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04、过世

104、过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吃好饭,付霞收拾了碗筷,抹干净桌子,又习惯性的打开了电视,兴奋的说,“今年的春晚听说是听说是张瑜做主持呢”。

    张瑜刚刚获得了最佳女演员奖,火爆程度可想而知,成为了新一代的宅男女神,床头不放两张她的海报,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年轻人。

    李和抱着兴趣,跟在后面看了,据说在2016年春晚没出来之前是被黑的最惨的一届,这届春晚好歹要脸,搞砸以后还破天荒的第一次在新闻联播里道了歉,不像2016年的春晚臭不要脸的自己给自己打了100分。

    主办1985年央视春晚的导演黄一鹤突发奇想,决定把春晚舞台搬到工人体育馆。

    这届春晚失败,并非节目质量,而是源于室外办春晚的条件非常不成熟。

    李和抽完一根烟,等了几分钟,春晚算开播了,除了表演台,四周的观众席都黑漆马虎的一片。

    片头还是老一套的李焕之的春节序曲,听着像儿童广播节目的序曲,小朋友们,小喇叭节目又开始啦,今天我们为大家讲个故事《身后跟着一个狼》....

    总共五个主持人,开两两个男主持马季、姜昆顶着感人的发型出来了,马季开场白,“同志们,1985年的春节联欢晚会由我们五个人来主持,下面我现....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大家所熟悉的相声演员姜昆通知,这位是台湾的艺人朱苑宜小姐”。

    马季还卡词了,李和直接就笑了。

    后面三个女主持颜值还算可以,好歹化了妆,魔都的张喻、台湾的戴着眼镜的朱苑宜、香港的黎小雯。

    朱苑宜用了闽南话拜年,张瑜用了魔都话拜年。

    马季,“我们张小姐是用魔都方言向大家祝贺春节”。

    轮到黎小雯用粤语拜年马季不乐意了,直接打断,“斑小姐你也是多才多艺,你最好用普通话来说”。

    李和看的尴尬癌都患了。

    不黑不吹。

    开场表演是《百猴迎春》。

    又不是猴年,弄个百猴迎春是什么意思?

    后面全国大牌明星女排运动员上场了,汪明荃上场了,但是电视机传来的信号就开始断断续续,声音也非常小。

    轮到马三立出来,李和才精神抖擞的跟着乐呵了一阵子。

    李和熬到了第三个小时,哈欠都打起来了,付霞还是看的津津有味,冲着李和叫道,“哥,陈佩斯出来了”。

    他一看,还真是陈佩斯出来了,后脑勺上还有那么一点点头发,虽然不是很明显,当陈佩斯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来,李和都替他浑身打冷颤。

    工体馆可没有暖气,这真是豁了命在玩啊。

    李和也跟着浑身打颤了,这有六个小时呢,他撑不住了,“你自己看吧,我去睡觉了”。

    “别啊,我一个人害怕”,付霞听着外面呜咽的风声道。

    李和懒得理她,提了壶热水,进屋自己洗脚。

    脱了衣服直接就上床睡了。

    可是刚躺下,门就被拍响了,李和问,“谁啊?”。

    “我,开门,出事了”,付霞在门外拍着门叫道。

    李和又怕付霞作妖,没下去开门,直接喊道,“我睡了,有事明天说”。

    “真的有事,哥,你开门”,付霞拍门拍的更急了。

    李和起身批了件衣服,下穿穿好鞋,啪的一下直接把门拉开了,倒是付霞吓了一跳。

    付霞急忙道,“于叔
疯骑士的宇宙时代帖吧
没了”。

    “什么叫没了,那么大人,还能离家出走不成”。

    付霞带着哭腔道,“不是,是那个没”。

    一时好像找不到合适的词。

    “哪个没?你是说于老头过世了?”,李和见付霞这样子猜测问道。

    付霞点点头,“恩,刚刚于德华来拍门了”。

    “怎么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李和有点不敢相信,前个下午还活蹦乱跳的呢,转身又回屋穿衣服,穿鞋子,对付霞道,“你在家看门,我过去看看”。

    李和拿了个手电筒朝于老头家过去,他家的大门也没插,离多远就能听见屋里的哭声,李和寻声过去。

    屋子里都是左邻右舍的邻居,还有于德华一家子人。

    于老头就那样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脸上的皱纹都放开了,于老太太扑在床头已经哭岔了气。

    于德华只是闷头在旁边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

    李和问,“昨天我还看着好好的啊,怎么突然就说没就没了”。

    于德华嗓子眼堵住了,吸溜了下鼻涕,用袖子直接擦了,又灌了口烟道,“吃好晚饭,先是一起看电视,看了一会,他说腿软了,就回屋休息了。我们也没当回事,等我老娘回屋的时候,人已经没气了”。

    “没啥交代吧?”。

    于德华听了这话一直紧绷的眼泪水却直接出来了,“我就难过这个,你说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连个交代都没,我心里就是这么不是滋味”。

    于老太太在左邻右舍老太太们的安抚下,慢慢停止了抽噎,叹口气道,“这一辈子都是命啊,大半辈子分开了,临了老想在一起过安生日子,这还没几年呢,人却没了”。

    李和不知道怎么去安抚,只是看着躺在床上的于老头,心里有点堵。

    他跟于老头相处这么时间,总归还是有感情的,活生生的人没了,而且还是突然没的,总会有那么一点难过。

    于德华对红白喜事这种事,不是太熟悉,最后还是于老太太委托给了一个老街坊,由他来操持。

    先开始给于老头穿寿衣,老一辈的讲究很多,旧时,老人们在到了一定年龄以后往往就要在闰月年准备寿衣,老人们看着放心。

    所以于家的寿衣都是提前买好的。

    给于老头穿好寿衣后,于老太太对李和道,“李子,我不跟你客气了,还得麻烦你个事”。

    李和说,“婶子,你尽管说”。

    “老头子生前经常来往的那几个朋友,你还得帮我通知一下,人没了,总要给人知会一声”。

    李和点了点头,“行,等会我就过去”。

    他知道于老太太说的是博和尚和朱老头这几个人。

    虽然也是早上六点钟了,但是天天还只是微微亮,回家口袋装了点钱,就匆匆出门了。

    摩托车、自行车没法骑,他只得去坐公交车,但是公交车还没到,大年初一公交站台都能站一排人。

    也许是因为运气好,有一辆出租车过来。

    好几个人要跟李和抢,李和直接拉开车门上去了,这时候可不管什么素质和谦让了,上车直接对师傅道,“师傅,去西四路”。

    他决定先去通知朱老头。

    “好叻”。

    “你们这年初一你就开始干活了”。

    “兄弟,干不干活,这每个月的份子钱可是一分钱不少啊,所以必须干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