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72、没戏

172、没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几个意思?”,方老板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过滤嘴朝下在机器盖磕两下,自顾自的点上了。

    李和瘪瘪嘴,磕烟可不是为了特意把烟叶压紧实,这是故意秀呢,瞧,老子的烟带过滤嘴的,甲级牡丹烟,一元八角,可没几个人舍得抽,你几斤几两就来跟我说让出售厂子?

    凤凰是高档次人抽的,一些有讲究的人,提个公文包,梳个油面头,再叼根凤凰烟,气派极了。

    李和故意哼了一声。

    从口袋摸出烫金色的中华,递给穆岩,用他的那只高档火机给点上了。

    瞧瞧,老子抽中华,烫金色的,金中支,一包15块,洋气的不要不要的,也没你那么装逼,。

    “方老板,再来一只?”,李和掂出一根烟,把烟盒伸过去。

    “不用,不用,手里夹着呢,抽多了有害健康”,方老板见到那中华也只得讪讪笑道,一般红色中华就算是上档次了,一年限量产几千箱,不用外汇券到友谊商场你还买不着,而且以前没涨价的时候他还能买包用来摆个场面,现在从4块8涨到11,对于他这种靠一分两分攒家业的人来说,更是就舍不得抽了。至于白色中华和烫金中华,也只是做生意这么多年偶尔见过那么一两个人抽。

    再看看那只在李和手里颠来倒去的打火机,更要掂量掂量人家身份。

    “方老板,跟你实话说吧,我想把你这个厂子买下来,不知道你有没有考虑?”,李和朝旁边的工人要了个凳子,坐了下来等答复。

    方老板见穆岩在旁边抽烟,眼不在心不在,就对李和道,“李老师,你这是开玩笑了吧?虽然我这厂子一个月赚的带差不差,可也比老师的工资高多了”。

    李和道,“你开个价吧,只要你有心卖,多少价格我都给的起”。

    “这么说吧,这个厂子是我靠摆摊卖书,一点点攒下来的,虽然算不得下金蛋的母鸡,可一家子的生活就是这里出的,卖是不可能的”,方老板说的很决然,甚至有点傲气。

    李和笑道,“我这么说吧,我看上的不是你这个厂子,我看得上的是方老板你这个人”。

    “咱们以前不认识吧?”。

    “我换个说法,我想找个懂印刷的人,来帮我开一家新的印刷厂。你现在这个厂子你还可以继续开,你可以交给别人管理”。

    “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打工?”。

    李和道,“怎么能叫打工呢?如果你愿意帮我,我可以给你股份,算咱俩合伙生意”。

    方老板道,“这是让我左手搏右手了,你真是好算盘”。

    “你也知道,你的这些机器根本满足不了我们教辅印刷的要求”,李和还是尽量说出好话。

    21世纪什么最贵?

    人才!

    谁让他缺人呢。

    “李老师、穆老师,教辅的生意我们还可以继续谈谈,如果是其他事情真的是没法谈”,方老板还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再说这印刷厂可不是你们小年轻想能做就能做的”

    李和对他这幅奚落的表情当做没看见,也不想多说了,大概是这方老板在自己地盘上做山寨王做习惯了,哪里容得了别人指手画脚
宝典笔趣阁


    跟穆岩一前一后的出了印刷厂,穆岩道,“这下死心了吧”。

    “没了张屠户,也不吃带毛猪,继续找合适的人,我就不信邪了”,李和还是秉承着那句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两个人靠在摩托车旁边,抽完一支烟正准备走人,身后传来一阵喊声。

    “两位老板,等下,等下”。

    喊住他俩的还是个毛孩子,年岁不大,个子不高,瘦弱的很,头发没梳,都是球在头上一团,一件灰色的衬衫不注意都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了。

    “你们老板让你喊我们的?”,李和记得这个毛孩子,印刷厂里的小工,刚才还朝他要了个凳子。

    毛孩子左右看看,然后才喏喏的道,“不是我们老板喊你,是我喊你们的”。

    “有什么事?”。

    “咱可以往前面去点说话吗,我怕我老板出来看见了不好”,毛孩就带头往前面走,还回头示意两个人跟上。

    李和跟穆岩也就好奇的跟了上去。

    骑着摩托车,放慢速度,跟了毛孩拐了几个弯,有树林遮挡,也看不见了印刷厂的厂房。

    “你在这停下吧,有什么事你说?”。

    毛孩擦了擦头上的汗,小声的问道,“你们是不是要开印刷厂?是不是要找人”。

    李和笑着道,“对”。

    刚才毛孩离那么近,听见很正常。

    “那你们看我行不行?”。

    李和见他这幅瘦瘦弱弱的样子,怀疑的问道,“你?”。

    “我在这个厂做了三年了,机器我都懂,技术我也懂,绝对误不了你的事”,毛孩急忙的说道。

    李和摆摆手,笑着道,“我不是怀疑你本事,你这才多大?”。

    他再缺人,也不想用童工,这孩子看着像未成年呢。

    “我20了”。

    “恩?”,李和怀疑。

    “18”,毛孩又改了口。

    “18?”,穆岩都跟在后面笑了。

    “15了,这次是真的,我真的15了”,毛孩慌乱躲开两个人直勾勾的眼睛,“我可以拿户口本给你们看”。

    李和道,“那你12岁就在这家厂子做了?”。

    “是”。

    “那我也不能用你”,李和笑着说道,“你这还小呢”。

    “我不小了,别人会的我都会,别人不会的我也会,你信着我吧”。

    穆岩拍拍他身上的灰层,和气的问道,“你哪里人?怎么不去上学了?”。

    “我高碑店的,家里穷,没得钱上学了,主要是我也考不上”,毛孩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和问穆岩,“高碑店我记得是河省的吧?”。

    “跟房山区挨着很近”。

    李和问毛孩,“你这么小出来打什么工?”。

    穆岩道,“这姓方的也忒不是东西了,这么小的孩子也敢用”。

    “不是,方老板待我很好,没他收留我,我就没地方去了”,毛孩也急忙辩解道。

    李和问,“那对你既然很好,你为什么还来找我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