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35、指导

135、指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给两个人倒了茶,问道,“这么晚了,有事?”。

    “白天来了我也蹭不到饭”,李爱军还对李和的厨艺有深深的怨念,“我什么时间来还不都是一个样”。

    “也对”,李和也只能表示歉意,他自己一个人吃饭都是问题。

    李爱军道,“小妹今年高三,明年就要高考了,我们什么都不懂,就来问问你,你肯定比我们知道的多”。

    李和想不到这个小姑娘都高三了,刚认识的时候也还是个扎麻花辫的小丫头呢,时间都是不知不觉中就没了。

    现在高中都是三年制,比李和以前两年制难熬多了,不过大学的录取率是增加不少,李和那届也只有不到7%的录取率,而今年却有了30%的录取率,全国各地都在重新组建新的大学和学科。

    录取率增加了,不代表考大学变容易,依然是很难很难的一件事,从全国范围来看,一个县能考上20个大专以上的学生,就是超级大卫星了,毕竟全国的录取总人数还不到50万。

    笼统一点说,考个本科相当于进985重点大学,考个专科相当于进211院校了。

    再更细一点,从小学升初中,从初中到高中,都是一级级淘汰的,竞争是惨烈的很。

    “成绩应该不错吧”。

    李小妹不好自夸,“成绩一般吧,每次考试也还行”。

    “成绩差也早就下学了,大不了我养着她,我哪还能指望她考大学。成绩在班里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全校也是前五名”,李爱军这么腼腆的人,夸自己妹子不遗余力,也没害臊的概念,甚至有点骄傲。

    从一个修鞋的小摊贩到如今的百万元户,他的人生到这一步已经是传奇了,他用实践证明了人生不会苦一辈子,但总会苦一阵子。他有资格去得意,他都没得意过,如今家里要出一个大学生,反而让他得意的不得了。

    那股自得劲,李小妹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比我成绩好的多的是呢,我只是考试比较走运”。

    李爱军不乐意的道,“运气也是实力,别人咋没靠运气考第一第二。赶紧把你的试卷给你李哥看看,给你参谋参谋。一席话顶你读三年书”。

    李和接了李小妹手里厚厚的卷子,卷面很干净清爽,都是一笔一划,没有潦草的痕迹,学习成绩先不管怎么样,起码反映出这学习的态度很认真。

    英语和语文的卷子李和就直接剔了出来,“其他科成绩还行,主要还是数学吧”。

    “对,对,她就是数学不好,要不早就全校第一了呢”,李爱军忙不迭的说道。

    李小妹脸刷的就红了,急的跺脚,“哥”。

    她脸皮可没这么厚呢。

    李和问李小妹,“你做一张数学卷子大概要多长时间?”。

    李小妹想了想道,“大概两个小时吧,每次考试时间刚刚好”。

    李和道,“具体的每一道题目,我也没法给你分析。还是要靠你自己学,我给你提个建议,以后做试卷,你要练到能一小时做完一张卷子。于是剩下的一个小时就可以用来弥补你犯的错误”。

    他发现很多题目其实是粗心造成的,并不是真正的不会,只要时间充足,还是有机会把一张数学卷子拿满分的。

    李小妹点点头,“我会尽力的”。


不可名状舰娘的镇守府小说5200


    李和指着试卷继续道,“选择和填空没什么说的,一般结构是,送分题、三角函数、统计、简单数列题、几何证明、函数、不等式证明或者几何相关。小题都是送分就不说了,能写多快就写多块,剩下的这两题,每题最多给5分钟,没想出来就放弃,去写大题去。这样一个小时差不多”。

    李小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李爱军在旁边急了,问李小妹,“你点头什么意思,不懂就问啊”。

    李和笑着道,“你乱掺合什么,你又不懂”。

    李爱军道,“我自己就是小学毕业,我要是懂,还能干着什么急啊”。

    李和从学习备考的角度帮着认真梳理了一遍,李小妹是个有悟性的,立马就能反应过来,考试其实也有许多技巧性的东西,平常不在意的细节,但是总结出来就能让人茅塞顿开。

    最后李和也没什么能说的了,“大概也就这些,考个大学没问题了”。

    李爱军问,“那你说学什么科目比较好,她一个女孩子我想让她学医生”。

    李和看了一眼李小妹的神色,显然她对医科没有什么兴趣,“按兴趣来吧,如果不感兴趣,学什么专业都提不上劲”。

    反正什么专业都是包分配,没就业担心,还是不如按兴趣来的好。

    李小妹欣喜的认同李和这话,“对,我就想将来学通信,他们说邮电大学有这个专业”。

    一个女孩子对通信感兴趣,李和也稀奇了,“怎么对这个感兴趣?再说华清的通信专业是最好的,何必去邮电”。

    “我就是心里想着罢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华清我怕考不上,就去邮电呗”。

    李和道,“那就努力吧”。

    李爱军突然提到了出口的事情,“一个日苯客商到我这来看过了,说要在我这订十万双鞋子,我没同意。可是市委的领导又非让我同意,我来征求下你意见”。

    李和问,“为什么不同意?”。

    “那是日苯人!跟日苯人做生意不是卖国贼嘛!”。

    李和悠悠的说了一句,“你厂子里的设备可都是日苯产的”。

    “我.....”。李爱军没词了,逻辑对不上了。固有的观念里不喜欢日苯,但是还在用日苯的设备。

    “有好处的事情为什么不做,你挣了外汇回来,也是利国利民的事情,不要想狭隘了”,李和继续道,“再说现在两国都建交了,人家有咱值得学习的地方,咱就去学习,没什么丢人的”。

    李爱军也只是一时脑子转不过弯,“那不算卖国?”。

    李和感觉好笑,“别想多了,你一个小个体户哪里卖的了国,这国哪是你想卖就卖的”。

    “你直接说我没资格卖国就得了呗”,李爱军半天嘟囔了这一句,“行吧,你同意就行,那我就同意了。市委还说要搞个什么签字仪式,你要不要出席一下?你是合伙的呢,不能我一个人出风头吧”。

    李爱军早就形成了顺从李和的习惯,只要李和说对的,他就认为是对的,哪怕是他脑子里固有的偏见,一时想不过来,也还是按照李和的意思来办。

    李和道,“我不要风头,我只要赚钱就行了”。

    他躲还来不及呢,哪里要去惹什么风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