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85、不放过

185、不放过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什么叫做不来?”,李和酒喝多了,脑子发胀,舌头也有点打结了。

    毛孩被李和通红的眼睛盯着,好像做了天大的错事,一下子哽咽了,“人多了,厂子现在人多了,没人听我的”。

    他一个半大孩子,人小又单薄,如何能服众呢?

    毛孩也就在机器上有点熟能生巧的意思,让他做领导去服众,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服字少不了佩服,臣服等意,使人服的手段也是茫茫如牛毛,可毛孩一个都不会。

    以他这个年龄和资历,现在就担任一个企业的老大,就叫超常规。

    超常规当然是可以的,要么有超强的能力,要么是超人二代,二者总要符合一个。

    也有好多例子的,比如甘罗十二岁做了丞相,周瑜十四岁羽扇纶巾,老一辈革命家十几岁跑长征,翻雪山过草地,练就一身本领,十七八岁就当了一军之长。还有一个特殊的就是四胖了,二十来岁就做了一国之主。

    现实的社会,不太有超凡能力的可能。

    “真的不能试试?”,李和挠挠头,他也想尊重人的成长规律,让毛孩缓个几年挑担子,但是他真的无合适的人可用。

    毛孩摇摇头,“我真的做不了”。

    李和道,“那你觉得谁能做的了?”。

    “我师傅做的了,大家他服气他,他肯定可以的”。

    “你师傅?”,李和真不知道说的是谁。

    “就是柳经理给我们找来培训我们的师傅,他很厉害的,什么都懂,没有他不懂的”,毛孩是打心眼里的崇拜。

    李和想这大概是计算机所的人,可是想把计算所机的人挖到私人单位就有点困难了,更何况是前途未卜的私人单位。

    “人家是铁饭碗单位,不一定乐意呢”。

    “恩“,毛孩脑子也不傻,只有傻子才乐意放弃体面的铁饭碗呢。

    “你在这住一晚,明天我带你去看看你那师傅吧,人家乐意更好,不乐意咱也没辙”,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李和也没放弃的理由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你那师傅叫啥名字?”。

    “方向”。

    “行了,我知道了,我让你周姐给你安排个住的地方,你先在住着。我打听好他家住的地方,咱俩一起过去”,这个名字挺特别的,李和也想见见。

    他找来周萍,“给他找个空房间住着,吃喝先在你这”。

    “就是空地方多”,周萍冲毛孩招招手,领他去找空屋子了。

    李和回到餐厅包厢,众人都是靠在椅子上,有说有笑。

    “你们散散酒劲,我们再谈点事情”。

    大家见李和还有事要谈,就去拿了毛巾去洗脸,清清脑子。

    自感无相关的,比如冯磊和小威就要先回去。

    “都别走,一个都跑不了”。

    寿山安排人去清理了下他平常用来给员工开会的会议室,还像模像样的在每个桌位前放了本子和笔。他是喜欢开会的,大
贞观唐钱无弹窗
概是年轻时跑堂受多了掌柜训斥教训,临老得意了要一并报复回来。

    也受了点劳教所里面的影响,总要强调纪律性和服从性,动不动就让员工写检查,比如菜没摘干净要写检查,帽子带歪了要写检查,对客人不够热心要写检查,笑容不标准也要写检查。

    都是乡下过来的员工,看着这么高工资的份上也愿意哄着老头,二三百字也就应付了。再说,没见他还让她亲闺女、女婿写检查呢,难为他女婿不识字,就是一笔一划刻都得刻下来。

    他女婿叫苦连天,这一个字刻个十来分钟,二三百字要刻到猴年马月,“爹,我写完了要写到什么时候啊,耽误干活不是?”。

    寿山老头很冷酷的说道,“你不识字怪我喽?怪你亲爹去!”。

    众人进了会议室,李和道,“想想你们明年的工作计划,说清楚你们年后想做的是什么,再说你们打算怎么做,你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我这里强调一个词,叫可测量性,目标应尽量用数据表达,尽量有明确的时限,具体说明将在何时达到何种结果。比如苏明,你是做磁带的,3年内你要占领市场多大的份额。当然,也有许多目标难以数量化。大家还是尽量做到量化。同时在可测量性的数据基础上,如何扩大规模,也就是你的商业模式如何复制,你如果做到跟别人不一样,如何突出你的竞争力”。

    商业模式这个词大家已经听李和提过很多遍了,也是了然于心。

    这四个字具体的阐述就是: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很重要,重复意味着:可复制。

    可以复制,意味着短期内可以一直在扩大自己的核心业务,可以进入一个又一个新的市场。。

    寿山算是做的很好,他非常常注重技能复制,他新开的每一家饭店,都要求徒弟学习和照做他现在这个饭店的经营方式,虽然有点粗糙,但是也是迅速扩张的好办法。

    这种模式机械而僵硬,但是短期来说对李和就是最好的模式,他需要的是不断的开拓,还没到守业守成的地步。

    苏明要急着先说话,李和把他截断,“给你们半小时时间,先想好,写在纸头上,然后再说”。

    在管理上他真的是个半吊子,让一个理工宅搞管理有点勉为其难了,不过赶鸭子上架,他必须理出一个纲领大纲出来,这样子继续一盘散沙,要做到爆发性增长就是痴人说梦,只能做个小暴发户而已,如何能在市场抢占先机。

    当然他也不管这样逼迫众人有没有用,但是不做肯定是没用,起码要跟众人达成一个共识:现在很残酷,但是将来会更好!

    再说起码可以教会他们按照计划做事,古语说;“曲思于细者必忘其大,锐精于近者必略其远。”

    这里的人最高学历就是初中了,让他们拿笔就真的太困难了!

    一个个抓头挠耳,咬着笔杆,不知道怎么下笔。

    李和拍拍瘦猴和万良友几个人的肩膀,指指门外,示意出去一起聊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