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70、谈话

170、谈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老四在家里忙前忙后,洗衣服做饭,一样也是没少干。

    李小妹手里抓着一把瓜子,一边往嘴里送,一边念叨,“我在家,我哥从来不让我做这些”。

    老四在大盆里使劲的搓着被单,无奈的道,“你命好行不行,赶紧来帮我绞水啊,我一个弄不动”。

    被单要去水,她一个人哪里扭的动。

    李小妹把瓜子放到口袋里,伸手就要过去扯被单的另一头。

    老四打开她的手,“洗下手啊,李秋红同学,抓瓜子的手都是黑乎乎的”。

    李秋红是李小妹的学名,这才没多长时间,两个人已经相熟的很了,大概都是年龄相近,又都是随意的性子,能处在一起,只要是休息的时间,她都愿意来找李冰玩,“咱们去看电影好不好?”。

    “什么电影?”,老四已经跟着李秋红去了好几次电影院了,也比较喜欢看电影。

    李秋红帮着老四把被单在绳子上晾上,道,“兰博,史泰龙演的,从美国新引进的大片,我好多同学都已经看过了,可好看了”。

    “不去了吧,我收拾自己屋子呢”,老四买了一大堆的花花绿绿的海报和粉红色的壁纸,用胶水糊在墙面上,就是她认为的潮流好看,她的屋子已经是粉红色的世界。

    在老家的时候,跟老五挤一间屋子,什么东西都放不安稳,也没有个人的空间,现在有了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天地,还不是由着她折腾。

    李秋红见她不去,她一个人去也没什么意思,就留着帮她收拾屋子了。

    两个人爬上爬下还布置了一连串的小灯带,一闪一闪的,好像布置元旦晚会似的。

    老四又嫌弃屋子里的家具颜色暗,又跟李秋红在前院后院各个屋子里挑选颜色好看的家具,两个人抬着百十斤的紫檀哼哧哼哧,也不怕累。

    李和对这卡哇伊风格的屋子简直不忍直视,反正屋子腾出来给她了,随便她怎么折腾了。

    可是见老四居然还给屋子里的小柜子上了锁,他就差点忍不住想问,你这是防着谁呢?

    最后还是给憋回肚子了,青春期的大姑娘都需要自己的隐私了吧,他自己闺女不就是这样子,青春期的闺女遇到更年期的张婉婷,简直就是一场世界大战。

    他记得他闺女十五六岁以后开始似乎还听得进去,后来就变成了忠言逆耳,一不满意,不是摔摔打打,就是把房门一关,甚至饭都不吃。而张婉婷那会看她做什么都不顺眼,心烦意乱,辗转不安,有时甚至有要发疯的感觉。

    李和想伺候妹子比伺候闺女简单的多了。

    可是一想到老五又是头皮发麻,这初中是混上了,可以后的麻烦也许更多了。想着她考高中、考大学就纯属想多了,他在想老五就是能安稳的混到初中毕业,就是安慰了。

    眼见两个妹子从小丫头片子长成出挑的大姑娘,心里还是有一股成就感和满足感的。

    晚上的时候,李和见老四在看的课外书,直接给她收了起来。

    “你干嘛”,老四不满意了,正看到兴头上呢。

    李和道,“有本事去看英文原著”。

    老四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英语水平”。

    李和耐着性
逆天圣级系统吧
子道,‘你知道这些书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

    “书里的悲欢离合,看的真真的”,老四也是应付了,她不想跟亲哥做这种探讨,怎么都觉得别扭,“你把书还给我”。

    “知道什么是拾人牙慧吗?这本书就是拾人牙慧,穿凿附会而已。西方思想的二道贩子。用个人经验,主观情怀去解释波澜壮阔的历史是最不要脸面的行为,要知道不能从单个个体去推导普遍性,不能用情怀去取代历史规律”。

    李和说的就是这些畅销的书,最擅长的就是用温情的一面卖私货。

    “我国社会目前的主要矛盾是什么?”。

    “政治书说了八百遍了”,老四有点不耐烦李和的啰嗦。

    “在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个主要矛盾,贯穿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整个过程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决定了我们的根本任务是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对,这句话都背的滚瓜烂熟,可是有几个人能理解的?”。

    老四嘟囔道,“这有什么不理解的,我又不是笨蛋”。

    李和道,“咱们说说咱村子,对咱村里人来说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填饱肚子,能多养几头猪,多养点牲畜,多赚点钱,能再买一辆自行车就更好了,甚至都想过买拖拉机。是不是这样子?”。

    老四点点头,“是”。

    李和继续道,“那这个就是主要矛盾,他们一年到头就是为了解决这个矛盾,他们需要的是富足。只有富足了,他们才能娶上媳妇,供孩子读书。那你觉得他们会关心你这本书上说的这些东西吗?”。

    “不会”,老四很肯定的说道。

    “那不就行了,坚持两点论就是坚持全面的看问题,坚持重点论就是抓主要矛盾。这个核心抓住了,你才能读书读出效果,治学的主张一定是思辨”,李和又把书还给她了,堵不如疏,“行了,睡觉吧,明天都要上课了”。

    老四听李和这样一说,也没心思看书了,往桌子上一扔,从椅子上跳下来,回屋去了。

    李和无奈苦笑,这种书挺是迎合接近年轻人的性格的。

    八十年代的文化热是有的,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说不清哪里是开头,哪里是结束,某一阶段高潮,某一阶段顶峰,始终贯穿在八十年代。

    李和再次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去否定这种文化热的意义,未免有点过分了,可不否定不代表他赞赏。

    八十年代的文化热,热的是传统文化,要批判践踏就必须熟悉传统文化,发展到后来就是变成了西化的主张,本质就是反传统,反传统是这一代青年人的基本态度。

    许多人誓做传统文化的掘墓人,他们要让孔孟之道在中国消失。他们认为传统不适应现代社会,对“现代社会”不仅有向往渴求的一面、也有一种深深地疑虑和不安。

    但西化的思潮绝非“西学为主”,许多人只是拿着笼统的“西方”或者“现代化”的概念去反传统,他们对西方政体和西方哲学也是只有懵懂的概念,有的连英语单词都不见得认识几个,都是从大陆以外的中文媒体或者书上淘过来的,也就是李和所说的拾人牙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