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46、船

146、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庄子里到处都是烟雾,麦秸秆烧起来真是没完没了。

    天黑了,月亮也出来了,路两边也被燃烧的麦秸秆照的透亮。

    李和躲着烟,就顺道上了河坡,想醒醒脑子。

    上了河坡,深吸了一口气,一阵冷风吹过来,他立马紧紧了衣服。看着荡漾的波光粼粼的河水,突然想洗一把脸,忍不住下去了,河滩都是软软的淤泥和沙子,还有一些水坑,他深一脚浅的往前走。

    等踩踏实了,手也够着了水,就掬起一捧水抄到脸上,立马就感受到了寒意,多清醒人啊。

    “喂,小心掉去喂王八”。

    说话的人,影影倬倬,李和看不太真切,听声音是何招娣的。

    “你这么晚了,还出来干嘛?”。

    何招娣道,“哪里晚了,才七点钟不到,你赶紧上来吧,河里都是沙坑,掉下去非玩完”。

    李和把手上的水甩干净,小心翼翼的往河坡上走,见何招娣要过来,赶忙阻止,“我自己过去,你别过来”。

    何招娣没听他的,三两步过来,扯着他的手,一下子就把他上来了,“这里我闭着眼睛走都没事”。

    何招娣把他拉上来后一直的握着也没松开,“你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喝了酒?”。

    李和道,“没事,刚刚不是洗了手嘛,水比较凉吧”。

    何招娣想给李和捂手,可是她的手比较小,怎么都握不住李和的两只手。

    李和看的好笑,“没事,我不冷”。

    “到我船上吧,船上暖和点”,何招娣拉着李和就走。

    何招娣的船并不大,上面搭了个棚子,可以用来遮风挡雨。

    把李和拉上了船仓,就点上了煤油灯,又把棚子两边帘子收了下来,“这样是不是暖和多了?”。

    “暖和多了,你平常都运货到哪里?”。

    “有时近点就到淮滨,有时远点就到珠城,货运到了过完秤就能拿着钱,我明年再存点钱就换个再大点船就能拉的更多呢”。

    李和道,“挺好,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

    “没事,我跟妹两个人呢,我爹有时不忙也帮着我,就是船上熬时间,哪里算的累。就是过档的时候被多收点钱罢了,其他的都还好”。

    “什么叫过档,这个我不懂”。

    何招娣高兴的道,“原来还有你不懂呢。比方说船到了地方码头,不能直接靠岸,要用驳船装一次,收过档钱,未过档要收预档钱,过秤要收过秤钱,绞包封口收绞包钱,一帮子黑心扒皮的呢”。

    “你真厉害,应付的来,估计我都不行。看来做什么都不容易”,李和说的是真心实话。

    “少埋汰我,你要是做肯定比我做的好”,何招娣明显不信李和的话,见李和坐在马扎上左晃右晃,“是不是坐着不舒服,咱回去吧,夜里湿气也大”。

    何招娣又把李和拉上了岸,一路也没松开手。、

    李和说,“我明天就走了”。

    何招娣停下来搂着他的腰,将全部脑袋都缩进他怀里,“照顾好自己就是了”。

    眼泪珠子开始到处躲,再也不敢看李和了。


魔潮起时吧


    李和把她搂的更紧一点了,笑着道,“怎么又这样了呢”。

    “你身上有烟味”,何招娣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

    “恩,抽烟抽多了,身上比较脏”。

    何招娣道,“你笑的干净,说话也干净”。

    李和道,“说什么胡话呢”。

    “回去吧”,何招娣说道。

    她一路握着李和的手,到了路口才分开。

    李和回到家见王玉兰还是在厨房忙活,就又拿了2000块钱给她。

    王玉兰道,“你又从哪里来这么多,你这死孩子太吓人了”。

    李和道,“装着吧,城里挣钱比家里容易呢,不用省着,娶媳妇的钱我自己留着了。再说我房子都买了,你不用操心”。

    王玉兰道,“不听你胡咧咧,俺还是给你存着。俺就看着你挣着的那点钱什么时候能败完”。

    儿子花钱大手大脚早就让她不满意了。

    李和道,“能不能盼着儿子点好,我哪里像败家的了,等过几年我接你们进城好不”。

    王玉兰道,“家里这么多牲口,一步都离不得人,你爹没少进城,还不是那样,也没见上天入地。你过好自己就中了”。

    李和也没再多说什么,回屋收拾东西了。

    第二天一早就让李隆开了手扶拖拉机把他送到了县城。

    还是跟以往一样,坐汽车转火车,到站的时候身上已经发臭了。

    从站里出来,见旁边有卖早餐的,一口气吃了五个包子、一碗豆浆,吃的算是舒服极了。

    到家的时候,付霞要给他烧热水洗澡。

    李和懒得等水烧开,拿了澡票去了澡堂子,早上澡堂子人不多,他就舒服舒服的泡了个澡。

    一小伙子和搓澡的师傅干起来了。那小伙子边打边说:我特么的花5块钱纹身纹的老虎你给我硬生生的搓掉一个头

    一圈人看热闹也没拦着的。

    李和也没去拉,那得多闲啊,看热闹都来不及呢。

    中饭的时候,付霞说,“我也买了一套房子,涨价了呢,就三间屋子,连个院子都没,人家都敢开口1万块,最后也没还下价钱。那宅子离这里近,要不我才不买呢。冯磊家买的也是三间,才4000块,不过比我的小多了”。

    “才1万块?你已经是千万身价的中国大妈了,知足吧你”。

    “中国大妈?我有那么老嘛”,付霞赶忙要找镜子照。

    李和道,“没说你长的老。就是说你是地主婆的意思,这房子买的值”。

    “好吧,那我以后就做中国大妈了”。

    李和道,“你何姐回来了没有?”。

    “早就回来了,还帮着收拾她那宅子了呢。收拾好后,她就说学校忙,匆忙回学校了”。

    李和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明子结婚的份子帮我随了吗?”。

    苏明和徐嘉敏这俩人终于算是登对在一块了。

    苏明从深圳的回来比较晚,李和也没等着了,而且结婚又在年初八,李和更是赶不上了。

    付霞道,“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