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103、1985年的新年

103、1985年的新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吃饭早饭,就开始写春联,付霞帮着裁纸。

    每写好一副,李和就要得意的瞅一番,然后再让付霞拿到旁边晾干。

    反复看,换视角看,眯眼看,睁大眼睛看,凑近看,放远了看。麻蛋,怎么可以那么好看呢啊啊啊啊。

    他觉得他现在的毛笔字有进步了,字写起来越来越畅快了。

    于老头闲着没事手里牵着孙子溜达进来了,他孙子包的跟粽子一样,耷拉着个脑袋,缩着脖子,明显心不甘情不愿的,不想被这样当小狗一样牵来牵去。

    于老头只是为了满足含饴弄孙的恶趣味罢了。

    付霞见于老头在看李和的字,感觉与有荣焉,显摆道,“于叔,我哥这字不错吧,看着就很漂亮”。

    李和也停下笔,眉毛上翘,用企盼的眼神看着于老头,意思很明显,赶紧来夸一夸,夸一夸。

    于老头是个耿直的人,从来不说虚话,直接道,“字结构是对了,装出来的飘逸,就是没筋骨软趴趴,没笔峰。字就看起来非常单薄,有些笔画也很虚,没有厚重感,给人感觉很没有力气,好像写着写着就要晕过去了似的。还是那句老话对,字如其人啊”。

    李和听了这话,感觉脸被打的疼,火辣辣的,心里大骂,我没把你孙子扔井里,你这么埋汰。

    付霞果然是个好孩子,直接给李和帮腔,“我觉得就是好看”。

    李老头继续指着春联对李和道,“你这该是依着自己性子随意写,没有系统学过,拿个毛笔写字就说是书法了。我从小学隶书,后来学了了一段时间欧阳询,到现在十年没拿笔了,但是提笔写的话应该比这个强点”。

    李和不服啊,虽然他心里也承认于老头说的是对的,但从来就没人说过他的字丑,猛然有人来打击他,他肯定要反抗一下,就问道,“那你指正下?”。

    于老头见李和不信邪,直接指着一个‘五’字道,“你写的笔意僵直,我说个最简单的字,‘五’这个字你写的是行笔,笔意却很粗壮,中间的一笔挑勾应该用游丝连带,你却直接带过去,显得这个‘五’字十分肥肉。基本的架子要有,笔锋之间要有呼应,你这个撑死叫画出来的吧。你的缺点是喜欢”描“,一笔就是一笔,干净利落。颜筋柳骨,书法第一课一般都是讲这个,再深一点就是讲究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纵横有象,低昂有志。你这个才哪跟哪?”。

    于老头说的很兴奋,丝毫没顾忌李和的脸色。

    李和直接被于老头说的信仰崩溃,只感觉天昏地暗,多年的引以为傲的字,居然被批驳的一文不值,心里肯定不舒服。不过他本来就是野路子,没有人指点过,遇到于老头这样的行家,当然还是抱着虚心求教的态度,问道,“那怎么练?你教教”。

    于老头道,“先从横撇捺竖开始吧,平均一天练一字,常用字一千,也要三年。楷书写个三年,行书写个三年,共六年,都不算篆隶魏碑。再花三、四年临摹多宝塔碑,给你算个十年吧,勉强到时候能入门了”。

    说完好像是战胜的公鸡,昂着头走了。

    付霞见李和没精打采,只得小心翼翼的问道,“还继续写嘛?”。

    李和烦躁的摆摆手,“写个屁啊,贴出来丢人。送给于老头,让他去写”。


凡人圣尊txt下载


    付霞不再自讨没趣,收拾了笔墨纸砚送给了于老头。

    李和看着地上写好的一排排的对联,越看越气,直接过去搂起来,缛成一团团的,投到了炉子里了。

    好像于德华特别乐意见到李和被打击,进门看到李和气急败坏的样子,虚心假意的拍拍李和肩膀,“年轻人这么丧气干嘛,术业有专攻嘛,对不对”。

    “滚犊子”。

    于德华一点也不生气,乐呵呵的来,又乐呵呵的走了。

    付霞抱着卷好的对联回来的时候,李和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只见每个字形断意连,气韵生动,风神潇洒,这个李和承认他是绝对写不出来的。

    中午饭李和都没心思吃了,付霞安慰道,“哥,你别灰心,你才多大,他都写了五六十年了,你比过他也是正常,咱以后肯定比他写的好”。

    李和白了付霞一眼,他也是两辈子加一起快练了六十年啊,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如果给人生设标准的话叫差距,不设的话叫多样性,日复一日的努力或者懈怠给出了选择可能性。

    下午小威过来,李和都没搭理他,直接把他轰走了,然后把大门插上,认准了谁来也不开门。

    他拿着一本字帖,从横撇捺竖开始重新练起。

    年三十这天,西北风一刮那叫一个冷,干冷干冷的,房檐上挂的冰坠足有一两尺长。前院水池里的冰比平常都厚了几公分,付霞大着胆子在上面踩,晃都没晃一下。

    院子里何芳养的鸡鸭,都冻得缩着脖子,没有一点精神,老老实实的呆在墙屋檐底下的笼子里。

    李和把喂食盆里的冰块全部给敲碎了,倒了出来,洗干净,重新加了点热水,又添了点食,笼子里才热闹起来。

    几条狗嫌弃柴房里冷,死活就赖着躺堂屋的桌子底下,撵都撵不出去,有暖气多舒服啊,狗也不傻。

    饭盆里也必须要有热汤泡着,不然它们瞅都不带瞅一眼饭盆。

    付霞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歪歪唧唧的几条狗,又看了一眼懒洋洋的李和,心里一叹。

    李和不愿意出屋子,隔壁烧的炉子,煤渣味都飘院子里了,许多人家为了取暖,又把五六十年代的洋炉子给生了起来,一台燃煤炉子起码要起码有八九节烟筒,烧的还是西山的劣质煤,烟飘的很高,烟味也很冲。

    也有烧地炉、地灶的,火炉子的,想着法子取暖,像李和这样开通暖气的还是少数。

    煤气中途的事情也时有发生,街道居委会也时常派人来检查,李和家的大门,一个星期都要被拍个两三次。

    还没到晚上,鞭炮就开始在四处响了起来,在巷子里的回音还特别大。

    李和在门口放了鞭炮,接着于德华家业开始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上完香,点好蜡烛,付霞已经上好了菜,鸡鸭鱼肉齐全,也有五六个菜。

    李和跟付霞一人分了一杯白酒,“还是喝点酒舒服”。

    付霞递给李和一个红色纸包,“来,拿着,岁岁吉祥”。

    李和道,“什么?”。

    “红包啊”。

    李和,“....“.

    他好像忘记了付霞也比他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