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67、大黄

167、大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膀爷见李和牵着狗躲闪,更是得意了,又松了节够绳子,土佐这次咆哮的更凶猛了,就差点把大黄狗咬着了。

    而大黄狗还是纹丝不动,只是抬了下眼皮子。

    “哎,我说,注意着点,把绳子拉紧了”,李和忍不住对膀爷责怪道,狗咬架可不是好玩的。他也感叹,大黄曾经好歹巷子里的霸主,打遍胡同无敌手,怎么临老了就成了弥勒佛了呢。

    “哎呀,我这狗可是花了500块买的纯种土佐,你那土狗娇里娇气的”,膀爷大言不惭的说道。

    李和道,“我养狗可不是为了斗狗的”。

    膀爷更加不屑,“养个废物有什么用”。

    “我乐意”,李和不想再搭理,转身要走。

    谁知膀爷恼了,松了绳子,土佐直接冲着大黄狗过去了,李和急忙把大黄狗拉到自己身后护着,用脚去踹土佐,土佐对着李和跃跃欲试,龇牙咧嘴要上扑。

    突然大黄狗从他身后窜了出来,也没见用什么招数,一下子就卡住了土佐的脖子。土佐晃荡身子,怎么都甩不开大黄,又急的朝大黄身子咬,大黄就带着土佐转圈子,土佐怎么都要不上大黄。

    地上已经滴下血了,不用看都知道是土佐的。

    膀爷急了,“赶紧把你的狗拉开”。

    “养条废物有什么用”,李和不紧不慢的把大黄拉开。

    膀爷赶紧上去看自己的土佐,它的脖子上已经是一排血窟窿了,只是躺在地上呜呜叫。

    大黄悠然自得的抖抖身子,蔑视的看了一下土佐。

    膀爷气的跺脚,指着李和骂道,“你他娘的把老子的狗咬伤了”。

    “老子没咬你狗,是狗咬狗”。

    “是你的狗咬的,你得赔”。

    “可是你先挑衅的吧?”,李和没好气的说道。

    “你今天必须赔钱,老子的狗是花了五百块的”,膀爷心疼的看着躺在地上没多少出气的土佐。

    “想打架?”,李和懒得纠缠。

    “就要揍你了怎么的”,膀爷上前一步想捋袖子,却发现没穿上衣。

    “很猖啊你,混哪的”,小威带着两个人过来,一下子把膀爷推了个趔趄。

    “威哥”,膀爷一见是小威,立马是眉开眼笑。

    小威没搭理他,只是看着李和道,“哥,咱家大黄就是厉害”。

    “用你说”,李和在大黄身上检查了一遍,见没伤口,才松了一口气。

    “赶紧把你那死狗抱走”,小威不耐烦的对膀爷道。

    “威哥,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跟瓢子哥的”,膀爷又看了看多少进气的土佐,又道,“威哥你自己留着炖狗肉吧”。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李和道,“你都认识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我根本就不认识他,谁知道他能认识我”,小威又指着那条土佐道,“带回家炖了?”。

    土佐此时除了双眼能轱辘,然后就是发出无意义的呜呜声,李和走到跟前蹲下,拨弄了下狗脖子,发现气管还没断,“抱回家再说”。

    小威不敢废话,跟带过来的两个人一起把土佐抬起来了,
易生生最新章节
土佐可能牵动了伤口,叫的声音有点大。

    土佐身上都是血,李和怕邋遢到院子,直接放在家门口。

    秦师傅路过看到了,问李和,“这怎么了,咬架了”。

    李和点点头,“是,我看有没有办法,给治下”。

    秦师傅挨前看了下,“有土霉素吗?”。

    “有的”。

    “没伤到气管就好,你拿点土霉素过来”。

    李和回屋找了一大瓶子的土霉素。

    秦师傅接了过去,把药片倒出,找了块小石头,咔嚓咔嚓给碾碎了,粉末捧在手下,撒到狗脖子上,抹均匀了,最后拍拍手道,“行了,一个星期后就活蹦乱跳了。这狗壮实着呢”。

    李和看了看狗的牙口,这狗也顶多二年的狗龄,笑着道,“谢谢啊,秦师傅,你家要养狗吗?要不你抱回去养?我家已经是三条了”。

    秦师傅看看那狗肚子,摇摇头道,“人吃的都没,哪里还有狗粮”。

    李和知道白问了,这秦师傅过得多精细的人,哪里舍得用米饭喂狗。

    秦师傅走后,小威试探的问道,“哥,要不我抱走?”。

    “你?这狗凶者呢,你能顾得住?”,李和怀疑的问道。

    “凶着才好呢,我放到店里看店更好,前天咱店里来了小偷,要不是咱警醒,非让人摸个干净”。

    李和想了想道,“那也行,先抱走吧。注意了,千万别咬着人,项圈系好了”。

    小威满口答应,找了个三轮车,就把大土佐狗驮走了。

    李和摸摸吐着舌头的大黄,表扬道,“晚上给你加夜宵”。

    没过几天,于德华寄过来一封信,还附带了好几张照片,商场已经完工了一半,李和感叹这真的是深圳速度,这才多长时间。

    同时还有二彪的消息,二彪跟人打架,进了一周的局子,刚刚出来。

    平松跟罗培过来了,平松说,“于德华他们能搞商场,咱们能不能做?”。

    李和问,“你觉得能做?”。

    “我看天桥百货做的不错,他们这两年没少赚”。

    李和想想,“明年吧,现在根本没合适的地段”。

    商场和付霞的家具厂不一样,家具厂只要求面积大就行,对位置没有什么大的要求,但是商场要求人流集中的地方,而人流集中的地段都被百货公司、供销社占着呢。

    “那我知道了“。

    “你开了个咖啡馆?”,李和还是听小威说的。

    平松掩饰了下脸上的慌张,“哥,这两年我也跟你赚了不少钱,闲钱有点,我就试着自己弄点小生意。一个香港老板找的我,说肯定赚钱,我就跟他合伙做了”。

    “挺好,有机会就自己做,跟他们说只要不耽误我的事情,随便他们”,李和看着一脸紧张的平松,没有表示反对,反而觉得是人之常情。

    财聚人散,人聚财撒这是王道,不是臣道。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李和心里没有任何不舒服。

    平松这些人就相当于现代社会的职业经理人,走上自我创业的道路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差别就在于早晚而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