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37、提价

237、提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大家还是不要闲聊了,先去换身衣服,我们较量上几局吧。”

    一见面就是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不是罗顶邦所喜欢的,他开口说先去打球的语气不是商量而是不容置疑,他在纺织业的威严不是任何人可以轻易可以得罪的。

    于德华笑着随着众人上了高尔夫球车。

    到了场地,他接过球童的球杆,与罗顶邦寒暄一番,抓杆、握杆、挥杆,然后挥了出去,一杆进洞。

    “不错,这个球场我练了二十几年也没你这么厉害。看来你没少下功夫啊。

    罗顶邦笑着夸奖于德华。他是这个高尔夫球场的常客,顶级的豪客,而于德华呢,之前籍籍无名,也就这两三年才有机会进入这样的顶级球场,话语里未必就没有暗示,你还是个新人。

    说完他也一杆进洞,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

    “罗先生也是老当益壮。”

    老当益壮是褒义词,但是于德华说出来却也有所指。

    他自然不是软柿子,明了的告诉罗顶邦老了就要服老,玩老骥伏枥那一套也没有什么意思。

    众人随意打了几局,并没人真正在意球场上的胜负得失,大家只在乎接下来的重头戏。

    罗顶邦道,“于先生正经风头正劲,真是后生可畏。”

    于德华把球杆立在身下,远眺的感慨道,“所谓到五十知天命。我可是差着一年就五十了,哪里还能算后生,罗先生太夸赞了。”

    罗顶邦道,“不,不,对于生意人和政治家来说,五十岁才是人生的黄金阶段。”

    “这个说法很新奇。”于德华笑着道,“不知道罗先生请我有何见教?”

    罗顶邦习惯性的朝身后招招手,旁边的人很熟练的帮着点了雪茄。

    “听说于先生在内地做的很火热,据说每个月的出口就有一个多亿的美金,纺织服装鞋帽,甚至胶鞋,塑胶这些,于先生都做上了。真是大手笔。”

    于德华点了烟,笑着道,“在下可不像罗先生和诸位有那么大的成衣厂,只能在内地采购,做个二道贩子,赚个差价,也就这么点出息了。”

    “做生意要守望相助,有钱有钱一起做,有汤一起喝,这个道理于先生应该是明白的吧?”

    于德华正色道,“不知道罗先生什么意思?”

    “你们金鹿把成衣价压的那么低,而且比市场还低了三层,这让大家还怎么做生意?”

    一直闷不做声的矮胖的林先生先开口了。

    “我成衣的价格自然是随行就市罢了,这里有什么说道?”

    得益于内地便宜的成本,于德华自然不怕价格战,最先动价格战的总是那些具有成本领先优势的企业,它追求全行业最低的总成本,力求以成本上的领先地位来取得在本行业的领导权,因此价格竞争的实质就是成本竞争。

    他一直执行的就是价格战,但是价格战先受到冲击的确是香港纺织业。香港这些年地价上涨,劳工价格上涨,水电上涨,在成本上自然不能和于德华相提并论。

    对于制衣行业来说就是将服务提高1oo倍也不如便宜1o的价格来的实在,客户最在意的还是价格。

    只有这样,才能促使市场占有率迅提高,挽回并过降价带来的损失。

    旁边的方先生道,“于先生,大家做生意,和气生财,何必弄得这么僵。”

    他看不惯于德华揣着明白装糊涂。想让对方不再装糊涂,最简捷的办法是把话挑明,让对方不能继续装下去。

    于德华没理他,只是对罗顶邦道,“那罗先生的意思是?”

    他这里只在乎罗顶邦的态度,强者为尊,只有强者才能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吧
赢得他的尊重。

    罗顶邦清清嗓子道,“大家还是希望你能把价格提一提,给大家留点汤喝,鄙人受各位同仁所托,才来约于先生谈一下这个事情。”

    “那罗先生希望我们提多少?”

    于德华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也没多少意外,实际上是李和提醒他的。

    罗顶邦朝林先生颔,林先生道,“自然是恢复到跟我们一致的价格。”

    于德华看了一眼罗顶邦,见罗顶邦点头肯定,他沉思了一下道,“罗先生,请允许我考虑一下吧。”

    他得罪不起眼前这个人。

    两个人不管是地位还是社会的影响力都相差太多,甚至目前还不能同日而语。

    他一个出口的二道贩子还是没法跟一家上市企业较劲。

    罗顶邦伸出手道,“等待你的好消息。请务必不要让大家为难。念一念各位同仁的旧情。”

    于德华也笑着握手道,“那我先走了,罗先生,有时间请你吃饭。”

    他带着吴秘书上了高尔夫球车,大夏天的脸上已经布满了寒霜。

    这些人一副理所当然,颐指气使的态度,让他大为不爽,何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

    吴秘书道,“于先生,我们真的要提价?”

    “回去开会再说。

    金鹿公司位于公司位于铜锣湾的繁华商业中心,是今年斥资2.86亿元港币新买的18层办公大厦,为此还上过港媒的头条。

    于德华连午饭也来不及吃了,回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召集人开会。

    公司一团乱,许多在外面吃午餐的各个项目经理立马去了办公室,饭也只吃了一半。

    他们知道于德华的暴户脾气,一个拎不清就是炒鱿鱼,见大老板这么火急火燎的要开会,没人敢迟到。真让大老板赶走了,可是找不到这么好待遇的公司了。

    于德华秉承李和的理念,是人才就要开足价码,要把这帮人养到没有跳槽的。

    他在会议上简单的谈了一下,然后向下面十几位经理询问道,“大家想想我们要怎么做?有什么话尽管说”

    “罗氏的作风一直是很霸道的。”

    “罗氏跟船运公司的关系很好,万一我们不同意,罗氏会不会断我们物流。”

    “罗氏可是在制衣业说一不二。”

    大家说来说去无非罗氏不好惹,于德华是傻子也听明白了大家的意思,还是听罗氏的意思最好。

    当然也有不同意见的,“我们的订单有些已经安排到了明年,贸然擅自提价,客户肯定不能乐意的。这会严重影响到我们金鹿的声誉。”

    “罗氏我们未必没有实力一战,我们把他们的客户挖过来就是了。”

    “我们针对罗氏的成衣产品降价5成我们也有的赚。”

    豪言壮语依然有不少。

    于德华把眼光飘香他最器重的一个经理,“柯经理,你谈谈吧。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觉得我们可以试着提一部分产品价格,不需要全线提价。”

    “你支持提价?”,于德华知道这个柯经理最是胆大的,不怕得罪人。

    “如果不提价,我们得罪的可是全港的纺织制衣同行啊。”

    如果把大家得罪完了,全部合力来绞杀金鹿,柯经理想想头皮也是麻。

    于德华废话听了有点头疼,但是没有一个人的意见给他吃定心丸。

    没有一个人的意见给他吃定心丸,他无从判断这些人意见的对与错,关键时刻就是要考量一个领导者的判断力。

    手下有郭嘉和陈群的大才,该听谁的?

    他没有曹操的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