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26、粑粑

226、粑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事不在你身上,你倒是会说取巧话。”

    穆岩对李和的这种伟光正的言词不屑一顾,虱子不在他头上,他不怕痒。

    “我可说的都是真心话,老赵你记得吧?”

    “中组部的赵永奇?”

    穆岩想不起来李和为什么要提起他。

    “他媳妇就是从乡下过来的,在家里闲不住,出去卖烤红薯,也没见人家说什么啊。”

    “你就蒙我吧”,穆岩犹自不相信。

    “我蒙你干嘛,你说你媳妇千里进城图个啥?”

    穆岩道,“当然奔我来的,这还用说。”

    “你说她千里迢迢奔你来的,人生地不熟,家务活就那么点,这么个勤快人还不憋死。早晚要整出心病,她不开心你能开心吗?再说,我觉得让她出去摆个摊挺好,多接触点人,就有自己朋友圈了,不至于一个人发霉。自己赚的钱,感觉很有成就感,这种成就感你也给不来。至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自己开心就好了,何必管别人什么意见。这么能干的媳妇,别人羡慕还羡慕不来呢。如果你真的瘸不开面子,就不要在校门口摆就是了,这附近的大学多的是,哪里不能摆。”

    穆岩道,“你说的好听,你想想,这各个大学门口都是人家摆长久的,各个摊子之间都有默契的了,你一个生人过去抢生意,人家怎么可能乐意,还不让人给欺负死。怎么想着都不靠谱。”

    李和正要说话,这时候陈芸回到了办公室,穆岩不好久坐,就走人了。

    他越想李和的话,越有道理。

    回到宿舍,整个楼道一股呛鼻味道,各家开灶以后,一到晚饭时间,锅里的烟味就能塞满窄窄的楼道,烟来不及窜出楼道两端的窗户。

    杨玲见穆岩回来笑着道,“晚上还吃炒腊肉”

    她把腊肉肥瘦一起切成大片大片的,用干红椒和大蒜叶在油锅里炒的滋滋响。

    穆岩把包放好,习惯性的抱起了桌子的茶杯,打开就喝了。这都是杨玲掐着下班时间给泡好的。

    他端坐在桌子跟前,就等开饭。

    杨玲端上一盘炒腊肉,一盘凉拌莴笋,“这么老的笋都要花钱,真是没辙了,你想咱家里一下雨,想挖多少没有啊。”

    穆岩道,“乡下的日子你还没苦够啊,也不能天天吃笋啊,那玩意又不顶饿。”

    “那也比在城里被人喊乡下土婆子强。”她给穆岩倒满半杯酒,“喝点”

    “你放了蝎子?”,穆岩看着玻璃瓶里面目狰狞的蝎子浑身打冷颤,哪里还敢喝。

    “我上次刷鞋的时候,发现鞋盒子里爬了蝎子就给夹了起来,泡酒再好不过,喝点吧。”

    穆岩道,“不喝,这玩意哪里能喝,喝死就坏了。”

    杨玲坚持把酒给穆岩,“喝不死,你爹也泡酒,我爹也泡酒,怎么就不能喝了。你喝死了,大不了我守寡,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喝吧,你半夜就发虚汗,喝了酒就好了。”

    “这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穆岩刚开口,
超维机战无弹窗
就不想继续说了,说多了都是徒费口舌,这个女人什么都好,就是执拗起来太要人命。而且有时逻辑不在一条线上,在她看来守寡比死了还严重。

    “信我的行不?”

    “我留着下次喝吧”,穆岩脑子里还是那条蝎子,在老家他也见过人家经常喝,他父亲也喝,可是在他看来那是不尊重科学的表现,有问题上医院就好了。

    杨玲就默不作声的站在他身边,他知道不喝下去,今天这顿饭是吃不安稳了,只能闭着眼睛,捏着鼻子一下子闷到了肚子,好像穿肠毒药一样。

    “慢点,慢点”,杨玲欣喜的给他夹菜。

    穆岩没好气的道,“这下可以了吧”

    “可以了,可以了。”

    吃完饭后,两个人温存一番,晚饭时候的芥蒂,烟消云散。

    穆岩告诉她允许她出去摆摊的时候,杨玲搂着穆岩的脖子狠狠的亲了好几口。

    他还是免不了担心,一得空就躲在远处抽烟,杨玲开摊的前几天,确实不出他所料,真有找茬的,他寡不敌众,光荣负伤。

    杨玲后悔的肠子都清了,直嚷着再也不去摆摊了。

    李和过来看望穆岩,见没大碍才放心,笑着道,“认得人吧?”

    “怎么不认识,安保科老葵他侄子,一直霸着校门口那块。”

    既然认识人就好办了,李和开始在楼道里喊人,能打架的男老师有一个算一个,凑了五六个人,当晚就打回去了,除了孟建国单薄一点,可没一个文弱书生,都是身经百战的打架狠角色。

    扎海生要凑热闹,被李和撵到了一边。

    安保科主任老葵见亲侄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挨揍,连个屁都不敢放,这里面打人的不是教授、就是校团委书记,甚至还有司法部的一个科长。

    他连上报给学校的胆量都没,真上报了就意味着他这个主任干到头了,这些人哪个是他能轻易招惹的,人家老师们说一句小混混滋事,正当防卫或者见义勇为,就完事了,都没地方说理。

    关键他侄子真的是小混混,到时候学校是听小混混的话,还是听这么老师们的话,结果很清楚。

    不过这事还不算完,他嫌弃他侄子还不够惨,拿了擀面杖在他侄子脑袋上又磕了点血,在他侄子发出鬼叫声之后,也没包扎,就带着侄子登上穆岩的门,给穆岩道歉。

    穆岩懒得跟这种人计较,糊弄了几句,就把人赶走了。

    此事也才算了结。

    扎海生说,“辛亏我来的巧,要不还没热闹看呢”

    李和道,“要不是你在旁边大呼小叫,黑灯瞎火的,人家根本瞧不清打人的是谁,现在知道了,传出去多难听。”

    扎海生道,“放心吧,他真不知道好歹,我治他。”

    李科笑着摆摆手,“没事,老葵不是傻子,哪里敢一次性得罪这么多人。”

    穆岩请大家吃了一顿饭,一结完帐,才大呼亏死了,“我媳妇得卖多少粑粑才能挣回来。”

    众人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