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94、

94、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每一天,都变得和前一天更加的不一样。

    因为更加冷了。

    陈芸这几天一直对李和没好脸色,气呼呼的道,“那么好的机会,你不去争,结果便宜了闫红那个小浪蹄子”。

    李和搞不清楚陈芸跟闫红两个人有什么恩怨,背后不话人长短,也是他的办公室原则,出于礼貌还是笑着道,“机会以后多的是,再说,我确实对出国暂时没什么兴趣”。

    李和再一次放弃了出国做访问学者的机会,把这个机会给了系里的闫红老师。

    甚至系里隐隐传出,李和出国是周校长的授意,李和摸不清内里,他本来就没跟周校长说过几句话。

    北风呼啸,李和把头夹在膀子中间,快速的出了学校食堂。

    “李老师,李老师,李和老师”。

    李和回头迎着顺风砸下来的冷冰雹,看到一道红色的靓丽的影子,笑着道,“闫老师,有事?”。

    闫红是外校过来的研究生,然后分配过来做老师的,长的很漂亮,这点李和必须承认。

    “李老师,我还没跟你说声谢谢呢,要不我请你吃饭吧”,闫红把手上的伞朝李和近了点,“你怎么也没打伞?”。

    撑伞的动作很优雅,漂亮的人铲屎都会有人觉得动作优雅。

    李和道,“又不是下雨,没事的,回去抖抖就行。吃饭就没必要了,我这刚刚吃好”。

    闫红在系里的名声不是太好,有搞破鞋的传闻,长的很好看的女人,有时也是一种悲哀,往往容易被人忽略其内涵。事情做得不错被骂靠身体上位,做不好会被说长的好看有什么用。

    李和也感叹,闫老师,你出生的太早了,晚出生个十年,可以靠脸吃饭了。

    对于闫老师的传闻,李和也知道大部分都是无稽之谈,捕风捉影,没有什么靠谱的。

    “那还有晚上呢,我是说晚上请你吃饭,没你我可就没这机会”,闫红说的很有诚意。

    “真没我什么事,这也是系里和学校的决定,也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李和在寒风中冻得有点瑟瑟发抖,不想再多说话,“真的,没事的,我先走了,有时间再聊”。

    青年访问学者,能称青年的系里就那么几位,李和既然不想去,自然就轮到闫红,所以李和没有居功的必要。

    回到宿舍,单身楼的好几个老师下午都没课,相约打牌。

    宿舍楼里已经装了暖气,但是因为只有管道,没有暖气片,屋里的温度并不均衡,只有靠墙角的一块才有热乎劲。

    几个人干脆把桌子移到了墙角,脱了厚厚的衣服,撸起袖子,只穿了件衬衫。

    穆岩道,“怎么么这几天休息就找不见刘乙博那小子了,老孟你快点行不,出牌这么慢”。

    “太猖狂了,给你炸了”,孟建国甩出4张3,继续道,“恋爱的人,总是身不由己啊”。

    李和问道,“哪里的姑娘,这下手速度也太快了吧,不声不响的,我都不知道”。

    “好像是医院的,具体哪个医院还真不清楚”,李科说完,又一把挡住穆岩的手,“别急出牌啊,我还没说不要呢”。

    “你们再这么墨迹,输了我可不给钱啊”,穆岩只得又
神鹰江湖行小说5200
把牌收回来。

    “牌品就是人品,你这么赖”,李和放出一对4,又继续道,“医生配老师,哎,真是没新鲜的了”。

    医生和老师神马的搭配最神奇了...

    最桔梗的两类人,反而很搭。

    穆岩道,“治病育人一个都没少,这不是挺好嘛”。

    好有内涵的句子,几个人都哑然失笑。

    五毛一局,李和已经输掉7块钱了,“不是,你们老是这样算牌有意思嘛”。

    “你没事就抢地主,不输你输谁”,穆岩直接道,他们可没有不好意思赢钱的觉悟。

    “智商这东西,吃药也没用,节哀顺变”,孟建国拍拍李和肩膀,又继续道“都五点钟了,同志们,晚饭时间又到了,谁赢钱谁请客,还是老规矩”。

    孟建国的话音刚落,屋里的门被敲开了,探出一个笑吟吟的脸,“你们男生们真热闹,这是在打牌呢?”。

    李和的脑袋一阵痛,他想不到闫红会找到宿舍来。

    穆岩立马站起来,“闫老师,你好,进来坐”。

    闫红进了屋子,用手轻捂了下鼻子。

    李和道是屋里的烟味有点大了,就打开了窗户。

    “谢谢”,闫红对李和笑着道,然后转头又对屋子里的人道,“我是来请李老师吃饭的,既然大家都在就一起过去吧,人多也热闹”。

    虽然都是单身狼,见到花姑娘自然两眼放光,可毕竟矜持都是有的,听说请李和吃饭的,谁能过去找不自在。

    纷纷推辞有事,收拾好桌子上的东西,就出了李和的宿舍。

    而且都知道这顿饭是来还人情的,也没往闫红和李和有什么关系上想。

    李和见宿舍人走完了,笑着对闫红道,“闫老师,真没必要那么客气”。

    闫红笑着道,“那就算同事之间,我请你吃饭成不,你看我人都来了,不能再让我一个人走了吧”。

    李和见话都说到这地步了,再推辞就是矫情了,就跟着闫红一起出了宿舍楼。

    出了校门口,闫红道,“李老师,咱去前面一点吧,这边的饭店都吃的腻了”。

    李和感觉闫红在躲避着什么,似乎不想被人看到。

    他也乐意去远一点,校门口经常聚餐的都是三三两两的学校老师甚至领导,被撞见了是有点不好。

    也没走远,就是过了两个路口,一家普通的鲁菜馆子。

    闫红带着李和坐下,客气的用抹布帮着擦了下李和面前的桌面,“别看店小,他家的四喜丸子,扒鸡都挺不错”。

    等菜上来,两个人反而沉默,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能捡着学校的事情,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李和就感觉这顿饭吃的不自在,因为没喝酒,还是照样扒了三碗饭。

    两个人就准备在饭馆分手,李和刚走几步,闫红还是忍不住喊道,“李老师”。

    “还有事?”,李和回头问道。

    “你真的不想出国嘛?”。

    “老话不是哪边凉快哪边呆嘛,我就觉得这地凉快,就搁这呆着呗”。

    李和笑着说完,就转身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