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23、围观

123、围观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饭后,常静忙着收拾碗筷到后院厨房刷洗,李和就帮着从井里打水。

    常静说,“你歇着,我来弄就好”。

    葡萄架的围墙边一阵吵闹,有孩子的哭声,有老太太的骂声。

    围墙的后面也是一道巷口,李和很少过去,并不怎么熟悉,问常静,“闹的挺凶啊,不是两口子吵架吧?”。

    常静道,“后面的车丽丽把她乡下的老公孩子接过来了,这不正闹腾的欢”。

    “好事啊,一家团聚”。

    常静见李和不了解里面的内情,才详细的说道,“这车丽丽之前下乡插队,就找了个农村老公。后来回城考大学了,今年才毕业分配工作,就把老公孩子接过来了,可她老娘胡兰是多要脸面的人啊,死活不能同意,这不就闹起来了,一家人过不好日子了”。

    李和笑笑,这种事情也太常见了,“按我说两口子小孩子都那么大了,她老娘还闹腾什么,反正是他们过日子”。

    常静把手上的水甩干净,凑着李和耳蜗子低声道,“我说了你可别到处说”。

    李和耳根子痒痒的,点点头道,“你说,我不是大嘴巴子的人”。

    “那孩子跟陈大地长的一点都不像”,常静神神秘秘的说道。

    “陈大地?”。

    “就是车丽丽她男人。那陈大地国字头,四方脸,浓眉大眼的双眼皮,可孩子是圆鼓鼓脑袋,小眼睛小鼻子的,眼皮还是单着的。你说就是孩子随妈,可起码都会有点亲爸的模子,这孩子都是一点没有啊。大家都是这么讨论,可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胡说八道。都越琢磨越对,车丽丽那以前多傲气的一个人,做啥事都是朝天下第一看起的,怎么会随便找个农村男人。也就这胡兰还把大家伙当傻子呢,谁心里不跟明灯似得。她胡兰要是还要脸就该对这女婿好点”。

    还没见过这陈大地,李和也是深表同情,喜当爹的滋味估计不是那么好的,感叹道,“这就有点悲伤了”。

    李和这话让常静听着乐呵,想着不愧是文化人,悲伤这词好恰当。

    继续道,“话说回来,这陈大地想吃城里的天鹅肉,酸甜苦辣都是他自个尝,她觉着城里姑娘是个仙女,就没考虑过有没有福气享。这车丽丽被爹妈惯坏了,也被男孩子惯坏了,眼睛都在顶上呢,能真的对陈大地好?我才不信呢。陈大地呢,也是个傻货,以前可是个民兵大队长,哪里能差找媳妇”。

    民兵大队长虽然是贫下中农,可过的是富农的生活。

    有热闹不看不是李和的性格,立马就搬到了长凳架在墙头底下,趴在墙头朝外看。

    常静见李和这么孩子气,笑着道,“你慢着点,别摔着了”。

    李和朝常静做了禁声的手势。

    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拎着蛇皮袋抱着孩子蹲在墙角一声不吭。

    男人头发凌乱,精神萎靡,但脸庞方正,不失方刚之气,一边哄着怀里哇哇大哭的孩子,一边紧攥手里的蛇皮袋。

    “妈,一个是你女婿,一个是你外孙,你怎么这么狠心啊”,车丽丽一边不停的
浴血1918小说5200
擦眼泪水,一边跟胡兰打亲情牌。

    胡兰不为所动,大骂道,“我狠心?我狠心也是你逼的”。

    李和越看车丽丽好像越觉得眼熟,实在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了,不过也无所谓了,他对这两口子也没啥好感,一个苏玛丽,一个二傻子。

    也不见吵架了,一家人就在那干哭。

    车丽丽又哭着道,“行,那我们走,这下顺你心了吧”。

    转身就拉着孩子和陈大地走了,李和伸着脑袋看,脚下不自觉的挪动到了板凳的最左边,结果长板凳的另一边跟跷跷板一样,立马就不平衡了。

    他又没扒住墙头,在常静的惊呼中,一下子摔了个四脚朝天。

    常静把李和扶起来,发现李和后背的背心居然破了,后背还拉出了一条血糊糊的直线伤口。

    地上砖缝里茼蒿的根尖还带着血。

    “你也太冒失了”,常静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但是最终还是没忍住笑了。

    李和感觉后背滋啦啦的疼,“那个茼蒿之前是用镰刀割了,后面犯懒就没把根给弄干净”。

    他觉得是自作自受。

    常静直接把李和的背心掀开,“衣服脱了,我给你弄点白酒洗洗,不然夏天很容易发炎的”。

    李和虽然立志做一名膀爷的,可也没好意思到当人面脱衣服,“没事,我等会自己来”。

    常静直接把他推回卧室,“你手长后面呢,你自己够得着?”。

    李和被推进了卧室,还是拿了瓶65度的闷倒驴,这酒精的度数够高,是何芳从老家带过来的,“那就用这个吧”。

    常静在屋里转了一圈,看拐角有一床已经破的不成样子的旧垫被,从上面揪了点棉絮,揉成了一团。

    见李和还在那磨磨唧唧,常静笑着道,“你还在我面前害羞啊,快点”。

    李和脱了上衣,用胳膊枕着趴在床头。

    常静用沾满酒精的棉絮一边在李和的后背上轻轻的擦,一边道,“还好,伤口不深,两天就合上了。你们年轻,愈合的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脸也有点红,手也有点抖。

    李和感觉到常静的手在发抖,背着身子问道,“怎么了,常姐”。

    常静深吸一口气,勉强笑着道,“没事”。

    “哦”,李和也突然有点紧张,呼吸都有点局促。

    “来,你用手撑下身子,看看前面有没有”,常静又低着头探了下李和胸口,“还好前面没有”。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靠近常静,李和情不自禁的又闻到了让他心烦意乱的味道。

    他感觉某个敏感的地方反应不对,慌忙就要站起来身来。

    ”可以了,常姐“。

    常静已经见到了,李和穿在身上的大裤衩子已经变了形状,她是过来人,她能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了嘛。

    见李和满脸通红,慌里慌张的样子,有点好笑,又把李和按下,让他趴着,”没事,有什么害羞的。我都多大了。你爬一会,不然酒精都淋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