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17、职称

117、职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第二天从家里出来,一早也没回学校,反正有陈芸答应着帮他代课,他也不怕。直接骑摩托车去了棉纺厂的派出所,他想着这事情必须闹大了让章舒声知道才行,否则就是做了无用功。

    他甚至想过让高爱国或者扎海生找两个记者过来,帮着刑东上个新闻头条,做个知名度推广。

    可到了派出所他才发现他想做的事情,已经有人帮着他做了,看来他还是完全低估了这刑东拉仇恨值的能力。

    这得有多少人巴望这刑东死啊,围观的人不算,光是记者都有好几拨人,要不是有警察在门口拦着,早就一窝蜂涌了进去。

    刑东这次也确实是倒霉透顶了,平常目中无人、飞扬跋扈得罪了多少人不说,关键这样的万人大厂的销售科长的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热呢。职位权重大,油水又丰厚,盯着这块肥肉的人,当然要趁他病要他命了。

    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人之常情罢了。

    刑东这时候再傻,也明白了怎么回事,平常称兄道弟的朋友也没有一个肯帮他的了,现在他只能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厂里已经做出了决定,开除他的一切公职,为啥?

    记者都已经堵到厂门口了,厂里在消息没登报之前迅速开了扩大会议,全票通过,把他给除名了。

    更雪上加霜的是吴淑珍为了保住工作,还要告他胁迫发生关系。

    刑东没办法,只得跟江胜协商,一口价,咱私了,江胜一开口就要一万块。

    刑东差点吐了一口老血,不过讨价还价,最后咬着牙给了五千块。

    李和见效果不错,就懒得再管了,也没任何表示歉意的心里负担,反而感觉是为民除害,因为这刑东本来就是名声极差,私下一打听,简直人见人厌。

    章舒声一连几天没来上课,这让李和忧心忡忡,他这是帮了章舒声还是害了章舒声,也分辨不清了。

    陈芸说,“这章老师也真是倒血霉了,这喜帖都发出来了,又收回去,这以后脸往哪搁,哎”。

    学校里能得陈芸眼的没几个,听她这口气,章舒声明显也算一个。

    李和也恨自己的记忆不靠谱,要是早些想起来这茬,也不能提前让章舒声把喜帖发了。

    大约一个星期后,章舒声来上班,李和偷偷瞧了几眼,脸色明显不是太好看,脸上的笑一看就比较假。

    章舒声笑着说,“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李和想说,不好意思的那个人应该是我才对,是我让你闹了没脸面。

    “没事,人嘛,哪有那么刚刚好,磕磕碰碰的总有点,不要往心里去。再说也是好事,起码提前认清了一个人,不比结婚后才发现强的多,你要是这样想,就会发现你运气还是不错的”。

    章舒声噗呲一笑,“我发现你还是蛮会说话的,怎么陪我走走?”。

    李和没有拒绝,章舒声落寞的眼神让他倍感怜惜。

    两个人好像都在刻意回避人多的地方,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西校区的老楼这边,老楼都已经基本废弃了,根本没什么人来。

    章舒声随意找了个台阶,就那样默默的坐着,思绪已经千里万里无法拉回。

    “你年龄也不小了,还没考虑个人问题,不要最后跟我一样”。

    章舒声突然又说道了李和的个人
仙路之百无禁忌笔趣阁
问题。

    “不着急,还要等两年吧”。

    “听陈老师说,你不是相过亲了吗?“。

    李和恨不得掐死陈芸这个大嘴巴子,笑着道,“人家没瞧上,不就没戏了,等个几年安定了,再考虑婚姻也不迟”。

    两个人就这样说着这些苍白没营养的话,不过却比他们认识六年说的话都多。

    章舒声站起身,用手遮挡下火辣辣的太阳,笑着道,“谢谢你陪我聊天,我下午还有课,我们走吧”。

    李和突然觉得对章舒声的感情有点解释不清了,好像是一种畸形的心理,这是一个毒瘤,就长在他的心里,跟他的身体骨肉相连,靠理智根本无法割除。

    他也在恨自己的不理智,可是恨来恨去,他还是无奈。

    刘乙博、穆岩几个人这几天一直闷闷不乐,李和搞不清楚为什么,就问李科,“这不能一起集体失恋了吧?”。

    李科道,“这次评职称,他们三个人一个没落上,你说心情能好吗?”。

    李和道,“教学上他们都没问题,科研、论文专著、获奖,他们都达标,熬个几年就是了,这个有什么恼的”。

    虽然他们几个人都是研究生学历,但是资历在那放着呢,职称要上一级,还要熬个三五载的。

    李科拍拍脑袋,好像在回想什么,然后笑着道,“你不是有句话吗?叫什么,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楼下生物学的老师跟他们资历差不多,马上就要晋升副教授了,你说他们几个都是心高气傲的,能服气嘛”。

    李科是行政岗的,对职称什么的就无所谓了,他走的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路线走对了,关系理顺了,一步步的走向胜利不是问题。

    “这没办法了,不过也能理解”,李和也确实理解,讲师和副教授是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啊。

    学校里可不是想象中的象牙塔,也是等级森严的金字塔,跟其他单位没有区别,等级分明的让人眼红。

    如果在学校里熬不上职称,什么样的福利、资源跟你没一毛钱关系,比如涉及到分房、工资调整,而且许多研究项目副教授以下根本没法申请。

    哪怕死后开追悼会,教授级是校长主持。科级讲师级,学校也就随便送个花圈糊弄一下。

    职称等级,决定人的一生的等级,再清高的人,也不会拿这个当儿戏,这可不仅仅是关系到穿衣吃饭的问题。

    “他们几个选错了专业罢了,要是选理工科哪有这么难”,李科一语道破了重点。

    如果是省属的正厅级院校,职称归省职称办管,可能名额有限,不管文理科,每年就那么两三个,老师们不会有太多想法,反正争不到的不是我一个,都会有点平衡。

    可京大这样的副部级院校每年的名额会有不少,但会出现不均衡,文科的名额通常可能不够,因为政史文的大拿太多了,轮不到小虾米。而理工科的名额通常出现多余,百废待兴,符合晋升条件的老师不会太多,只要符合条件的都能顺利晋升,争夺不会太激烈。

    李和正跟李科聊天,有学生来通知他,说吴教授找他。

    他只得匆匆忙忙的去了,进了门问,“吴教授,你找我?”。

    “你把这个表格填下”,吴教授递给他一张表格。

    “教材编委会?”,李和觉得这个玩笑开大了,他可是只有本科的学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