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29、李兆坤来了(二)

129、李兆坤来了(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喊我老山就行”,寿山急忙补充道。

    “啊,你是饭店老板?”,李兆坤一方面吃惊饭店老板能出来迎接,一方面又想这么大的饭店老板早就是万元户了吧,“你好,你好”。

    立马又激发了八百度的热情。

    “是,是”,寿山说的也有点心虚,他娘的,你儿子才是大老板好不好,老子也才是打工的。

    随意找了个包厢,中午用的人很少,待坐下,寿山把菜单递给李兆坤,笑着问道,“吃啥,兄弟,你尽管点,我都能做”。

    李兆坤接过菜单,先是被图片吸引住了,这些菜单图片都是按照李和的建议花大价钱照的彩色照,现在也不算独一份了,因为很多饭店有样学样,也开始这么干了,什么样的菜式一目了然,顾客进来看的有食欲不说,也少费口舌介绍。

    李兆坤先是好奇的翻了几页图片,待仔细看了图片下面的价格,有点阴晴不定了。一盘粉蒸肉居然要七块钱,一盘炒土豆丝居然要一块钱,怎么不去抢钱啊,不是来的更快点!难怪对自己父子这么热情,这是把爷俩当冤大头呢。

    想想这么大的饭店老板,不是好惹恼的,没有当面发作,只是把菜单推给寿山,“要不等等,咱爷俩也先喝点茶,天热的很,等会点”。

    茶水不要钱,他看的清楚呢。

    寿山看看李和,李和道,“随便上点吧”。

    寿山点点头就出去了,李和说随便,可不是真随便,这货口叼的也是没谁了。

    李兆坤眼看着寿山出去了,才急吼吼的说,“这个龟儿子,要宰咱呢,你瞧见没有,一盘肉敢要七块钱,这种人就该生孩子没***就该.....”。

    李和急忙打断,亲爹啊,你诅咒的是你亲儿子呢!

    “不是,这家饭店就是这价格,人家做的好吃,要不我也不能带你来是不,你别管了,等着上菜吧”。

    李兆坤平常从王玉兰手里也就才能熬个两三块零花,要出来闯事业,都没本钱,才想着法子把家里的大肥猪卖了,过得何其艰难。

    此时儿子点个菜花个十块八块都一点不在乎,不由得计从心来,“要不这饭咱不吃了,多贵啊,反正你是请我的,这饭钱你省下来给我吧”。

    “这要是随便走了,多丢人,人家还以为咱吃不起饭呢”,李和没这么心软,他怕给了钱,回头找不见人。还是先稳住在身边踏实点,然后想着法子给哄回老家。

    李兆坤深以为然,为了面子,先忍着。

    寿山带着小徒弟整整布了一桌子的菜,然后开了一瓶茅台,就坐在李兆坤的旁边的椅子上,“兄弟,咱俩喝一瓶”。

    李兆坤心想,你也跟着一起吃了,你总归要出一半钱吧。

    “兄弟大老远过来,不容易啊,这顿饭算是我给你接风的”,寿山先是给李兆坤倒了一杯,要给李和倒,李和摆摆手示意不想喝。

    李和道,“爹,人家寿老板说请客呢,你俩就多喝点”。

    李兆坤刚才算了半天,也没算明白这一桌子要多少钱呢,听到寿山请客,
火影之朝佚千名无弹窗
心里才高兴了,乐呵呵的端起杯子,“你真客气了,来,咱俩喝”。

    他越喝越勇,让寿山几句话一捧,也没那么拘谨了,脱了衬衫,光着膀子,抱着猪骨头啃起来。

    寿山竖起大拇指,“你真真的好酒量”。

    “就这茅台,我在家都是懒得喝,这玩意没劲”,李兆坤真不是吹牛,每年的过年,李和都会想办法从县里供销社倒腾东西回来,真没差过李兆坤的酒。

    两个人谈的投机,寿山十五六岁就在饭馆里做跑堂小二,自然会哄人,而李兆坤几杯酒下肚,又喜欢吹,吹牛有人捧着,自然不亦乐乎。

    两瓶白酒,两人就是一人一瓶白酒。

    接下来几天,天天都是饭馆里吃吃喝喝,李兆坤有点乐不思蜀了。

    李和一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开始在家煮面条了。

    李兆坤吃的寡淡无味,问道,“咋不出去吃了?”。

    “人家那是做生意的,哪能天天让咱白吃白喝。就是给钱,吃上两顿饭,就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啊,咱就面条对付着吧”。

    李兆坤听着也是实话,就低下头,继续吸溜面条了。

    常静问,“你爹来了,要不我给你烧几天饭,给你招待下?”。

    李和道,“不用,他对吃没啥讲究”。

    李兆坤每天闲着无聊就开始饭后溜达了,大中午的也不怕热,学着城里人把衬衫塞进裤子里,故意露出明晃晃的腰带,这些都是李和按照他的尺码给重新买的新的。

    走路都开始学电话亭的张老头,背着手,昂首挺胸,这样有气派,有一次甚至大着胆子从公安面前过,公安也没盘着他要介绍信,还热情的跟他打了招呼,“师傅,遛弯呢”。

    他内心虽然很紧张,腿都要软了,但还是故作矜持的点了点头。

    这次冒险成功的经历,令他欣喜不已,原来他也可以做城里人呢。

    只要不开腔,谁能知道他是外地人呢?

    不能开腔,一开口就露馅了,一口荷兰音,普通话可不是把‘俺’换成‘我’这么简单。

    张老头见正四处张望的李兆坤,上前递了一根烟,笑着问,“李老师真是亲儿子?”。

    “谁?”,李兆坤没反应过来,见有人来搭话,还是很高兴的道,“我儿子叫李二和”。

    张老头也不知道李和全名叫啥,指着李和家的方向道,“就拐角那家,姓李的,在学校做老师的”。

    李兆坤道,“当然是我亲儿子,真真的亲儿子”。

    张老头上下打量了李兆坤一下,渍渍的道,“瞧着不像啊”。

    李兆坤听不得别人唬他,这样就急了,“怎么不像了,不信,我拉我儿子过来你比比,一准像。没人说不像的”。

    电话亭旁边有一圈唠闲嗑的,看李兆坤这憨态,没有不笑的。

    张老头道,“行,行,我们信你还不成”。

    一圈人又笑了。

    李兆坤面皮涨红,“我说的是真的,你们等着,我去拉我儿子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