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31、孟建国

131、孟建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兆坤随着人潮上了火车,找到了座位,火车要驶离站台,还不忘把脑袋伸出窗户交代儿子,“别忘记寄钱啊”。

    李和冲着晃晃手,“不会忘得”。

    什么都可以选择,但是家庭父母,永远都没有的选择,在一起是天注定,是命中的责任,他逃离不了。

    夕阳尚未落下,空气中闷燥的又不像话了。

    回去的路上,他尽可能的骑得最快,这样可以带起一丝凉风。

    他也没忘记观望两边的风景,时代的转变是如此的突如其来,街头中不乏青春靓丽的摩登女郎了,她们厌倦了一成不变的衣服款式,开始朝着流行跟进。

    在偶尔的夜晚,李和也能听见各处舞会的声响,一些文化机关举办的舞会都是场场爆满。

    李和刚回到家门口,下班路过的常静问道,“你爸爸送走了?”。

    李和点点头,“他在这我照顾不来,回老家还是好点”。

    常静笑着道,“也对,你天天这么忙。我家冯磊来电话了,说在那边挺好的,付霞也照顾的好”。

    她的笑容好像被风吹碎了似得,能揉进人的心坎里,李和尽量忍着不看,“那就好,你也少点担心”。

    晚饭李和终于不用吃面了,就近找了个饭馆,要了一盘红烧肉,一瓶脾气。睡觉的时候,才发觉习惯了李兆坤的抱怨,现在人突然走了,还有点不习惯。

    学校开学的没两天,李和刚上完第一节课,吴教授就喊他过去。

    吴教授道,“你的论文准备好了?”。

    李和把论文交给去,“差不多了,你看哪里有不对的?你改改”。

    “很不错,晚点我再看看,可以的话,我来帮你寄出发表”,吴教授随手翻了一页看了一下,递给李和一本书道,“你看看”。

    是一本物理学教材,李和在首页封面主编位置居然看到了他的名字,和吴教授是并列在一起,这种成就感难以言明,比他挣了几百万还要高兴,“这么快?”。

    “暑期我们开了编委研讨会,都是重新逐字逐句改的,可不能出半点错误,不过你这次统稿做的很好,许多教授对你很满意,不但内容详实,而且汇编风格都是一致的”,吴教授居然又拿出一个信封,“这个拿着,两百块,没有让你白出功夫的道理”。

    李和推辞,“吴教授你已经这么照顾我了,再拿你钱成什么样子了”。

    “可不是我给的,是部里给的,我哪里有钱给你。参与的人,人人有份”。

    李和听这样说也就接了,也没好意思问图书卖了有没有钱分。

    “还有再写一篇论文,作为你研究所毕业的论文”。

    李和有点摸不着脑子了,他什么时候有研究生资格了,“我?”。

    “废话,我招个研究生,还要别人说三道四吗?我想了想,学位提不上去,你就是职称上去也没意义”。

    吴教授本身是电子系院长,名下补录个研究生根本没什么难度。

    李和掰着手指头算,也算不清这要差吴教授多少人情了。本科学位跟硕士学位晋升职称还是有差别的,本科学位的副教
异界那些事儿最新章节
授可能只是个名片教授,也就比名誉教授高一点档次。

    他也会想着这是不是吴教授帮着军工所那边还人情,所谓投桃报李吧。

    他也懒得去想了,反正是他落着实惠了。

    出了办公楼,遇到了孟建国,在跟一个女孩子一边走路,一边笑笑闹闹,刚打完了招呼,就愣住了。

    跟孟建国在一起的女孩子,他是认识的,是他家后面住着的车丽丽。

    孟建国介绍车丽丽道,“这是今年中文系刚留校的车丽丽老师,这是电子系的李和老师”。

    女孩子见到了李和,慌张了一下,很快镇定下来,笑着大方的伸出手,“你好,李老师”。

    长睫毛忽动忽动,笑着的时候一深一浅两个酒窝就浮了出来。

    李和也握了手,“你好”。

    孟建国问,“一起吃饭?”。

    李和道,“不了,我先回去了”。

    回到宿舍,刚好刘乙博在水槽洗衣服,李和靠在门框上点着一根烟,问道,“最近跟你对象怎么样?有没有结婚打算”。

    刘乙博道,“快了,准备好随份子就对了”。

    “生米做成熟饭了?”。

    刘乙博这回难得的没有反驳,腼腆的点了点头,“就你胡说”。

    “行啊,你小子”,李和重重的拍了下刘乙博的肩膀,突然又想起车丽丽的事情,“孟建国也处对象了?”。

    “不是太清楚,不过跟中文系一个留校老师打的挺火热的”。

    “车丽丽?”。

    刘乙博回头道,“你不是挺清楚的,还来问我”。

    “我就在门口遇到他们俩了,这不是跟你求证吗”。

    孟建国是否清楚车丽丽的婚姻状况?

    还是心甘情愿的充当第三者?

    吃完晚饭,李和去了好几次孟建国的宿舍,门一直是锁的。

    李科问,“你找他有事?”。

    李和说,“没事“。

    “那你这么心急火燎的找他。你过来帮我看看我这篇材料怎么样?”。

    李和道,“听真话?”。

    李科好笑的道,“我当然是要听真话了”。

    “我那我就照实说了,你写材料过于刻意用心,恨不得把肚子里的墨水都倒出来,写的太过铺张和华丽”。

    李科很高兴,这话说到了他的心窝里去了,“那我怎么写平实厚重点?我就琢磨不透”。

    李和笑着道,“官样文章都是有套路的,写材料的时候,你多找点跟你差不多的同类材料看看,就按照那个套路,内容和数据对就行。没必要去耍聪明、玩花枪”。

    李科叹口气道,“难怪我说我每次写公文都这么累,而别人一天都可以写好几份,都跟玩似的。越想写好,越是写不好。看来还是我能力不足”。

    李和笑着道,“跟能力没什么关系,你看看中文系的文笔、文章水平都很好,可是偏偏机关单位的笔杆子理工科也不少”。

    孟建国回来的很晚,李和也就没去找他了,这样就显得太有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