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84、狼与羊

184、狼与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是的,李和重来没有在他们面前说过这种打人脸面的话,更是没有在公开场合说过这种散伙的话。

    当然,按理说,李和更不应该在饭局还没开就说这些话,起码大家酒足饭饱后才说。但是他是想明白了,天天对这帮人和颜悦色习惯了,他的包容,气量大,很多时候被人当做没立场,并且认为他好说话。

    而且许多人有样学样,把他的懒散劲学了个三四成,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他可以懒散,但是他手下这些人不行,他们还年轻,他们还有更大的潜力去激发,他们还需要更加努力的去学习和工作。

    这些人和他一样出身在底层,父母也和他的父母一样,很可能并不比自己聪明,父母传授的所谓的经验总结和人生智慧可能错得离谱。

    而且这些人书本上的经验也几乎没有,都是早早的下学闯荡社会,只能想办法多开阔眼界和在社会历练了。

    如果他们没有李和一样的重生知识经验,只是像李和一样懒散,他们能学到什么呢?

    什么能学不到!只能被慢慢淘汰!

    所以李和现在不想跟他们和气说话了,他必须要激发每个人,让他们变得强大,自强不息!

    李和早先是想着给他们安全感,不给他们压力,可是现在他发现再继续待在安乐窝里早晚会毁灭,因为再强大的人,在温顺的环境中都会失去狼性!

    凡是想方设法逼出员工能力,开发员工潜力的公司都会升腾不息,因为在这种环境下,要么变成狼,要么被狼吃掉!

    他苛责他们,其实才是给了真正的安全感,因为逼出了他们的强大,逼出了他们的成长,也因此他们有了未来!

    假如李和继续对他们这样温温吞吞,碍于情面,低目标,低要求,低标准养了一群小绵羊、老油条,小白兔,这是对他们前途最大的不负责任!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说,只有他们成材成狼,李和手里也才可以有人用,可以彻底的让他安心做甩手掌柜,在混吃等死的道路上也能安稳的做人生赢家。

    如果因为他的重话,让这些人反感和厌恶了,或者认为没了脸面,李和觉得他这么多年的真诚善意就是喂了白眼狼了,他也就没必要再留了。

    李和的话犹如一记重锤敲在每个人的心里,猛然将他们从自我陶醉的生活中震了起来,一个即时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的不甘堕落的执念。

    他们或者或多或少的有从李和这里离开想法,也有过自己做老板的雄心。

    苏明管着磁带厂,基本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只是明面上还是唯李和马首是瞻,私下里也和二彪有自己的茶馆,算的独门生意。

    平松已经开了两家咖啡馆,逢人人家也尊他一声平老板或者平哥。

    瘦猴虽然一直在北边,但是也拾掇了他媳妇出去开了一家服装店。

    甚至连小威都有了自己的台球室,做起了小老板。

    他们都是端着李和饭碗的同时,做着自己的小生意,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让他们离开李和?

    退出?

    他们心里坚定的给否决了,不但要背个忘恩负义的名头,而且还要失去李和的信任,失去了李和的支持,他们也就只能小打小闹了,他们是同意李和的话,不进步早晚是要被淘汰的。

    他们也信服李和的一句口头禅,选择比努力重要,他们只能坚定的选择李和。

    苏明道,“哥,我认错,你也别生气,我还是八年前那句话,我跟你到底”。

    寿山也道,“我都这把老骨头了,还能往哪里去”。

  
开挂闯异界全文阅读
  付霞更是笑着道,“我就更不用说了,离了你我啥也不是”。

    “我就更不用说了吧,已经是卖身了”,李爱军在旁边笑呵呵的道。

    二彪跟瘦猴站起来举起杯子,二彪道,“哥,这杯自罚,你也别生气。我就知道,没了你,我付彪啥都不是,就那马勺上的苍蝇,说不定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阿飞,一准现在在圈儿里睡八人间上下铺呢,我这种人不进二监都是没天理了。自从跟你后,我就成了门头沟的财主”。

    门头沟煤窑多,煤老板放哪朝也是个财主。

    二彪的幽默话,众人看着李和的脸色没敢发笑。

    瘦猴也跟着道,“我跟他一样,一直都是,马尾穿豆腐,提不起来的”。

    其他人更是纷纷表忠心,小威几个把祖宗十八代都赌上去发誓了。

    “我跟你们说这些,是因为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小威都满18了,你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你们就要明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特别是在我们这样一个11亿人口的大国,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最不缺的就是吃苦的人,最不缺的就是有胆量的人,你们不进步的结果就是淘汰”,无论李和告诉他们什么道理,当他们的心智没有达到这个境界或接近的水平时或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时候,他们是不会理解这个道理的。

    或者他们以为他们知道这个道理,其实他们不知道。

    只有李和重生一遭,他才明白,大时代的浪潮已经来了。

    人人都怀揣着野心,人人都在朝着财富前进,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李和继续道,“年后国际展览中心会有各种各样的展览会,你们自己想办法弄门票混进去看看,三月份有一场国际机床和通用机械设备展,六月份意大利包装与食品加工机械展览会,哦对了,还有一场五月份的举办的国际服装机械展览会,你们到时候一起过去看看,去看看国际化的工业程度,我们的差距在哪里,看看什么叫大生意,咱这几百万的小打小闹算的什么”。

    他参加过今年的图书展览会,去过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想去了,人山人海是挤不动的,转个身都比较困难。

    他也不期盼他们在展会上能看出什么,只当开阔眼界了。

    寿山见气氛有点松了,就笑着道,“开吃吧,到我地盘都甭客气”。

    李和见大家都还是站着,就笑着道,“都坐下吧,我刚才那些就是告诉大家,天下就是这样,是狼就要炼好你的牙,是羊就要炼好你的腿”。

    大家见李和笑吟吟的又恢复了正常,才松了一口气,他们从来没见过李和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酒桌上的气氛逐渐热烈起来,挨个开始找李和敬酒,李和都是来者不拒。

    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李和道,“相信我,只要大家肯努力,这是属于我们的时代”。

    酒宴散了之后,周萍就赶紧安排人把桌面撤了,一人面前泡了一壶茶。

    李和见毛孩在拐角想上他跟前,又不敢上前的样子,有点好笑,就招手让他过来,问他,“有事?”。

    “有点事”,毛孩的脸也是红扑扑的,被小威等人攀着喝了不少酒。

    李和见他浑身冷颤,就让周萍随便给他找个旧衣服,周萍给找了件寿山的袄子。

    “我我”,毛孩批好衣服,瞧瞧左右都是人,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走,找个茶厅去说”,李和带着他去了隔壁的一间茶室,指着椅子道,“你坐下来说吧”。

    毛孩说,“老板,我做不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