿渴死呢,太贵了。”

    他跟着沈道如和苏明这些人出去过几次,哪怕不是他付钱,他都心疼的要死,所以他不管点啥都是最便宜的点。不过有几次还是抢着付了钱,老是吃他们的他也过意不去。

    “对,对,我开始来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呢,我也宁愿渴死呢。”

    龚敏不断的点头,两个人好像突然找到了共同的语言。

    晚上吃饭的时候,龚敏问,”你吃啥,我去买。”

    李爱军道,“不用,你吃啥,我们去饭店吃,我请你。”

    “好贵的呢。这附近有便当,我们买便当就可以了。”

    “我请得起,走吧。”

    李爱军不愿意在一个姑娘面前表现的太过小气劲,拄着拐杖带头出了训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