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39、收购

239、收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沈道如出了金鹿公司,驱车去了李和的宾馆,顺路还在宾馆门口买了一大堆的报纸期刊,这也是他每天的任务。

    李和对报纸上的两则报道比较感兴趣,一则是罗旭瑞透过百利保地策动了对国泰置业的收购战,一则是刘大雄和米高-嘉道理从股东会议在香港收购及合并委员会打官司,闹得满城风雨。

    “刘大雄连续买了铜锣湾、湾仔三栋写字楼,这几天先后买下了铜锣湾地带、湾仔电脑城、尚翘峰,以及香港最高的购物中心theone等多栋物业,人家都喊他铜锣湾铺王。擅长做股市狙击,能达科技、华人置业、中华煤气都被他闹腾了一遍,手里控制着五家上市公司。”

    所谓“股市狙击”,是符合法令但令上市公司控股方憎恨的一种行为。通常的手法是:当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控制权不稳,而该公司的资产值又很高时,先在市场上吸纳相当股份,然后提出全面收购,迫使对方以高价买回自己手上的股份,或是将整间公司易手,进而从中赚取利润。

    中华煤气是“四叔”李照基的产业,李照基曾是亚洲富,有亚洲股神之誉。初出茅庐的刘大雄“太岁头上动土”,购入8oo多万股份后卖给基金,获利34oo多万港元。

    沈道如见李和对报纸上关于刘大熊的报道感兴趣就忙不迭的开始介绍。

    “你说我们参合上一脚怎么样?我们起全面收购。”

    他现在手里近五亿美金,完全够他运作一番。他这笔资金是留在十月份用的,可是现在时间还不到,与其闲着无聊,不如出去动动。

    沈道如想了想道,“全面收购,需付约5o亿港元现金,不管是金鹿还是远大,两家不可能在短时期内筹集这笔巨资。”

    对于李和时常性的异想天开他早就习惯了,嘉道理这样的老牌家族哪里是外人能轻易撼动的,何况嘉道理家族在香港是顶级豪门,有权有势,惹着了绝对不是好玩的。

    李和听到五十亿这个数字就闭口不言了,他没这么多钱,如果只是做股市狙击,他这样无名无姓的小辈,人家理都不会理,根本带不起来从众效应,抬不起股价,最后还会把他折腾进去。

    但是刘大雄这种名声在外的就不一样了,他被股民神化了,认为刘氏可翻手力云覆手雨,无所不能,凡刘氏染指的股票,必会大升。他自己有钱,再拉上银行信贷团和基金拉开收购的架势,就能吓得老嘉道理屁滚尿流,赶忙求和,高价买下刘手中的股票,从而熄灭战火。

    他偶尔猖狂到不吸股,亦不吐股,只是虚晃一枪,做了几声猫叫,便令许多商场大佬如闻虎啸,谈虎色变,劳心破财,严阵以待。李和这样的小猫根本就没法跟刘大雄这样的人比,哪怕钱比他多都没用。

    “那国泰置业呢?”

    李和还是不怎么死心,不搞点事情出来,来一趟香港多没面子,闲着也是闲着。

    “那李先生你是真心想收购这家公司还是只是做单纯的套利?”

    沈
变身污雪女txt下载
道如摸不清李和的套路。

    “当然是顺手捞一笔了。我留在手里干嘛?”

    开什么玩笑,他还怕钱不够用呢,哪里会没事收购个上市公司的占用资金。

    沈道如提醒道,“李先生,我们远大目前的主业还是地产,如果真的能够收购国泰也是好事。”

    “我让你找的专业人士找的了吗?咱俩都是外行,谈这些都是鱼头不对马嘴。”

    两个人聊这些没有实际内容的东西,着实有些扯淡。

    “那我打电话给黄炳新,让他过来?”

    黄炳新是沈道如新挖过来的投资经理,原来波士顿银行的客户经理。

    “那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去喊啊。”

    沈道如赶紧提着大哥大下楼找信号打电话了。

    平松比较羡慕沈道如那个提在手里的电话,站在大马路上提着大哥大边打电话边练嗓子别提有多气派了。

    “哥,要不咱也买一个回去,我问了,才一万多港币,便宜的很,咱带回去联系什么的也方便,咱一人买一个吧?”

    李和道,“回去没信号不能用,也就是个废物疙瘩。”

    二彪道,“信号应该都是一样的吧,你看这收音机不管是日苯产的还是美国产的,拿回国内都不是一样用吗?”

    李和白了他一眼,“行,那你买回去试试。”

    他懒得再解释什么叫移动通信,不过想想,顶多明年模拟网应该可以开通,到时候可以用上大哥大了,不过没办法实现移动电话自动漫游。

    二彪不傻,知道李和说的是反话,所以就不再言语。

    天比较热,索性就又把苏明等人拉下楼喝冰啤酒去了。

    黄炳新来的比较快,提着公文包,满头大汗,一进门就对李和道,“李先生,你喊我?”

    从客户变成他的老板,他还是不怎么习惯。

    李和对沈道如道,“你跟他说说我的意思。”

    沈道如简单说了一下李和的想法,然后道,“李先生的意思是想在股市中捞一笔,你看看有什么好意见?”

    黄炳新喝完一杯水,斟酌了一会才道,“二位说的两家都不合适,咱都惹不起啊,而且二位在股民中根本没有什么号召力,想做狙击是很难的,浑水摸鱼更不实际,不管是哪一方都不一定愿意赎回你手里的股票。所以我认为李先生现在这点钱不适合做这些。”

    李和眼前一亮,“你继续说。”

    专业人士说法就是不一样,一下子就说到了重点。

    他也不丧气,不能做就不能做吧,反正他不能做的太多了,已经麻木了。

    “不知道李先生对收购银行有没有兴趣?”

    “收购银行?我手里这点钱要留作它用,不搞收购,太占用资金了。不过我很感兴趣,你可以说一说,说不定以后我们会收购。”

    “李先生对银行业是否有了解?”

    “不了解,直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