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65、陈大地

165、陈大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车丽丽家一大早又热闹了起来。

    “你俩扶住我了,晃荡啥啊”,李和当然还是爬着围墙看,有了上次摔跤的经历,这次求稳妥,让小威和黄国玉一人扶住板凳的一边。

    车丽丽的前夫带着他老娘要跟车丽丽重归于好,车丽丽的弟弟得知前姐夫的不仁不义,勃然大怒,追着车丽丽前夫打呢。

    一个追一个跑,后面还有一群拉架的,热闹的很。

    叫声、哭声、骂声,乱糟糟的一团。

    车丽丽的弟弟光追都追不上,李和替他着急。

    李和无趣的从墙头上下来,问小威道,“车丽丽他弟弟叫啥?”。

    “车松”。

    “对,你等会去问问,是不是早上没吃饭,追个人都追不上,追不上不是还有板砖嘛,真是废物”,李和一见那车丽丽前夫就来气,说不好为什么来气,大概就是凭什么你人品这么烂还能长的这么帅。

    下晚没事的时候,就牵着绳子遛狗,他都是习惯性的到宣武艺园,原址为善果寺,重建于明代,五十年代末由林地逐步改建为宣武公园,大前年重新进行了规划设计,改建为宣武艺园,其实还是个公园。

    这里遛狗的、遛鸟的多的是,只是像老头子一样背着手遛狗的年轻人只有他一个。

    看看时间,也就差不多了,肚子饿了,代表他的晚饭时间到了,牵着狗槐柏树街西口出来,却是意想不到的遇到了陈大地。

    李和见他还拎着包袱,就问道,“你这往哪去?”。

    陈大地低着头道,“我去车站坐车,回老家了”。

    说完就要走,李和一把拉住他,笑着道,“你这么走甘心?”。

    其实心里暗骂陈大地不争气,不服就怼啊!

    陈大地张张嘴,咬着牙道,“我当然不服”。

    “走,咱哥俩喝两盅去”,李和也不管陈大地同意不同意,直接把他往饭馆子里拉。

    “小顾,硬菜都上来”。

    李和带着陈大地进了就近的四海饭店的包厢。

    这家饭馆子靠近他家,也是寿山新开的,原本归赵祖年管的,赵祖年带着媳妇去浦江以后,就归这个叫小顾的小伙计管着了。

    小顾见大老板来了,自然要在跟前献殷勤,李和嫌他碍事,赶紧把他撵了出去,还不忘交代,“狗给我看好了,食盆给他加点饭,不要忘记给加汤”。

    等菜上齐,李和给陈大地的杯子灌满酒,“别客气”。

    “谢了”,陈大地端起杯子,不打招呼,自己灌进去了肚子。

    “喝这么急干嘛,吃点菜”,李和把面前的红烧肉移到他面前,都是农村出来的,谁不知道谁啊,见着了红烧肉比见着了亲爹还亲。

    “我自己够得着”,陈大地又端起酒杯和李和碰了一杯。

    “怎么想起来回去了?”。

    “我哎,说出来丢人邱涛她们见面了,还搂在了一起”,陈大地最终还是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

    李和估计这邱涛就是车丽丽前夫了,“你亲眼看见的?不能是误会吧?”。


我家萝莉的黑科技全文阅读
    “当然是我亲眼看见的,邱涛第一次过来找她,还要认孩子,被我给撵了出去。她们不止见了一次面,见了好几次面”。

    陈大地说的不清楚,但是李和还是听明白了,想这陈大地也是够悲催的,前面刚把孟建国的事情平息了,这后面又冒出了媳妇的前夫,还是孩子的亲爹。

    “那你媳妇同意跟那什么邱涛重归于好了?”。

    陈大头道,“没说,前几天邱涛带她老娘过来就是说希望她们复合的”。

    “你在老家也是这蔫吧性子?”,李和还是有点不解的问道,这性子也太好了吧。

    “当然不是,我在村里那是说一不二,没人敢在我面前炸刺”,陈大地很霸气的说道。

    李和失笑道,“那咋现在就不利索了呢?”。

    “这是城里,城里跟乡下不一样”。

    李和道,“怎么就不一样了?按我说,你就是真想回老家也行,但是回去之前先把那邱涛削一顿再说。那邱涛是公家单位的人,揍了就是白揍,他不敢报警的,知道为什么吗?人家警察问为什么挨揍,他敢说是因为乱搞男女关系而挨揍吗?不敢!捅到单位,他就要被开除!你要是打不过我来帮你揍”。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双重标准,反正当初孟建国跟车丽丽处的时候,他是护着孟建国的,可是关键孟建国没有这邱涛这么混蛋啊。这邱涛抛妻弃子,也忒不是东西了,关键现在后悔了,还想来吃回头草。

    “我一只手就能把他提起来,哪里需要你帮忙”,陈大地最后还是为难的道,“我就怕她生气”。

    李和真恨不得冲他吼一嗓子,你媳妇明明是绿茶婊,你非那她当仙女。

    “你看着办吧,我是言尽于此”,他只得承认教唆失败。

    “她妈走的时候,要给我一千块钱”,陈大地突如其来的冒出这么一句。

    李和问道,“你接了?”。

    这分明是连丈母娘都不待见他啊,要撵他滚蛋。而且这丈母娘还是希望车丽丽跟邱涛在一起,毕竟从表面来看,一个是农民,一个是公家人,还是孩子的亲爹,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意外。

    “当然没接,我虽然穷,可好歹也是有骨气的”,陈大地很肯定的说道。

    李和道,“知道为什么落到这地步吗?”。

    陈大地道,“因为我是农民,谁希望闺女嫁个农民”。

    李和道,“错,他们看不起你是因为你是穷人,穷人不分城里人和外地人”。

    “我之前在仓库里做临时工,我已经很努力了,想让她娘俩过好日子,可是现在还不是这样子”。

    李和道,“你就愿意这样跟丧家犬一样回老家?你村里人问你老婆孩子呢?你怎么回答,你爹妈哪里还有脸面见人”。

    陈大地头低的更低了,叹气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你要是算个男人,跟我走,好好干,混出个人样给那些看不起你的人瞧瞧”。

    陈大地眼光炽热的看着李和道,“只要能混出个人样,你让我怎么做都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