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19、单身狗

219、单身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他跟闫红本身就没什么交集,只是因为之前不愿意出国,把出国的机会放弃了,这个机会自然就照顾到了闫红身上了,闫红对他很是感激。

    在李和看来,闫红也仅仅是感激而已,,觉得没有李和,她是很难有出国名额的,她在出国之前还是请李和吃了两顿饭,虽然李和觉得没有那么个必要,但是推辞不了,不咸不淡的吃了两顿饭,尴尬比较多。

    他想想如果闫红不出意外也快回来了吧,毕竟是学校的公派老师,回来是应该的,当然不回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出于礼貌,他还是回复了一封信,只是谈了一些学校的变化,学校取消了学生的助学金制度,取而代之的是地差补贴,即地方差别补贴,每月21块钱,如果没有家里的补助,学生很难吃的好,一份红烧肉都涨到了七毛钱。学校在做扩建,工程兵汽车连、灯泡厂都在计划拆迁。他也谈及了核物理与化学方向的研究,希望对她有所帮助。也没有谈及他自己,顺便又提及了一下办公室的杨浩老师,杨浩老师调走了,已经到工程物理研究院报到,承担军用产品的科研任务。

    杨浩在有机涂料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一时之间取得了国内科研界的关注,顺理成章的办理了调动。

    他在临走之前对李和表达了感谢,很是激动,如果没有李和提点,他很难有取得这么大的进步,这一项研究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

    想想之前他还在为一个教授的名额在苦苦的挣扎。

    不过李和也算自作自受,杨浩走后,原本的技术物理系应用化学专业没有了合适的老师,杨浩推荐了李和,学校也同意暂时由李和来代课。

    李和推不了,就这样需要带两门课,他彻底的没有了休息的时间,他大骂杨浩恩将仇报。

    技术物理系的主任对李和非常满意,私下里还跟李和说,问李和有没有兴趣从物理系转到技术物理系,每个月可以多不少补贴,毕竟是全国唯一的核物理基地,李和先表示了感谢厚爱,然后还是坚决的表示了爷不乐意,爷也干不了,核物理不是他的研究方向。

    果然是人怕出名猪怕壮。

    现在一些博士生要找文献都来向他请教,谁让他有参考文献的名头呢。

    他真的想指着别人骂,老子不是计算机!

    他被逼的没办法,为了弥补记忆的不足,也成了图书馆期刊室的常客,万一人家问他,他答不上来那才叫丢人呢,人吧,还是需要一点脸面的。

    背地里倒是有人对他竖起了大拇指,看看人家李教授,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扎到图书馆里面。

    苦乐只有李和自知了,他也是不愿意的,只是被逼的如此。

    他为了这一百多块钱的老师工资也是拼了。

    刘乙博走后,他的空房间搬来了一家三口,天天孩子哭闹到半夜,李和每天都要蒙着头睡觉。这一栋楼里已经搬来了十几家家子,快成了孩子的乐园,大的小的,每天在楼道里跑来跑去,哭闹声一片。

    李和虽然喜欢孩子,可是这么多孩子,他就喜欢不起来了。

    以前都是单身男老师,基本不做饭,只在食堂对付着,现在来了居家过日子的,自然有开始烧饭的了,每天楼道里锅碗瓢盆当当响,油烟直冒。有了女家属,男老师们也不好意思在楼道里穿着小裤衩子晃来晃去了,每天都是穿的一本正经。

    而且学校住房紧张,这些单身男老师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学校计划着安排四个或者六个老师住一个宿舍。

    李和已经感
太上剑尊全文阅读
觉到了不便,宿舍人住多住少,他是无所谓,关键是现在女性家属来了之后,上厕所都不方便了,都要抓紧的排队。

    他决定搬到校外,作为新时代的包租公,他最不差的就是房子,目前光在京城名下已经有47套房子,这还不包括他名下开饭店的物业,他名下的饭店物业现在遍及浦江、滨海、深圳,有的以后会拆迁,有的不会,他记忆力、空间感、方向感有限,也不计较会拆不会拆了,反正手痒忍不住都会出手买了,有钱没地花,不买房能干啥?

    唯一不方便的就是收房租已经成了体力活,他真的想偷个懒改成一年一收,刚好能集中在一个月,从月头收到月尾。

    他看了看学校附近的好几套房子,都不是让他太满意,要么太破旧,要么住的人太杂。

    他没办法,最后还是决定搬回家了,反正有了车之后,开车也就不到二十分钟,也是挺方便。

    每天晚上都在陈大地的饭店吃好饭以后开车回家,放在陈大地饭店的三条狗也接回了家,还要顺便带点剩菜剩饭。

    两条小黄狗是发情期了,明显有点食欲不振,心悸胸闷,听那叫声就知道了。

    这就是城里比不得农村的地方,单身狗想找个对象都困难,哭也没用。

    刚好朱老头过来,他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朱老头,朱老头对李和管教孙子的效果比较满意,孩子愣是一个月没敢出门,说话都是小声小气了。朱老头高兴的接了这个任务,牵着两条小狗走了。

    至于老黄狗,李和决定有时间开车带回老家了,在城里太憋屈,连找个对象都没机会,就这颜值带回老家还不是可劲的当皇后。

    趁着天色还早,他就牵着老黄在巷口遛弯,老黄对着一条泰迪打圈,泰迪要吓死了,转身就跑了。

    老黄要追上去,李和急忙牵住绳子,“老黄啊,别着急,别捡到篮子就是菜,有点品位好不好,你是女的,能不能有点矜持,早晚会有你的春天”。

    “李哥,你真好玩,狗又不懂你说话”。

    “余摇啊,今天没上班?”,李和笑着问道,想不到这当年的邮局的小丫头已经长开了,配置老高了,该有的都有了,白球鞋白袜子,穿出了小家碧玉的感觉。

    两家不是巷口,不过偶尔总能遇到,李和对她兄妹俩的印象都挺不错,她哥哥余洋诚恳实在,当初还抢着帮李和付了煎饼果子钱,却是欠缺了妹妹的一份机灵劲。

    余摇笑着道,“李哥,谢谢你呢,我的猴票现在老值钱了”。

    “真的涨了?挺不错的”。

    “涨了,要不当初你提醒我多买点,我现在肯定后悔死了。李哥,我有时间请你吃饭吧”。

    “不用,多大的事”,李和估计涨的也有限,顶多值个千把块,“继续留着,现在千万不要卖,以后说不准还能继续涨呢”。

    “不能吧,现在已经涨的很厉害了”,余摇有点不相信的说。

    “越是稀缺,越是值钱,这个道理不会错的”。

    两个人边走边聊,一辆自行车过来,余摇避的急,摔了一跤。

    李和背着手问,“没事吧?”。

    余摇手撑着地试图站起来,“没事。”

    “没事走两步…走两步……”,李和见余摇站不起来,就催促道。

    “那我先走了”,余摇果真站起来了。

    李和见那深一脚浅一脚的背影,感觉这姑娘真坚强。

    “活该单身…”。

    秦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