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212、会议

212、会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地是按照人头分的,驼子只有一个人,哪里能分多少,打出来的粮食除了交公粮,也只够他吃。..

    “跟招娣说好了,给她行船去”,驼子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以前竟是个傻的,只知道拉人,不知道拉货”。

    “那孩子谁带?”。

    驼子用锤子指着远处另一处屋子道,“桑老太晓得吧,她带,俺给她口粮”。

    “她媳妇不闹腾?”,李和知道这家子老太太,男人死的早,拉扯两个儿子,可两个儿子娶亲分家以后,没一个愿意管她了,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难。

    驼子道,“俺给她养老娘,他偷着乐吧,要是敢跟俺撕巴,给他一锤子”。

    “这钱就当是我给孩子的,不是给你的,别再推了”,李和不把这个人情给还一点,心里怎么都不舒服。

    “什么意思?”。

    “这两百块算我借你的,你将来想还我也行”,李和对着驼子的眼神,总是不那么舒服。

    “行”,出乎意料,驼子居然接了,“俺还你”。

    李和笑了,他心里早就算计过了,孩子治病已经把驼子卖船的钱花完了,现在哪怕这孩子吃便宜的奶粉还有羊奶,也是够驼子受的,强撑着果然累啊,人在现实面前也要低头。

    正月十六这天他就跟老四一起北上了,北方寒潮尚未退去,还是有一丝的寒意。

    两个人到家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卫生,李和正累的唉声叹气,不料冯蕊过来了,还顺带把三条大黄狗带回来了,这三条狗春节都是呆在付霞家里,只是付霞去香河去的早,走的时候又托付给了常静家里。

    李和见冯蕊在家里帮忙,他索性就偷懒了,把三条狗毛捋的直直的,又接着把鱼缸里的水换了一遍。

    “哥,你回来了”,小威进门来,戴着一副圆框蛤蟆镜,喇叭裤,头长长的,鬓角的毛都把耳朵给盖住了,后面还带了俩跟门神一样的小弟。

    “穿的什么玩意,少在我跟前晃”,李和嫌弃腻歪的慌,“多长时间没洗头了?”。

    “昨天才洗的啊”。

    “油光光的,以为没洗头呢”。

    小威得意的摸摸头,嘿嘿笑道,“哥,这是胶,美国进口过来的,头想什么形状都行,老好用了”。

    “最近没生什么事情吧?”。

    “瘦猴哥,霞姐,还有二彪哥他们都走了,只有苏明哥还在家”,小威话说了半截,好像又想起了什么,“那个于老太家的儿子回来了,来找过你几次,你还都没回来”。

    “于德华?”。

    “对,于德华”,小威并不知道于德华的全名。

    “他回来干什么?”,李和之前并没有得到过他要回来的消息。

    “说是开会吧,在建国宾馆住着呢,电话号码留我这呢,要不我打电话通知下?”。

    “让他过几天来吧”,他刚回来,浑身软,并没有什么谈话的心思。

    “好,我知道了”,小威虽然偶尔也跑腿,但是大部分情况下是秃子跟着月亮走,只有沾光的份。

    老四要提前开学,李和开着那辆面包车把她送到了学校,现在装备升级,习惯了四个轮子,就不怎么喜欢两个轮子了,摩托车光荣的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老四跃跃欲试想学着骑摩托车,被李和一票否决,在这种安全问题上是没有商量余地的,也不容商量。

    李和这一天正在家里喂鸡,于德华推门进来了,见到李和就
中锋之道sodu
是个拥抱,“可是想死你了,好久不见啊”。

    “别,这什么情况”,于德华过度的热情,令李和吃不消。

    于德华笑着道,“没什么,完全是思念过度”。

    “进屋吧”,李和给他倒了杯水,然后问道,“你怎么来了,也没听你说过”。

    于德华道,”拖了你的福啊!你还记得我之前上过报纸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李和脑子里的怨念怎么可能记不得,于德华沈道如李爱军都是好歹上过报纸的人。

    “当时有记者采访我,我把你当初提出的那个‘中国制造’计划给记者说了下,结果现在冷饭热炒,又有人站出来问我意见,我哪里能知道什么,我就把你这些年的给我的书信电报都整理了一下,给了人家回复。其中有一条是提出组建中国轻工产业联合会和服装纺织产业联合会,一定要让让中国制造走出去。这个服装纺织产业联合会就是我们现在已经在做的了,总共33家代工厂,你猜猜上个月我们出口了多少美金?”。

    李和不屑的道,“我就给你按照百分百的增长量,你一个月顶死也就做个2ooo多万港币”。

    他不信于德华还能翻天了!

    于德华一副不出我所料的模样,笑着道,“光是去年一个月我们就出口了3ooo万美金!听清楚了,是do11ar!那可是美金啊!即使只有百分之的纯利也是3oo万美金!何况我们现在的纯利有百分之三十!”

    “3ooo万!”,哪怕是李和提出来的计划,可是出来这个结果,他自己都是吓了一跳!

    “所以你说人家馋不馋?有人就想来学咱们,组建这个轻工业联合会,可轻工业联合会这个名头就大了,没人敢随便顶着玩,有人来找我牵头,我就听你的没搞。这下轻工业部得了消息,他们来牵头搞,邀请我来开会协商,我能不来吗?”。

    李和叹口气,“真有你的”。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我年前就没告诉你,这不特意来给你个惊喜”。

    “那轻工部开会谈的怎么样?”。

    “其他没什么问题,主要是外汇的问题,企业所在地的政府想留一部分,轻工部也想留,就是这个比例他们是协商不通,过几天还要继续开会”。

    对出口企业来说,汇率也是双轨制,上交的那部分按照官方汇率换算回来是亏钱的,剩下留下的那部分按照市场汇率才是盈利。

    不过这些都跟李和关系不大,这些外汇是先经过香港的公司户头后,才会将剩下的代工费用给国内的企业,国内企业分配的就是这部分外汇代工费用。

    说白了他跟于德华是承建商,下面的包工头怎么分钱给工人,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李和脸得意的于德华,没好气的道,“把之前的协议拿出来,重新签一份吧”。

    于德华得意的从包里拿出了文件,递了一支笔给李和,“字吧”。

    按照李和之前跟于德华签了一份对赌协议,年收入过5ooo万,利润过15oo万,李和再分他8份。

    也就是说现在李和只占金鹿公司62份了,剩下的52于德华了。

    “你安排下我的证件,我暑期的时候会去香港”,李和准备开始心里已经酝酿已久的一个方案。

    (未完待续。)

    本站推荐丝袜美腿,童颜**,丰满肥臀图片视频!!快速关注微信:meinvtao1(长按三秒复制)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