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20、常静

120、常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冯吸溜回了家就闷声不响的坐台阶上看炉子。

    蒸汽把茶炊的盖子顶的咣咣响,他也没一点动静。

    常静过来没好气的给了他一脑瓜子,“想什么呢,这水都开了,也不知道冲”。

    吸溜慌忙站起来,拿了暖水壶,把茶炊的水冲了进去,不怎么注意,暖壶一下子溢出,滚烫的水花四溅。

    常静吓了一跳,赶紧把茶炊接到手里,“你真作死了哦,魂不守舍的”。

    中饭的时候,吸溜拿着筷子挑着米粒,也没夹菜。

    常静就是再傻,也瞧出儿子心事了。

    她平常上班回来就累得浑身发酸,很少管孩子,可又不能不管,吃晚饭后,就问坐在门槛上的吸溜,“老大,你这怎么了,跟妈说说?”。

    “没事,妈,你不要多想”。

    “出息,说说到底啥事?肯定有事,不要瞒着,你这样我都不知道怎么了呢”。

    吸溜张张嘴,不知道怎么说,他内心渴望出去闯闯,可是想到家里的情况,他又犹豫了,“妈,我想出去闯闯,你看行不?”。

    常静愣了,想不到儿子有这想法,可转念一想,儿子都快十六岁了,这样想也对啊,“你想学别人去南方?这我不能同意,你一个半大孩子,出去能做什么,在家里缺不了你那口吃的,咱别出去遭罪”。

    “不是去南方,是去香河”。

    常静笑了,“去香河?去那穷糟糟的地方干什么,你不记得了吗,你外婆家就在那呢”。

    她就是香河嫁过来的,她能不知道嘛,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吃上顿没下顿的日子里,甚至都不愿意多想。对于老家的父母,她都是经常咬着牙在接济,总想着法子每个月省个几块钱出来。

    哪怕她自己都过成这光景了,一家人四口人挤着一间十几平的小屋子,两张上下铺床,摆个桌子后连下脚的地方都没了,生火做饭都在过道,可就这样她也认为比农村强啊。

    “李和大哥说可以安排去香河跟着付霞姐做家具”,吸溜索性一下子说完了,“他还说我要是做的熟悉了,以后就让我单干”。

    “你说的是咱家隔壁的那个大学老师?”。

    “恩”。

    “你现在跟他很熟,人家能这么帮你?”,常静平常总是见李和在门槛上坐着发呆,对李和印象还是挺不错的,也没一丝架子,见了邻里街坊也是客客气气,不像别的端了公家饭碗的人都是昂着头走路的。

    再说付霞她也是认识的,而且在李和没搬来之前就是认识的了,高建平家离这里也才没几步路,这付霞被高建平一脚蹬了后,没地方落脚,不就进了李家做了小保姆。后来据说进饭店做了服务员,最后攒了点钱出去做了个体户,大家都说发财了,偶尔也看见过,穿的戴的确实排场。

    可是她想不明白,这小保姆既然都走了,怎么又跟李和牵扯上了,还能安排老大去那里工作。

    吸溜从裤口袋摸出一沓钱交给常静,低着头道,“这钱是他给我的”。

    常静接过钱吓了一跳,认真数了一
无疆吧
遍,这可是二百多块钱啊,虎着脸急吼吼的问道,“说实话,你都干什么了,他怎么能给你这么多钱?”。

    她甚至要起身去找鸡毛掸子了。

    吸溜赶忙把她老娘拉住,哭笑不得的道,“我就帮她跑了几趟腿,他不是经常在学校上课,没时间出来嘛,我这都是一直替他跑腿嘛”。

    他说完这番话心里才算舒服了一点,他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把这钱给他老娘,要不然她老娘还以为他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的人的勾当呢。

    不过帮着李和盯梢这事他是打死也不能说的,而且还把一个堂堂的科级干部整下了台。

    常静犹自不信,“跑什么腿?能给你两百块,你别想着蒙我”。

    “我蒙你干嘛,我真是替他跑腿了,我前个有几晚上都是夜里回来的,你还记得不?你还撵着我打呢”,见老娘还是一脸怀疑的神色,有点着急了,就委屈的叫道,“不信你去问李和大哥”。

    喊我这嗓子,他就后悔了,老娘真不能去找李和大哥吧。

    他这嗓子确惊动了屋里一直没吭声的老太太,“我娃是个好的,你可别冤枉他,有啥事,你去问问不就得啦。”。

    大孙子才是心头肉,老太太不护着才是稀奇。

    常静拿着这两百块钱好像有点咬手,她做个单位清洁工一年累死累活也才挣到200块啊!

    心里总归是不安慰,随意梳理了下头发,就决定去李家问问。

    见老娘真要去,吸溜急了,要跟上去,一把被老太太拉住了,娘俩一起再怼上了可不好。

    吸溜被老太太扯着不敢用力,把老太太磕着碰着可不好,着急的心头冒火,嗓眼发干。

    常静径直去了李家,大门是敞开着的,进院发现李和正蹲门口在炉子上煮面条。

    常静看的好笑,故意咳了一声,“李老师,你在家呢”。

    李和抬头一看见是常静,站起身来,把勺子放到了锅边,“常姐,你进来坐”。

    他其实真想问问一个女人怎么可以保养的这么好,而且还是要整天跟垃圾灰尘打交道。

    皮肤光滑,脸面干净细致,身材条道,小腹平坦,该挺的地方也很挺,这样成熟的女人很有味道,花开艳艳,风韵徐娘。

    常静上前拿起锅上的勺子,在锅里搅了几下,“有筷子吗,你这都糊了”。

    李和急忙递上了筷子,“炉子火开的有点大了,我炉门封点”。

    常静感觉好笑,“煮面条啊,就是要旺火,第一次水开了后,加面条后,要煮开两次,再添加两次凉水。防止面条黏连。你这一看就是没加凉水”。

    她好像把正经事给忘记了,反而说起了厨房经验。

    李和道,“图了省事,也就没去灌凉水”。

    “那可不行,这样很容易黏在一起的,吃起来也不劲道”,常静帮着把锅里的面条捞出来,才想起来正经事,把那200块拿出来,笑着道,“我是来还你钱的,我家那熊孩子不懂事,怎么能拿你这么多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