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90、杀猪刀

190、杀猪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问,“他家里有人生病了吗?”。

    老太太道,“她媳妇吧,好像是肺什么问题,反正具体毛病,外人也不清楚,这都有七八天家里没人了,你是他家亲戚吗”。

    “是亲戚,婶子,知道哪个医院吗?”,李和还是要去看看,既然来都来了。

    老太太手一指,“好像是二院,你去看看吧,出门左拐两个路口”。

    “谢谢你了啊”,李和就带着毛孩下了楼。

    他没开车,就准备先停在这里,走路暖和暖和身子再好不过,二院离这里也没多远,他上次送李爱军的医院就是二院。

    到了医院门口,他想着也不能空手,就在门口的商店买了二袋麦片,还有二斤柑橘,柑橘干瘪瘪的,没有一点水分。

    接近年底,医院里也没少人,人走来走去,脚带进来的雪花,在地上形成了一片片的水渍。

    既然知道是肺病,他就直接去了住院部,按着牌子指示去了呼吸内科。

    整个三楼是一条长长的回廊,两边都是一间间的病房,李和抓着好几个护士问,“知道方向家属在哪吗?”。

    一律都是摇摇头。

    毛孩道,“我来找吧”。

    他就伸着脑袋瓜子在一个个病房里找,不一会儿就兴奋的道,“师傅,你搁这呢”。

    从病房里出来一个穿着黑色袄子的中年男人,戴着黑框眼镜,一脸的疲倦和憔悴,很是惊诧的问毛孩,“你怎么来这里了?”。

    毛孩指着李和道,“我跟着老板来的”。

    李和向前伸出手道,“你好,方向同志,我是李和”。

    他握着方向的手,感觉是冰凉的,没有一丝的体温。

    “哦,你好,李和同志,原来那个印刷厂是你的”。

    李和道,“不好意思,你一直这么帮我,我都没露个面,真的失礼了”。

    “客气,客气,这里比较乱,咱到走廊里的椅子上坐会吧”。

    李和道,“不用,我们来看看嫂子,听说嫂子生病了”。

    “这”,方向很是为难,“她是肺炎”。

    李和笑着道,“不能就这么撵我走吧”。

    成人肺炎以细菌性肺炎最为常见,而不属于传染性疾病,不会引起传染,所以倒是不以为意。但是抵抗力的低的小孩子就不好说了,就是成人感冒,小孩子也要离着远点。

    “那请进”,方向就把李和请了进去。

    病房里六张床铺,都是满了人,旁边都是家属。

    方向媳妇在里面的一张床铺,因为肺病怕人厌恶,中间还用一个白色的帘子拉起来做了隔挡。

    女人面色枯黄,但是五官端正秀气,见李和带了礼品来,勉强笑着道,“跟咱家老方既然是朋友,哪里用这么客气”。

    她心里有点感激的,就是亲戚朋友嫌弃她这病,都是很少来的,就是来了也是站的远远的,深怕立马就能传染上了,哪能像李和这样自在的站在床头说话。

    李和见她气息很壮,想来也是没什么大碍,“医生有说什么时候出院吗?”。

    方向给媳妇拉扯了一下枕头,然后才道,“快了吧”。

    女人却道,“哪里快了,这都住了半个月了,就没个准话”。

    李和道,“没事,不是什么大病,一准能好的”。

    闲聊了一会,女人道,“有什么事,你们出去聊吧,我就先躺会”。

    她是有眼力的,人家不一定是单纯就来看她的。

    方向给她重新盖好被子,刚带着李和出病房,一个护士就喊住了他。

    “病人家属,要交费了”。

    方向面色一囧,低声道,“知道,知道”。

    几个个人在楼底下走廊的背风处抽起了烟,李和道,“看你压力挺大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方向叹口气道,“不用,不用,谢谢了,挺好的。就是你那个厂子我没法再去帮忙了,这里实在是走不开了,就是孩子我都送到姐姐那里帮着照看的”。

    李和道,“嫂子没单位吗?”。

    “有,只是生病以后没再去了”。

    “不是有记账单吗?还催你交什么费用?”,李和忍不住问道,一般有单位的人,生病了只要到单位拿一张三联单或者支票,往医院
都市之国术无双吧
一压,什么住院费、医药费,统统免由单位记帐单给医院,不用个人出钱,没工作的家人单位报一半医药费。要交住院费的一般都是外地过来看病的。

    所以有些人骨头犯懒不想干活了,找个理由生病,头疼脑热也找不出病因,小病大治,混休息,就往医院一趟,这叫泡病号。

    不过也看单位经济状况,单位穷的几年报不了是很平常的。再说医院基本上也只能治个小病,大部分和现在的社区医院是一个水平。

    “抗生素这类是必须用的啊”,方向无奈的说道。

    李和问道,“那大概要多少钱?”。

    他也是理解了,抗生素一类的药物,都是要一定数量的,算是稀缺,哪怕是报销,医生总是用比较便宜的药,想用好药,那就得有关系或者有钱。

    方向摇摇头道,“跟你说这些做什么,想想办法,总能熬过去的”。

    毛孩在旁边突然道,“我这也存了点钱,我给你应急”。

    方向好笑的摸摸他脑袋,“你那才几个大子,自己留着花吧”。

    心下也是感动。

    李和道,“方师傅,我跟你打个商量你看行不行?”。

    方向道,“你说”。

    “我是这样想的。眼下嫂子生病,你又耽误工作,经济上也不宽裕,可越不宽裕越耽误嫂子治病是不是?我还是想请你回印刷厂,做印刷厂的厂长,工资我一个月给你500块。我可以预付你半年的工资”,李和倒不觉得这是乘人之危,如果直接借钱反而有点怜悯的意思了,两个人的交情脸面也没到这地步,毕竟是第一次见面。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眼下困难一点罢了”,方向想了想,还是放不下他的铁饭碗,研究单位怎么一个月也有一百六七岁多块钱,现在从亲戚朋友借点,将来慢慢还就是了。图着眼前的500块就把饭碗扔了,不是明智之举。

    李和笑着道,“方师傅,你误会了,我没让你辞职的意思,我是向把你从单位借调出来,只要你同意,所有的手续我来办”。

    “你是私人单位吧,这个借调可不好办”,听到借调,说方向不动心是假的。

    李和笑着道,“跟你说实话,我名下还有一个家具厂,这是个集体企业,所以办起来没问题。”。

    他现在也是发愁,手里的家具厂、鞋厂、磁带厂、电器店、服装店、物业,饭店都没办法做到有效整合,因为他连集团公司都注册不下来,用香港远大公司的名义来整合,他又不怎么大乐意。

    “你就这么信着我,万一亏钱了呢?”。

    李和反问道,“亏钱你能信?”。

    “行,我干了”,方向也是说完大笑,他也知道根本就是不可能亏钱的,许多单位要找国营印刷厂都是要托关系呢,只要工厂一开工,找他联系业务的,还不是排着队的。

    李和从口袋里点出1000块钱,交给方向,道,“这你先拿着,剩下的我让毛孩下午给你送过来。而且我建议给嫂子找个护工,护工比你细心,你也能腾出空不是?”。

    “不是这规矩”,方向急忙推开。

    李和道,“早点用药,嫂子就早点好,行了就这了,钱先给你了,就是算栓着你了,你也跑不了了”。

    李和对方向人品挺满意的,不过就是有点知识分子的穷讲究。

    “哎,那谢谢了,你去办手续吧,我不会食言的”,方言想到媳妇的病情,最终还是接了。

    “行,那你上去吧,嫂子看不到你人也该着急了”,李和就把方向推上了楼。

    然后在楼底下又点着了一根烟。

    “同志,医院禁止抽烟”。

    李和正在闷头点火,听着这吴侬软语似乎很熟悉。

    抬头一看,一个护士正一脸凛然的看着他。

    他看着这个女护士,圆嘟嘟的小脸,细弯眉,终于想起来了。

    他上次送李爱军来医院,在走廊里抽烟,不就是挨了这个护士的训吗?

    几年不见,这个护士倒是越发圆润了,小肚子都起来了,再也见不到那种轻盈的骨感了。

    李和真的想问,姑娘你这是怎么长的啊!

    “时间是把杀猪刀啊”,平了山峰,蔫了黄瓜,残了菊花,李和不禁唏嘘,叼着烟就带着毛孩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