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96、

96、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科学的学习是一个系统的过程,并不像写诗歌什么的那么简单,初中生都能晃荡两句什么关于文学、关于梦想什么的,全是瞎扯嘛。我们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几个初中没毕业的无业游民谈理想不是笑掉大牙嘛”,李和对三十二楼的那帮人越来越反感,在课堂上直接做了无差别的攻击,“你有理想,你去努力,去实践,高谈阔论算什么理想,他们的人生只会两件事,这也不会,那也不会”。

    班里的学生都是哈哈大笑,也许是因为李和说的好笑,也许是因为他们获得了地位上的优越感。

    因为李和的这种经常性的插科打诨,他的选修课通常都是爆满。他在课堂上的许多俏皮话,甚至有学生专门做了摘抄。

    “永远不要跟一个傻子争论,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跟他一个水平,然后用他多年的丰富经验打败你”。

    “遇到狗吃屎,你选择蹲下来陪它一起吃,还是表示无所谓、跟他说慢慢来别噎着?”。

    “世界上最没用的东西就是工资条,看了生气,擦屁股太细”。

    “还是古代好混,割掉了就能当公务员”。

    “生活嘛,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当然有时李和说的一些话,会引起一些人不满,但是李和不管,他只是尽自己的一点努力去让一些人脑子清醒,有更加开阔的世界观。

    京大这两年更加的热闹,特别是在中文系的三十二楼,全国各地的所谓诗人作家,每天高谈阔论,有来以诗会友的,以文会友的,有来旁听的,有来参加什么作家培训班的,惹得李和莫名其妙的烦躁。

    李和就是一直好奇,这帮人靠什么过活的,一没工作,二没收入,就会耍个嘴皮子,至于稿费什么的就别逗了,能养活自己的真没几个。

    而且最好奇的是,这帮人八十年代动不动就能出国游学,一会这个大学邀请,一会那个基金会赞助,好像搞得国际知名人士一样,实际许多人英语单词都不一定认得几个,当然后期也有学历高的。

    李和这几天就等着学校考试结束,其实也没地方去,就窝在宿舍,毕竟有了暖气后,这个冬季跟以往的冬季比起来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宿管喊李和接电话,李和下了楼,待宿管知趣的出了屋子,他拿起电话就问,“喂,哪位?”。

    电话信号衰减的厉害,根本听不清对方在电话里说什么,李和只得把电话挂了,等对方再回拨过来。

    果然没一分钟,电话又回拨过来了。

    “喂,李先生,我沈道如”,对面传来的声音还是模糊不清。

    李和只得扯着嗓子喊,“我听见了,你说”。

    “房价还是在涨,你确定全部用来炒楼嘛,我认为目前的房价过高过热,不适合进场啊”,沈道如在电话里不确定的问道,他入港开始接管李和的账户后发现,李和的身家比他想象的多太多了,这对他来说犹如一阵兴奋剂,给他摊开了广阔天地。

    租好了办公室,招了不少人员,但是没有主营业务,也没少让他着急。

    可是突然接到李和电报,让他去炒楼,他吓了一跳,这可是房价的最高点了。

    “买,商业写字楼,住宅楼都买,钱全部花完”,李和大声的说道,刚刚签好的中英联合声明,又让他抓到了机会。中英联合声明限制每年香港土地供应不得多于50公顷,令地本身已经少的土地供应更少,直接让香港的房市飞上了天,起码十年能涨12倍。

    “那我就真买了?”,沈道如最后确认一遍。

    “买”。

    下午是一门公共必修思想政治
超级妖猴闯西游最新章节
的考试,李和跟陈芸监控的是大四的一个班。

    有学生在底下打小抄,陈芸就要过去斥责,李和一下子把她拉住。

    陈芸低声道,“这可是作弊”。

    李和道,“就快放假了,何必找麻烦”。

    陈芸狡黠的冲李和眨眨眼,意思很明显,你小子也变得世故了。

    李和也知道,这些思想政治的内容一般的人都会比较厌烦,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

    何况这些学生就快毕业了,声张到学校,最起码会落个处分,还会记入档案,没必要毁人前途。

    李和走过去敲了敲几个学生的桌面,吓得几个学生立马低住头,待李和走开才松了一口气。

    “大家认真考试,教务处都是经常巡查的”。

    李和不追究他们不代表就会纵容他们,每个走廊里都会有教务处的人在踱来踱去,让他们抓住了做小抄的同学,李和才难看呢。

    陈芸私下里问李和,“小李,你还是单身吧?”。

    李和没闹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只得点点头.

    陈芸诡异的一笑,“我给你介绍个怎么样?”。

    李和想也不想的摇摇头。

    陈芸道,“别急着摇头啊,你听我说完,保准你满。这丫头长相,家世条件,你一听就能满意”。

    “陈姐,我有女朋友”,李和赶紧打断陈芸的话。

    陈芸道,“你们小年轻我还能不知道,有一出没一出的,今天好明天散,哪里做的准头。你听我说,这是江处长闺女,人家是报社记者,人长的好看,工作也好。你说这没得挑吧。关键这以后江处长成了你老丈人,你这日后,还愁啥”。

    李和道,“陈姐,真的谢谢你了。这家世这么好,人家一准也看不上我”。

    陈芸左右看看,低声道,“我跟你说了,你可别跟别人说”。

    “那你还是别说了”。

    陈芸一急,“你这死孩子,听我说,是江处长的爱人瞅准你了,要不我能眼巴巴的跟你说些没谱的吗,你小子不知道走了什么运”。

    “江处长爱人?我不认识啊”,李和皱着眉头,也想不出来是谁。

    “你甭管是谁了,说了你也不认识。你看这样行不行,晚上我带你去人家吃顿饭,你看着就认识了”。

    李和哭笑不得,“陈姐,你也不问,我同意不同意啊”。

    陈芸一愣,“你个傻了吧唧的,这种亲事你往哪里找,你家里情况我又不是不知道,家里五个孩子,又都在农村,说句难听话,这以后都是负担,哪个条件稍微有点模样的能中意你,你这还矫情起来了”。

    李和拒绝的很坚决,“陈姐你的好心我心领了,我是真有女朋友的,我要是跟着你去相亲了,我算个什么人了,对不对”。

    反正不管最后陈芸怎么说,李和都是油盐不进,陈芸被整的直没脾气。

    批改了几天的试卷,李和算是完成了这个学期的任务。

    回到宿舍收拾东西,准备离校回家,宿舍门却突然又被人给敲开了。

    “闫老师,你怎么来了?”,李和看到来人,好奇的问道。

    闫红笑着道,“我一直不知道怎么谢你,这是我编的手套,送你吧”。

    李和慌忙推拒,无奈的道,”闫老师,你真是太客气了,我早就说了,你真不必这样“。

    闫老师道,“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了,我就放你桌子上吧”。

    放到桌子上,人就直接走了。

    李和没办法,捡起来看了一眼,织得挺不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