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33、变更

233、变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开口问,“你对金融市场有多少研究?”

    沈道如笑着道,“你问我法律或者财会这一块我能说个差不多,这都是我吃饭本事。可金融这一块我不懂多少,我也是最近帮你操作那个日经指数才学了一点皮毛,算不得入门。”

    “公司里有专业的人士吧?”

    “有是有,不过算不得太精明,我们一直都是交给波士顿银行负责的。如果你真想挖人,我觉得那个黄经理就挺不错,专业度很高,做个大堂经理是挺屈才的。”

    “你觉得挖的来?”,李和也觉着这个人挺专业的,糊弄他这个外行人是够了。要说缺点吧,就是势利眼一点,可社会就是这个样子,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正直。

    沈道如把一杯酒喝完,笑着道,“他年龄都快四十了,还是个客户经理,我大概也打听过,再继续混下去还能有什么前途,你呢现在是新晋的亿万富豪,他没理由不紧追你。”

    “那你去谈吧。”

    李和不介意用这种人,大能力没有,可是胜在经验多,经验也是财富啊。

    他又跟沈道如谈了一些香港和内地公司合并的事情。

    沈道如道,“我觉得我们的外贸部门不一定需要和于德华的金鹿合并,业务上我们是以进口为主,他是以出口为主,完全是不相干的两条线。而且我们今年的净利润有能力做到八百万美金,也不比老于差啊。我们之前跟柳联想签订的投资协议就包括进出口协议,柳联想的计算机公司在香港的分公司都是我们外贸部门帮忙负责的,如果并给于德华可能影响双方的合作。”

    他知道李和比较看重跟柳联想的合作,所以把这个问题当做了主要问题。

    自从沈道如帮助柳联想拿到了美国一家叫ast的电脑的代理权后,计算机公司的发展一如中天。要知道在没有联想汉卡之前,当时的电脑是没有汉字的,插上汉字系统之后电脑就有了汉字,柳联想凭这个汉字系统,用它作武器开始做代理,ast在中国已经是最大的电脑品牌,比ibm还要大,而它在美国其实是一家很小的公司。

    此时柳联想野心勃勃要做自己的电脑品牌。由贸易到生产,这是一条敢为人先的“曲线救国”之路。

    20世纪90年代初,所谓国产品牌都是“螺丝刀式的工厂”。“我们办企业为了什么?要不是为

    “我再考虑考虑吧。”李和不得不斟酌了。

    吃好饭,沈道如开车送李和回酒店。

    车子刚到酒店门口,于德华等人就迎了过来,“我们找不见你,以为你到哪了呢”

    李和道,“没事,跟老沈去吃了个饭。”

    沈道如笑着跟于德华握了手,“好久不见。”

    于德华道,“上个月才见得面,年纪轻轻的这什么记性。”

    李和问苏明,“你们吃饭了吧?”

    平松抢话道,“吃了,明哥请大家吃的鲍鱼。”

    李和笑着道,“你这小日子不错啊。”

    苏明道,“香港这边我也是跑熟悉了,对我来说没差别了。”

  
堆月箫无弹窗
李和对着于德华道,“哪里有茶室,我请你和老沈喝茶。”

    于德华皱皱眉头还是带路了,随便就找了一家茶楼。

    不论工作日还是休息日,扶老携幼,呼朋唤友喝早茶成为香港一个很独特的文化现象,所以最好找的就是茶楼。

    茶楼里人头攒动,一阵热浪裹着各种香味袭来,老式的吊扇,四白落地的墙,略有破损的椅子。

    这跟李和电影中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格调的。

    算是颠覆了他的认知,他以为茶楼会是个清静幽雅的地方,会非常的适合谈话。

    沈道如道,“换个地方吧,人太多了。”

    李和悻悻得出了茶楼,见不远处有家咖啡馆,就一行人进了去。

    他不喝咖啡,让于德华他们自己点就行了。

    苏明带着二彪和平松远远的躲到另外一张桌子上吹牛去了,他们知道李和有事情要谈。

    于德华道,“咖啡苦不拉几的,我也不喜欢喝。”

    沈道如道,“我平常就比较喜欢喝,用来提神很不错的,再说要是饿了的话,里面还能加奶、加巧克力,多好。”

    于德华把自己面前的一杯推到沈道如面前,“要是喜欢,都给你喝。”

    李和对于于德华的小肚鸡肠也是无语,只得道,“你俩歇下,谈正经事情了。”

    两个人正襟危坐,做倾听状。

    “我已经决定了,我金鹿旗下的股份全部转移到远大公司的手里,我个人手里不会再持有任何金鹿的股份。”

    于德华早有预料,不过还是心有戚戚。

    李和继续道,“从现在开始,由于德华担任远大公司的名誉董事长,沈道如担任远大的总经理。”

    “名誉董事长?”,于德华意想不到。虽然没有实权,可概念不一样,在等级上还是要高沈道如一头。

    “我同意。”沈道如更没有意见,于德华的金鹿有多赚钱,他是知道的,以后拥有了金鹿的庞大现金流更是如虎添翼。

    于德华对李和道,“我们之前说的五年不分红的协议还奏效吧?”

    李和道,“当然奏效。”

    “那就好。”于德华说完还得意的看了沈道如一眼,想占老子的便宜没门,还有四年的时间呢,他不着急。

    沈道如愣了愣,不知道李和什么时候跟于德华签了对赌协议.

    李和道,“你们实际上还是各自干各自的,唯一变化的就是股东关系。你们尽快做好股东变更,然后你们两个公司的财务部门把关系理顺了,交接不要出错。”

    实际上远大公司由三家离岸公司交叉控股,也属于他一个人所有。

    这次股东变更,也在法律意义上确保了他对于德华有了完全的掌控。他之前跟于德华所有的合作基础只是一纸协议。

    如果于德华此时翻脸不认账,他也没撤。

    又商量了一点细节,李和才喊服务员买单。

    苏明倒是利索的站起来付了钱。

    他看见于德华闷闷不乐的样子,估计也能猜出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