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21、前途

121、前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刚把饭碗端到手里,正准备吃呢,听了这话,才感叹同样做爹妈的这差距怎么这么大呢。比如他待小威也不差,结果小威爹妈见着他都没个客气话,好像应当应分的,这觉悟跟常静没法比啊。

    “那是我给他的,他可帮了我不少大忙,他应当拿的,你别骂他了”,李和又用筷头指着鸡笼道,“平常我不在家,这些牲口不都是他给我照看的,挺好的”。

    “你吃你的,别耽误你吃饭”,常静见李和光把饭碗端手里不动筷子,“他才多大,能给你办什么大事,你这钱给的也太多了,就是给你看牲口,你这几只鸡鸭也才多少钱”。

    常静见李和承认给了钱,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要是别人给的她才不放心呢。如果是李和给的,她就不担心李和能把吸溜带坏,人家堂堂正正的大学老师呢,行的端做得正,她其实巴不得儿子跟他多亲近呢。

    她只是闹不明白帮着办什么事,能给200块钱。

    “不多,不多”,李和边吃边说,面条吃了一半,才填了个肚子拐角,后悔煮的少了,“我呢虽然是个老师,可外面也跟朋友做了点生意,这你是知道的,你家冯磊也经常帮我跑腿,我也没少赚。你说我能是个傻嘛,我不可能亏钱给他这么多钱对吧”。

    冯吸溜全名叫冯磊,李和不敢当着人家亲妈面前喊人家绰号。

    常静听了李和这话,不禁莞尔一笑,能做大学老师的人怎么可能是傻呢,“可他还是个孩子呢,这也真的多了”。

    “你别想多了,你在这样推辞我以后都不敢找冯磊办事了,再说我也真心喜欢这孩子,以后啊也一准有出息,你也别操心了”,李和把碗底扒拉干净,也才吃了个三层饱,觉得还是能吃三碗的,看着空荡荡的锅底,有点懊恼。

    谁家爹妈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家孩子有出息,常静嘴角都笑开了花,见李和是真心实意给这钱,也就不拒绝了,“那谢谢你了,李老师,劳你费心了”。

    “你别客气”,李和看常静那甜蜜的颤心肝的一笑,都有点看的呆了。

    “你是不是没吃饱,要不我再帮你煮点?”。

    “谢谢,吃饱了,吃饱了,你别麻烦”。

    常静想了想又道,“李老师,我还得麻烦问你个事”。

    “你说”。

    “我家老大说想去香河,说实话,我自己就是香河过来的,那地方多少年就没见过好,家家没奔头啊。你说他一个半大孩子去了香河能怎么办?”。

    李和道,“我呢就是跟他这么一说,愿不愿意还要你们家属商量着。这付霞在那边开家具厂,我觉着他过去也是可以锻炼锻炼的,总归要寻个前途的”。

    他也没多迁就去说什么社会形势在变化啊,以后会更好之类的话,愿意去就去,这种事情强迫不来的。

    ‘前途’这两个字让常静回味了好久,她是农村过来的,能安排上班,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儿子是没指望在城里工作了。

    可转眼就是十六七岁了,再没个营生能怎么办,也马上要到娶媳妇的年龄了。

    这会城里结婚其他彩礼之类的暂且不提,可总得有住的地方吧,她家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了。

    去农村找?

    她自己就是农村出来的,知道这里面的苦楚,娶媳妇肯定不乐意再找农村的,农村媳妇没工作,全靠儿子一个人养家,说不准还得拉扯农村丈母娘,那儿子得跟着遭多大罪
重生之悠然人生笔趣阁
啊。

    哦对了,现在她儿子也还没个正经工作呢。。

    偶尔想多了,她头皮也是发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那李老师,我信你,你说的对,男孩子是要闯闯,好汉子要志在四方,我让他去香河”。

    她对李和这样的知识分子有股说不清的崇拜,她自己没读过几天书,就觉得有文化的人就是好的,对她来说,老师是高尚的、纯洁的,她是有理由信任的。

    李和知道她想说的是好男儿志在四方,可又觉得好像‘好汉子’比好男儿还妥帖点。

    “恩,那你让他准备准备,我找人带他过去”。

    常静高兴的说道,“那谢谢你了,李老师”。

    没过两天,冯吸溜就收拾好了包袱,李和安排小威骑摩托车把他送过去。

    小威道,“要不让他跟我一起干呗,去香河那么远”。

    李和道,“忙好你自己的就行了,别瞎操心”。

    冯家老太太是满心舍不得大孙子,那是真的命根子呢,哭的眼睛都要花了。

    冯吸溜急忙安慰,“奶,我去挣大钱给你娶孙媳妇呢,我一辈子打光棍你才要哭呢,现在哭的早了”。

    老太太破涕为笑,怪气的捶了他一下,“就你会胡说八道”。

    冯吸溜拎着一个大包麻溜的上了摩托车的后座,小威一踹油门,风一阵似得跑了。

    常静还在后面喊,“路不好,就骑慢点”。

    冯家这边少了一个孩子,突然冷清了不少。

    李和这边就更冷清了,他甚至给何芳打过电话,问什么时候放假。何芳说还差好几篇一级期刊的论文,趁着暑期有时间赶紧写了,还能顺便在学校图书馆查资料,暂时没时间回来。

    李和强迫着克服懒癌和拖延症,逼着自己做饭洗衣服。

    吃好早饭,他开始洗衣服,已经搓了好几件,可一件白衬衫的衣领他怎么都搓不干净,不管加了多少洗衣粉都没用,甚至鞋刷子都用上了,泡沫堆了老高,都找不见衣服了。

    浑身都沾满了泡沫。

    他气的一甩,不干了,买新的,老子不差钱。

    气呼呼的把身上的泡沫洗干净,叹了一口气,直接点了一根烟。

    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常静进来正好看到李和这幅气急败坏的样子,笑的都直不起腰了。

    “李老师,你是读书人,哪里做的习惯的这些女人家的事,我来帮你吧”。

    大概是因为吸溜的关系,两家已经走得极近,常静这几天偶尔也会过来帮他收拾卫生。

    “别,常姐,我自己来,你别忙活”,李和慌忙说道,他的内裤还在里面呢。

    常静已经忙上手了,把盆里的水倒了点,加了点井水把泡沫漂干净,又去厨房拿了醋倒在刚才李和作斗争的拿件衬衣上,”加点醋就成“。

    她其实挺羡慕李家这种环境的,前后院子都是大的很,厨房间也大,在这种开阔的院子里忙活,撑得开手脚,做事都是愉悦的。

    李和见阻止不了,只得热情的帮着她泡了杯茶,”常姐,这茶在这给你凉着“。

    ”哟,这么好的茶叶,可不能给我糟践了,我哪里懂什么“。

    冲泡出来的汤色显金黄,韵味明显,浮起的茶叶都是嫩芽,无一个老梗,她就是不懂茶,也看得出好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