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18、抬举

118、抬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吴教授冷哼一声道,“评职称这么大的事,你跟个没事人一样,我就想看看,我要是不喊你,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不管从什么角度,李和现在也算跟吴教授一条阵线上的人了,天知道吴教授帮他挡了多少雷,所以两个人现在说话也没什么顾忌了,“我这讲师也才第二年,不符合条件吧,我就是有心也无力啊”。

    也是心里冤啊,他可是按照政策办呢,正常评职称,讲师肯定要满五年的,他算哪颗葱出来评职称。实事求是的说,他已经是走运了,一毕业直接是讲师,不像别的老师还在助教的位子上熬着。

    从另一方面说,在他的观念里教授没职务不带长,也就是个高级技工。

    “行了,别墨迹了,赶紧把这个表格填了,到时候再申请下职称”,吴教授没好气的说道。

    “这可是第二主持人,我能力实在有限啊”,李和说这话有点心虚。

    教材编著的第一主持人自然是吴教授,自不必说,可把李和放到第二主持人,李和就有点不安心了,不服众啊,不管资历、学历,他都差的远呢。

    他脸皮还没厚到这个程度,哪怕做关系户开后门也要有个度啊。

    “你不明白里面的意义?这可是全国通用教材”,吴教授反问道。

    李和当然明白这里面的意义,这是本物理学教材,在全国的高校内作为通用教材,编写好了,至少是一代人在用,自然名垂青史。

    而且编纂委员会的委员都是全国各高校物理学的院长主任教授级别,里面的关系资源,他也能掂出分量。

    最关键的是这里面的现实意义更强,这不仅是简单的高校工作任务,还是政治任务。

    吴教授道,“行了,就这么定了,你主要是做统稿工作,你以为是让你写不成?”。

    李和还是感觉勉强,为难道,“名不正言不顺啊”。

    “算你有点自知之明”,吴教授又笑着拿了份文件给他,“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助理研究员,等会到人事那边办下手续就可以了,这下分量够了吧”。

    李和松了口气,这老头真他娘的会玩人。

    要是他真的一开始就傻乎乎的答应了,这老头就可以开启嘲讽模式了。

    “编著完成,好像还是不够资格申请职称吧?”,李和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马列主义的灵魂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哪能让条条框框给套住,这不是埋没人才吗,行了,赶紧去人事吧”,吴教授等于是变相赶李和走了。

    他的话已经很明白了,职称评定的规则是人订的,条例是死的,人是活的,等于给李和打了包票,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

    李和去人事办了手续,接下来开始忙统稿工作。

    每天都是忙个不停,稿件来自全国的高校编委会的委员,为了节省时间,他还让几个学生忙着每天帮着跑收发室。

    每个委员负责编写的章节顺序不一,委员的水平不一,风格不一,语言不一,而且相互之间没法衔接,简直就是一团散沙。

    李和没办法就是对着编写大纲,逐字逐句的改
韩娱之别惹熊猫无弹窗
写,最起码的是保持风格的统一。

    他庆幸幸亏是重生来的,要不然这统稿工作真的是虐死人的工作,他仗着对后世教材的熟悉,做起来也还算顺手。

    就算这样他也没轻松,没有电脑,他全靠手写,四易其稿,最后才能用打字机打印出来。

    他还自作主张的在每章节附带了教学重难点,课后章节习题,这项创举也得到了吴教授的认可。

    快放暑假的时候,吴教授说可以了,这部教材这算完工,李和轻松的浑身发软。

    剩下就是编委会审核了,他就参与不上了。

    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一觉睡到天明。

    扎海生来找他,他都啪嗒一声关上宿舍门,丢下一句,“去找李科玩去,我要睡觉”。

    被扎海生这样一闹,重新回床上好像又睡不着了。

    学校期末考试,吴教授知道李和辛苦,也没让他参与监考和阅卷工作,李和也就早早的放假了。

    收拾包袱回家,家里还是冷冷清清,只有笼子的鸡鸭在聒噪。

    他看了一眼,笼子里水槽的水还是清水,看来刚刚有人换过,也许是小威,也许是冯吸溜。

    好长时间没有回来,被子都有一股霉味了,他不得不抱出来晒一下。

    又把脏衣服拿出来,不知如何是好了,根本不想动了。平常在学校,他都是高兴了才洗一下。

    因用进废退的规律而养出来的懒惰和笨拙,上辈子是张婉婷惯出来的,谁让她娶了个里外一把手的好老婆呢。

    不管外面再坎坷难受,回到家总能受到张婉婷的呵护和关爱,家务方面他是一点都不会做的。

    这辈子他刚重生那会好像是挺勤快的,又是倒腾黄鳝,又是修家电。

    为什么后面又懒惰了呢?

    好像是何芳把他给养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毛病。既然想到了何芳,他这一年也只见过何芳一次面,估计何芳放假也快回来了吧。

    想泡杯茶,没热水,烧热水他会,又懒洋洋的去厨房生了炉子,烧了一壶烧水。

    灌了一肚子的茶水,他感觉饿了,又在琢磨中午吃什么。

    他真不知道,他这这叫过得什么日子。

    冯吸溜鬼头鬼脑的进来,“哥,你回来了”。

    李和最近比较忙,把这孩子给忽略了,本来想着给他安排点事的。

    “你最近在干嘛?”。

    “没事,就是天天转悠呗”,冯吸溜也跟李和一样直接坐在台阶上。

    “水槽里的水是你换的?”,李和指着院子里的笼子问道。

    “恩,换了没多大会,刚锁上门没想到你就回来了”。

    “你有梦想没有?”,李和问道。

    吸溜挠挠头,”我就想着赚大钱,让我妈和奶奶过好日子,我妈也不用那么辛苦“。

    他是单亲家庭,上面有奶奶、母亲,下面一个妹妹,父亲过世的早。

    他老娘是乡下嫁过来的,自然不愿意再回农村,接替了丈夫的班,拉扯两个孩子,同时接了赡养老人的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