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24、崴脚

124、崴脚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脸红主要是羞恼于自己,好歹他也是开车多年的老司机,居然还能把持不住脸红害羞。

    要知道就是付霞脱光了衣服进他被窝筒,他都能坐怀不乱啊。

    怎么跟着常静说两句话,闻着一点味道就能让他魂不守舍,这他娘的剧情不对啊。

    “对不起啊,常姐,我....”,常静既然心里明了了,李和也就没必要藏着了。

    常静居然刮了下李和的鼻子,“你也并不比吸溜大几岁,我还拿你当孩子呢。不过你也这到年龄了,是该找个媳妇了,没个媳妇伺候怎么行”。

    她当然理解李和这种血气方刚的年纪,正是生机勃勃的时候,哪里能没想法。所以说话也没避讳了,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你该找个女人了。

    窗外在两个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下起了雨,雨点伴着风砸的到处都是。

    “哎呀,你晒得衣服还没收呢”,常静惊呼一声赶紧出了屋子去收衣服去了。

    院子里的葡萄架下面还挂着腊肉,咸鱼,常静来回跑了好几趟。

    一拍脑袋又想起前院还有晒得瓜干,萝卜干。

    又急匆匆的去了前院。

    雨渐紧渐急,凑出一片声响。

    不一会雷电轰鸣,就成了滂沱大雨,这个夏季的第一场大雨。

    李和有点担心常静,就在门口看。

    大雨中出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跑着进了屋,果然是常静。

    她笑着道,“哎呀,你家这前后院的面积也太大了,我紧跑慢跑也没躲了这雨”。

    她浑身已经湿透,显出那凸凹有致的身子。

    李和咽了口口水,递给他一个毛巾,“擦下吧,不然等会感冒了”。

    常静接过,随便擦了下,道,“你家雨伞呢,我还是趁着现在路上不积水,赶紧回去”。

    巷口的有个拐角,一到下雨就堵住了,人车通行都不方便。

    “没伞了,最后一把也让我给丢了”,李和不好意思的说道,何芳买一把伞,他就丢一把伞,他记性是不错的,其他东西不容易丢,可是就是容易丢伞,他自己都记不得丢了多少把伞了。

    常静好笑的道,“那没事,我就这样回去了,反正都湿了”。

    就要奔出门口。

    这样的大雨李和哪能同意她走,急忙就拉住了她的胳膊。

    常静一个趔趄歪倒在了李和的怀里,刚好脸对脸。

    李和感到,一阵温热,浑身发烫,虽然常静身上湿的,还有水珠。

    两个人都愣了好几秒钟。

    都互相闻到了彼此身上的气息,这是一种无声的暗号,无声的联络。

    常静有点慌乱,低着头细若蚊声,“你捏疼我了”。

    “哦,不好意思”,李和急忙松开了手,“外面雨太大了,你还是等雨停了再走吧”。

    突然一闪电凉彻天地,然后轰隆一声的声音,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那道闪电好像就劈在门框上一样,雷声好像就在耳旁。

    风灌进了屋子,常静打了一个哆嗦。

    李和道,“你这样真会着凉的,要不你换上我的衣服穿上吧”。

    常静拿着李和的裤子和衬衫还在犹豫。

    李和作势就要出去,给常静腾个隐私的地方好换衣服。

    常静也把他拉住,“别我刚淋湿,又把你淋湿了,两个人又没完没了。李老师,我信你,你是个君子,你是个好人”。

    李和脸色一阵通红,直接转过头去,让常静换衣服。

    等了几分钟,还没见好,很想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哪怕看半眼也是好的。

  
三国之最风流吧
  “哎呦”,常静发出一声痛呼。

    “怎么了常姐”,李和还是没敢回头。

    “你回头吧,过来帮我一下,我摔着了”。

    李和像得了圣旨一样,急忙回头,常静穿着宽大的衬衫跌坐在地上,裤子却只套进了一半。

    “怎么了这是”,前面的瞧得清楚,不像生过两个娃的,又紧又崩又耸,下面李和就忍着不看了,虽然已经被宽大的衬衫下摆遮住了,但还是若隐若现。

    “你这裤子太长了,我踩着裤脚了,就跌了,你把我扶一下“。

    李和驾着常静的胳膊,试图把它扶起来。

    “哎呦,不行,脚崴着了,使不了劲了”,常静又连着发了好几声痛呼。

    “那怎么办?”,李和没这方面经验,他只见过穿高跟鞋崴脚的,还没见过穿裤子崴脚的。

    “你别站着了啊,你....你把我抱到床上吧”,常静好像疼痛的很,也顾不得矜持了,再说她比李和年纪大,也不担心闲话。

    李和一下子就把常静抱了起来,常静很轻,浑身好像没有骨头一样,软软的,细腻的很。

    他把常静放上床,找了个枕头放在了她背后,好靠着墙舒服一点。

    “谢谢”,常静努力的欠起身子把剩下的半截裤子给穿上,可是脚是绷直的,屁股就是抬不起来,又无奈的望向了李和。

    李和过去帮着扯了下裤子,摸到细腻的一片,身子都僵硬了。

    到穿好,常静也都红了脸。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中。

    乌云盖顶,狂风暴雨不停,雨已经斜着飘进了屋子。

    “李老师,你最好关下门,雨都刮进来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常静心里有点着急,她自己揉了好几遍脚,也没见好,想着怎么回家,要是让李和抱着回家,她以后就不用做人了。

    李和上前关了门,之前为了显示光明正大之意,就没关门。

    屋里也暗了下来,反而让两个人没有那么尴尬了。

    “你坐床边吧,你那样站着不累吗”,常静又觉着李和很好玩。

    “好”,李和坐到了床边。

    相互的气息更重了一点。

    “你喝水么?我给你倒点水?”,李和问道。

    “不喝,等雨停了吧”。

    外面的大风把本来就有点的大门扇的咣当响。

    常静道,“你们读书人都这么胆子小嘛,也这么害羞”。

    李和干笑,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呢,说他是一个有经验的老司机,只有见到她才会害羞?

    “没有,没有“。

    常静莞儿一笑,“你紧张什么呢,不用那样。你以后经历的多了,就不会这样了,抓紧找女朋友”。

    李和在想,这经历的多了是几个意思?

    “也许吧”。

    “不怕你笑话,冯磊他爸那会就是个脸皮厚的,我想想我那会都十七岁了,第二年就生了冯磊”。

    李和很自然的算了下年龄,“常姐,你才35不到?”。

    “那你以为我多大?”。

    李和道,“我想着冯磊都快16了,以为你...”。

    “以为我七老八十?我有那么老吗?”,常静又忍不住笑了。

    “你看着很年轻,一点都不显老”。

    常静见李和还光着身子,就道,“你不凉吗”。

    “看到你心里就是暖和的”,李和居然鬼使神差的说了这么一句。

    说完也后悔了,都怪他平常贫嘴惯了。

    哪知常静又刮了下他鼻子,“原来你也会嘴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