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05、论道

105、论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到了朱老头家门口,李和丢了十块钱给司机,“师傅,能不能在这等我会,我接个人就出来”。

    反正记了车牌号,也不怕人跑了。

    出租车才五毛钱一公里,师傅拿了十块钱自然高兴,更不怕人跑了,空车等人哪里有不乐意的,“你去吧,不着急”。

    然后找了路边停车,下了车点了一根烟,优哉游哉的等李和,出租车司机也算高收入群体,找老婆都能挑花眼。

    李和沿着一条小巷子进去,好不容易才找到朱老头家的门,这边他也才来过一次。

    “朱师傅,你开下门”,李和取下手套,开始砰砰的敲门。

    待李和听见了里面的动静,才停止了敲门。

    “谁啊?”。

    待李和抽完一根烟,朱老头才批了袄子出来,“是你小子,不能大年初一就这样两手空空来给我拜年吧”。

    李和道,“朱师傅,于叔过世了”。

    “什么?这什么时候的事情?”,朱老头愣了愣,隔了好长时间才急忙问题。

    “就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这不我就立马通知你了嘛”。

    朱老头叹口气,神情说不出的落寞,“咋就嗝屁到我前头呢,前个还好好的呢”。

    “朱师傅,那我先走了,我还得去通知下博师傅”。

    朱老头摆摆手道,“不用通知,我给他落个电话就行,还不止要给他一个人电话,不少人都要通知下。你先回吧。我也不留你吃早饭了”。

    李和见省了趟差事,倒也乐意,就直接回了出租车往家赶。

    先回家,结果发现门锁上了,不知道付霞去哪里了,他也没带钥匙,就去了于家帮着搭灵堂。

    左邻右舍都来了不少人帮衬着,因为有于老太太请的主事人,倒也有条不紊。

    付霞过来了,李和问,“你去哪了,没瞅见你人”。

    “我打电话给寿山一家子啊,他们也得回来吧”。

    李和一拍脑袋,把这茬忘了,看来人还是没有通知全,又喊来小威,让他去通知苏明、二彪他们,毕竟他们跟于德华在南方一起共过事,不管处的怎么样,人情不能废。

    到中午的时候有人开始陆续送花圈的过来了,从院子里一直排到了门外,李和平常对于老头的印象也就认为是个不得志的小老头,到现在他才发现,于家的关系还是满多的,一波波的人进来,都是朱老头和博和尚在接待。

    至于于德华他也是一个不认识,只得在孝子贤孙的位置上跪着,一个个回礼。

    寿山跟他闺女周萍匆匆忙忙赶回来的时候,自然掌厨的任务也就交给了他。

    于家按照规矩停灵三天,吊唁的人也越来越多,就连于德华自己都吓了一跳,花圈已经把整条巷子摆满了。

    李和看着于老头进火化炉的那一刻,想到跟于老头的点点滴滴,突然眼泪绷不住就出来了。

    于家的丧事办完,李和就在歇着了,因为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于家,伤痛往往需要时间去抚平。

    朱老头跟博和尚又来了,寿山自然要在厨艺上展示一番。

    几个人小酒就喝起来了,不自觉的又聊起了于老头,博和尚道,“料也觉、人间无味
一号红人sodu
。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

    朱老头自己拔下一杯酒,“你这个和尚又拽起文来了,咱也有嗝屁拔凉那天,还能有个几年活头”。

    寿山忙道,“别算上我,我还没活够呢,能多活一天我都乐意”。

    博和尚摇头苦笑,“我只是可叹,以后再也遇不到如此书法大家了,知音少一人而已”。

    朱老头肯定的道,“确实如此啊,我就可惜没趁着他活着多让他写两幅字,本想着让他再熬几年技法,哪想着这么快就没了”。

    说完就又看了一眼李和家门上的那一副对联。

    李和没听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就问道,“你们的意思是于叔是书法家?”。

    朱老头嗤笑道,“你以为姓于的书法家就一个于右任嘛?老于头祖上家大业大,这人年轻时风流不羁,自然算得纨绔,可那一手字确实是万里无一,想当年日苯人进了北平城,想让于老头做维持会长,刀架到脖子,于老头梗着脖子没答应,这也当得‘骨气’二字,可敬可叹”。

    寿山这辈子就是听不得日本人,好像日本人毁了他的青春一样,“日苯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去年还有几个小日苯来饭店要吃饭,要不是有市委的人在,我直接就给赶出去了”。

    寿山依然愤愤不平。

    一直在旁边吃饭没说过话的周萍忍不住插话了,“爹,我感觉那几个人挺有礼貌的,也挺和气的,又是鞠躬,又是谢谢。你非较劲干嘛,又不是所有的日苯人都是坏人,咱们开门做生意,来了都是客”。

    寿山见闺女跟他抬杠,气的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你懂个屁,小日苯那是蔫坏。鬼子向来是讲礼节不讲道德的,就是遇到一条狗,一个乞丐,他也能鞠躬。杀你之前,他也会给你鞠躬”。

    朱老头突然哈哈大笑,“寿山,不容易啊,临老了,你反而活明白了。鬼子进北平前,许多人也说,这鬼子不管男人女人都一个个客客气气,买东西都要说谢谢,踩你脚了,也说谢谢,看到小孩子也会散个糖果。大家就说了,这日苯人是文明人,日苯人来了咱不用逃。可是等到日苯人来了,大家才发现,这日苯人抢东西时,也会说声给你添麻烦了。杀人时也会说声对不起,让你费心了“。

    博和尚跟李和碰了一杯酒,也道,“这日苯人没从咱这学到什么正经东西,三纲五常四维八德,只学了一个‘礼’,可是却把六礼六仪这些个虚礼学了个全乎。重礼仪,守规矩,长幼有序,集体杀人,都是排着队的,砍你头前,还给你九十度弯腰鞠个躬。所以啊,这日苯人‘德’是没学过去。跟中国人弄反了,中国人讲心性,日苯人讲礼节”。

    李和倒是认可他们的话,日苯人在礼节方面的重视,确实让人惊叹,往往会让中国人产生错觉,人家有多尊重你似得。

    其实这是日苯仪式感的一种表现,这种仪式感甚至有点变态了,泡壶茶也能搞成茶道,插花都能搞成花道,武术搞成空手道,甚至做个寿司也搞个寿司之神出来。

    但是日苯人的这种东西,偏偏能误导人,一帮人帮着吹捧,比如某个经常戴个黑框眼镜长头发的姓高的胖子,把日苯人吹上天的同时,又把中国人扁的一文不值。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