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10、鸡鸭

110、鸡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回到家,一打开门,院子里一滩糟,家里的三只狗咬着于老太太的家那只狗不放,咬的一地毛。

    他赶紧冲过去,把几条狗给踢开,“小黑,你们是亲兄妹啊,这都能掐上,嘿,大黄,这你亲闺女,你都不认识”。

    一条狗的狗耳朵已经被咬出血了,这条狗是于老太太家的,人走了,但是狗却没办法带走,只能给李和养着了。

    现在家里四条狗了,李和看着有点发愁了,现在于老太太也走了,以后没人在家谁能喂养呢?

    李和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心里有股说不出的落寞。

    李老头去泰国了,于老头过世了,于老太太也去香港了,付霞去香河了,寿山更是很少来。

    就连何芳现在他都见不到人了。

    何芳年后又带了一个进修班,更是忙得脚不沾地,也就没什么休息时间,基本上已经不回来了,所有的衣服、铺盖,一股脑的搬走了。

    所谓的进修班,都是地方上的大学老师,很多地方上的院校都在重新组建,师资缺口比较大,这种培训就显得不可或缺。

    李和直接坐在门槛上,不知道干啥好,好像浑身都不自在。

    小威探头探脑的进来,嘿嘿笑道,“我路过,看门开着,就知道肯定是你回来了”。

    李和头都懒得抬,“最近在干嘛”。

    “最近在帮着霞姐找门面?”,小威得意的说道,这一年跟在卢波后面,他也没少赚钱。

    “她没事找门面干嘛?”,李和最近也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付霞了。

    小威道,“霞姐说她要开家具店”。

    “开家具店,房子找着了嘛?”,李和没有想到付霞有这个胆略。

    “没呢,她的要求太高了,说一定要面积大,还要上下两层的,看了不少地方了,没一个是她中意的”,小威也这话也有点抱怨的意思,前后陪着付霞跑了很多趟,脚趾头都磨破了。

    他不知道付霞从哪里找了一本国外的家具杂志,看到国外的家具商场,一下子着迷了,非要按照那个规模来搞。

    “那你帮她多跑跑,她又不能亏待你,你抱怨个啥”,李和不想操心这些事情,只是继续道,“你把那几条狗全部帮我牵到寿山那里,于婶子走了,以后就没人喂养了”。

    小威指了指前院的笼子道,“那些鸡鸭怎么办?”。

    几只已经鸡跑出笼子,满院子乱窜,李和差点把它们给忘记了,也是无奈,“那找个三轮车,一起送过去吧”。

    李和找了几根绳子,给每条狗都套上脖子,然后绳子头递给小威。

    小威小心翼翼的把绳子捏在手里,刚准备试着拉一下,两条大狗就对他龇牙咧嘴,好像立马就要朝他过去,吓得立马把绳子丢地上了。

    “哥,这个我干不来”。

    李和看这样确实不行,小威看不住狗,路上要是人多,冲撞了人就是个麻烦,“那我送过去吧,你找个三轮车,把鸡鸭给我抓上去”。

    小威回家找了辆三轮车,又从巷口喊了个半大孩子,跟他一起抓鸡鸭,抓到一只后就直接塞进了编织袋里。

    李和道,“袋子上剪个口
天下剑宗小说5200
子,不然闷死了”。

    鸡鸭总共不到十只,但是抓起来就麻烦了。

    鸡翅膀从来没有剪过羽毛,小威以的急,立马就扑棱上墙头了,咯咯的叫,好似在嘲笑。

    “咕咕咕”,小威使劲的唤鸡,鸡也不下来,他气的大骂,“有种你就别下来”。

    旁边的半大孩子想个注意道,“要不咱抓把米,给它引下来”。

    这孩子叫冯裤子,跟小威差不多年龄,也是初中就下学了,只是没有小威和王新民这么好命,毕业就有接班的工作。他是下学后一直在巷口这么飘着,到处不受待见,明显混的很惨,见小威混起来了,就主动朝小威靠近了。

    说干就干,小威就抓了一把米,撒在空地上,把食盆敲得砰砰响,又咕咕咕的唤鸡,前后院都能听见这声响。

    奈何墙头上的鸡就是不动。

    李和在旁边看着,也没办法,这些鸡也是认识人的,平常何芳在,只要哆嗦一嗓子,立马就屁颠屁颠过来了。

    何芳怎么搓弄它们都行,有时这也是人与动物间的信任,所以一直都是养着,也没舍得杀一只。

    前后院邻居也有说矫情的,你养鸡鸭不杀,你是图个啥。

    “行了,把袋子里的都松开吧,以后再弄”,李和对两个孩子说道。

    小威只得听了话,只得把鸡鸭从袋子里从新倒出来,解开鸡鸭脚上的绳子,“那你不在家,谁喂啊?”。

    “你不喂,谁喂?”,李和使唤起来小威也毫不客气。

    “我?”,小威都要哭了,连忙摆摆手,“这事我干不过来”。

    冯裤子却对小威道,“小威,没事,你要是忙不开,不是还有我嘛,咱两个人呢”。

    小威看了一眼李和,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

    李和却是对冯裤子这半大孩子高看了一眼,小孩子说话办事有分寸。

    他想在李和面前表现,却没有直接跟李和说,而是以帮衬小威的名义跟小威说,最主要还不伤小威的面子。

    李和只给了小威一把大门的钥匙,客厅跟卧室的门他都是锁的好好的,不是说不信任小威他们,而是怕他们乱折腾屋子里的东西,里面的瓶瓶罐罐摔碎一件都是几百万上下,他可不想冒这个风险。

    又对小威交代了一些注意的事项,就牵着几条狗往寿山的饭店去。鸡一天上一次食就可以了,狗可是不行的,每顿饭都是少不了的。

    李和一只手牵着两条绳子,几只狗在路上也不老实,总是前面可劲跑,能把李和给拉着跑。

    正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寿山的饭店并不忙,周萍正和一个小姑娘蹲门口摘菜,见李和来了,站起来高兴的道,“你坐,我给你倒杯茶”。

    她知道李和是最喜欢喝茶的,甚至白开水碰都不愿意碰的。

    李和道,“等会吧,先把狗放到后院,家里没人了”。

    这座做饭店的宅子本来就大,最里面还有一个小院子,李和解开绳子,插上门,几条狗就在院子里可劲跑了。

    不过又上演了一场父子互相残杀的悲剧,寿山院子里本来养的那条狗也欺侮的呜呜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