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94、光棍啊

194、光棍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老四等了好一会儿,左右张望也见不到李和,托着下巴发呆。

    突然噗咚一声,一个人扑倒在她面前,她着实吓了一跳,慌忙站起来,看见李和也站在了他面前。

    “不是让你看好包吗?”,李和上来就责问老四。

    老四见身后那个蓝色的小包不见了,慌张坏了,忽然见那个包被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搂在手里,“怎么,怎么在他手里”。

    “手挺长的啊”,李和见躺在地上的人要爬起来,上前在他背上又踢了一脚,然后把包捡起来拍拍灰,丢给了老四,“拿着”。

    地上的人,三十多岁,脸面细长,还是不死心的勉强站了起来,瞪大眼睛盯着李和道,“阿们这还有朋友,包拿过来,这事就算拉倒”。

    这小偷对老四手里包还是不死心,他凭着多年的经验,手一摸就知道是厚实的钞票。

    这两年有钱人也多了,偷盗事业越发红火,管的也不严,倒是有恃无恐,嚣张的很。

    李和拎起包,冲他勾手,“要包是吧,过来,我给你”。

    小偷咧开嘴笑,真过去了,这招屡试不爽,只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也有几个听话的。

    有旁边围观的人,正美滋滋的瞧着热闹,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没有想着见义勇为,也没人去想着报警的。

    刚才那个出租车的女孩子也在旁边,不屑的骂了句,“软蛋子,以为多能耐呢”。

    小偷刚到近前要夸两句李和识相的话,就被李和大耳刮子扇到了地上,疼的哼哼唧唧。

    “你长的这么丑,想的倒是挺美”。

    旁边的人都哄人笑了。

    “走了”,李和拿好行李,招呼老四就走,他包里有五六万现金呢,万一警察来了见着了,他也说不清了,简直是没事找事。

    当事人走了,这事才算散场。

    两个人坐上回县城的汽车,下来汽车的时候,饿的腿肚子都打转了。

    就先在车站门口,一人买了俩烤红薯,边走边啃。

    还是照例先去了李隆他们的废品站。

    “三哥,三哥”,老四一到路口就开始扯着嗓门喊了起来,开学至今没有回家,止不住的都是想念,心里都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

    出来招呼的却是段梅,端个喂鸡的食盆很是惊喜的说道,“你俩咋今天回来了,阿娘早上还说呢”。

    上下打量着小姑子,打扮的比城里姑娘还像城里姑娘,具体哪里变了也是说不出来。

    收废品的场地上又搭了好两间小瓦房,还有一排的鸡笼猪圈,外面还有不少鸡在到处跑,门槛上还有一条狗在龇牙咧嘴。

    李和笑着道,“你们把这当家了啊”。

    “可不是当家了吗,天天来回跑也不算事”,屋里比较乱,段梅也没把他们招呼进屋,搬了个小板凳房门口,倒了两杯水放在椅子上,继而问道,“午饭吃了吗?没吃我去弄,锅碗瓢盆都有,吃的也有”。

    “不用,等会回家吃晚饭了”,李和吃了点红薯已经顶过饿劲了,“老三他们呢?”。

    “一会就回来,给刘老四修屋顶去了”。

    “你们真的不在一起做了?”,他们分开单干,李和在电报里也是听李隆说过了,此时只是想再确定一下。

    “分了,搅合在一起,总不是事。你说都在一起做的,我跟大壮媳妇过来忙得脚不沾地的,他老四宝贝他媳妇,这不让沾那不让碰的,好像真是祖宗供着了。倒是也没少分一分钱”,段梅说的噼里啪啦,看来也是有怨气。

    
青玄道主笔趣阁
老四道,“嫂子,你跟壮子媳妇不忙活就是了,他们三个男人又不是忙不开”。

    “不忙怎么办,靠他们三个怎么行,平常忙得连口热饭都吃不上。我还不是心疼你哥,要不鬼来遭罪。你看分开了吧,他老四媳妇也不娇贵了,忙得比咱还凶呢,现在都挺肚子显怀了,也顾不得休息,一心钻钱眼子了。你看看,你看看,这人吧。分开好,分开了我跟壮子媳妇还利索呢”。

    李和心里早就有谱,也符合他预期,他也巴不得分开的好,亲戚朋友合伙的生意未必就是好生意,没有规章制度,多干少干,总有一个人会咬牙。

    他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锻炼老三,既然锻炼的目的达到了,他反而并不怎么关心生意的结果。做生意的第一要素是效率,麻烦在于,与人合伙做生意的人恰恰是不懂生意的人。

    懂生意的人根本就不会与人合伙,因为他们懂得创业时合伙的危害性,三个和尚没水吃,这就是最浅显的道理。

    “老四媳妇怀孕了?”。

    “怀了三个多月吧”,段梅见大伯子侧重点跟她不在一条线上,说的也就有点索然无味了。

    散伙这件事情上,谁也怪不上,不说三个男人的问题,就是光三个女人在各自男人身边吹枕头风,推波助澜,唯恐天下不乱、怕自家吃亏,也早晚吹散了。

    这件事老四已经做的很实诚了,散伙是大壮点出的话,刘老四也附应了,李隆也同意了,最后分家的时候,刘老四只是拿回来了本金和分红,剩下的场地和拖拉机都是让给了大壮和李隆两个人,他另起炉灶了。

    李和也找不出刘老四的不是,更是说不出什么瘪子话,这刘老四做的仁义地道。

    大壮和李隆俩回来了,李隆开着手扶拖拉机,大壮坐站在车座边,离多远就看见了李和,拉开嗓门大笑。

    李和见到俩人欣慰的一笑,都是壮实了,也是更加的黝黑了,常年在田间地头让他们变成了十足的庄稼人,但也有了一股生意人的狡黠。

    李和还是开着拖拉机回了家,大壮主动留下,让李隆夫妻也就跟着回去了。

    回家两天,王玉兰又在李和婚事问题上,絮絮叨叨,“不能城里姑娘瞧不上你吧?”。

    王玉兰第一次对儿子的优秀产生了怀疑,这都多大了,还没在城里混上个媳妇!

    她隐隐也听人说过,城里的姑娘傲气着呢,眼睛都在脑袋上呢,瞧不上泥腿子的。

    “我还不大,着急什么”,李和没办法只能应付。

    “还不大啊,你都是26了!李辉跟你一般大,孩子都三年级了”,王玉兰对李和的婚事想不起来还好,一想起来就浑身感觉是刺,“既然城里姑娘瞧不上你,咱从家里找一个,能过日子就行”。

    她见儿子这态度,越发肯定儿子定是受城里姑娘犊子气,遭了打击,只是不好意思跟她说罢了。要不然正是火力旺的时候,怎么会不想找个暖被窝子的,还会说不着急这种话。

    “我肯定给你找一个媳妇,你甭操心行不”。

    “你去年也说过这话,大前年也说过。咱就在家里找个也识字的,跟你也有话说的”。

    “我保证行不,明年,明年一定给你带回来”。

    “你要糊弄俺到什么时候啊”,王玉兰说着说着,又抬高了嗓门,“你说俺想抱个孙子咋就这么难呢,本想着你端着公家饭碗有多好,结果到好,这么大了,还是个寡条”。

    她大概是暗恨那城里姑娘吧,俺儿子这多好的啊,你们瞧不上,让他光棍着,这是多大的委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