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95、

95、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确定?”。

    平松用阴狠的眼神盯着面前的小混混。

    小混混身子一哆嗦,急忙道,“松哥,我确定,肯定是洪奎那家伙,我不能认错的。我那天到密云跟朋友吃酒,结果就看到他正跟一圈人打牌呢”。

    卢波道,“这么说,他根本没离京,也就根本没出货了?”。

    “出货没出货我不清楚,不过我打听了,他已经在那边待了一个多月了,根本就没挪过窝”,小混混很肯定的说道。

    “难怪老子这么长时间没找着,真奸猾,居然会玩调虎离山了。既然人在京城,肯定还没出货,不然咱就不可能这么长时间没消息。他这分明是等风头过去呢”,平松气的一拳砸到桌子上,桌子砸的咣咣响。

    李和给他们的期限是两周的时间,可是这都一个月的时间,从心里来讲,他们感觉憋屈,三个人没有一个愿意放弃。

    虽然李和没有给他们什么压力,可是他们三个害怕李和失望,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今天得来的一切都依靠李和。

    这件事留在他们心里都是刺,拔不了心里就不会舒服。

    卢波转头对小威道,“安排人吧,我们现在就去找人”。

    小威还没出门,小混混急忙道,“要多带人,那洪奎那边也有人”。

    小威径直出去,没人有空搭理小混混,这种事哪里还用交代。

    小混混道,“松哥,你开始说好的那个.....”。

    “急什么,你跟我一起去,找到人不会少你一分钱”,平松对着小混混说道。

    小混混大骇,“松哥,你答应我的,只要我给你说地址就行了。我不跟你去,我不跟你去”。

    平松没给他反驳的机会,手一挥,立马上来两个人把小混混拖了出去。

    “松哥,波哥,你们要讲信用的啊,我不能跟你们去啊”。

    等小威把人招呼好,也有来了十几个人,平松道,“其他人不等了,就这些吧。卡车开着,上面坐三四个,剩下的全部骑摩托车”。

    卢波点点头,“也行,不容易引起注意”。

    一行人分了好几道路,迎着大雪,都往密云聚头。

    路上开车并不容易,雪又大,路又滑。

    经过小混混的指路,就在离目标有二里地的地方停下了车。

    平松道,“在这等其他人,猛然过去打草惊蛇”。

    每个人点了一根烟,平松问耷拉着脑袋的小混混,“他们住的房子周围还有其他人家嘛?”。

    小混混摇摇头,“没了,那以前是个乱葬岗,他们住的屋子是个守墓的老头的”。

    小威一脚踢到小混混身上,“那你过去吃个什么酒”。

    小混混本来就冻得出鼻涕了,这被一脚踢的眼泪都出来了,又是鼻涕又是眼泪。

    卢波摆摆手,“行了,别打了”。

    等所有的人到齐,平松让他们把摩托车放到路边,暖和暖和手脚,走路过去。

    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雪和光秃秃的树木,一座孤零零的小木屋坐落在一个小山包上。

    依稀能听见里面的吵闹声,听起来像是在打牌。

    平松沿着屋子前后转了一圈,确认没有窗户后,对小混混道,“你去敲门”。

    小混混都吓软了,低声哭着道,“松哥,我求求你了,那赏金我不要了行吗,你让我走吧,你听,这肯定是洪奎的声音。你人已经找着了”。

    “你怕他报复你?”,平松也大概能猜到这混混和洪奎的关系了,分明是蛇鼠一窝。

    “松哥,都是他洪奎干的,跟我没关系。要不我也不能找你啊”。

    平松道,“去敲门,之后跟你没关系”。

    小混混知道是躲不过了,只得去敲门。

    平松等十几个人,一人持了根木棍,躲在门的两边。

    小混
灵魂牧场笔趣阁
混敲门。

    “谁啊”,屋里有人问话,还停下了吵闹声,说明屋里人已经有了警觉。

    “我,小黑,奎哥,我给你送粮食过来了”,小混混哆哆嗦嗦的回答道。

    屋里安静了一会,突然门开了。

    平松等人不再迟疑,立马冲进去,举着棍子劈头盖脸的砸起来。

    他早就听见了洪奎的声音,此刻进去,砸人毫不犹豫。

    没费力气,屋里的五个人全被撂倒了地上,不过下手都是有轻重的,见人倒地了,都没往要害打。

    平松扔下棍子,走到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面前,点着一根烟,烤了下火炉,笑着道,“洪老大,好久不见啊,你他娘的躲在这里真是委屈你了”。

    洪奎脸色发青,躺在地上眼睛死盯着小混混,“小黑,你他娘的出息了,居然出卖老子,老子可是知道你家在哪里”。

    小黑吓得不敢言语。

    小威一脚踹到洪奎脸上,“这时候还敢威胁人”。

    洪奎鼻血被踹出来了,发狠的对平松道,“就是骗了你,你还能杀了老子不成”。

    平松笑笑,吐了口烟圈,“杀你我是不敢,瓷器碰你烂瓦片,没意义。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去问问警察怎么处理你吧。我估摸着你哪怕吃不上花生米,这牢底也要坐穿了”。

    洪奎脸色一慌,强硬道,“都是外面混的,找警察,也不怕江湖笑话”。

    他原本很笃定的认为平松他们不敢怎么样他,顶多挨顿打,也就完事,可是去了警察局,就是完全是两码事了。

    “不跟你废话,我的货在哪里?”,平松继续问道。

    洪奎硬气的擦了下鼻血,转头不说话。

    卢波往另外四个人身边过去,说道,“洪奎不说,你们说吧,谁先说,谁就不用去警局,放你一马”。

    四个人正在犹豫,洪奎急了,立马喊道,“平松,我说,不过我有个条件”。

    “这个时候还跟老子谈条件?”,平松气的发笑。

    洪奎道,“我只拿了你20万的货,我这里可是有50万的货。这些货你全部拿走,放老子一马,你可是有30万的赚头。”。

    “行,我答应放了你”,平松笑着道。

    等洪奎说完藏货地址,有人进来说,“松哥,吴老板,齐老板来了”。

    平松道,“行了,敲断小拇指,收点利息。剩下的交给吴老板他们,给送到警局”。

    洪奎挣扎的大叫,“王八蛋,你不守信用,你说好放了我的”。

    平波回头笑着道,“我答应放了你,可是吴老板、齐老板没答应放了你啊”。

    平波出了屋子,屋子里传来一声惨叫。

    他对匆匆赶过来的吴老板、齐老板道,“人在里面,交给你们了,我先走了,货你们自己过来拉”。

    两个人松了口气,吴老板道,“货没丢就好。你已经帮忙了这么多,剩下的交给我们吧,我们来处理这王八蛋”。

    一拨人到了停车的地方,小威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交给他们?”。

    卢波道,“傻子,咱是个体户,送过去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嘛”。

    平波道,“是啊,他们背景厚,底子实在,不是正在搞什么股票发行嘛,还叫什么百货商场股份有限公司,真他娘的古怪名字”。

    小威道,“我想起来了,李哥还说过,这会是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企业,想想都挺牛的”。

    平波看着跟在后面的小黑,把一个袋子扔到他脚下,”拿着,我们说话算话“。

    小黑捡起地上的袋子,都是一摞一摞的钞票,高兴的说,“谢谢,松哥,谢谢松哥”。

    平松不再回应,带着人迎着刺骨的寒风就回去了。

    只留下小黑一个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冻得还是激动的,不过却是满脸惊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