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88、阅兵

88、阅兵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1984年的国庆是建国35周年。

    凌晨4点,李和跟着学校的队伍开始到长安街列队,上午10点国庆阅兵式开始。

    国歌响起,五星红旗升起。

    李和跟着人群一起唱起了国歌,心潮澎湃,难以平静,思绪万千,无以表达。

    ——身体颤栗!

    ——嗓音哽咽!

    ——眼含热泪!

    天空上突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声音,大家不约而同仰望天空,有上百架飞机分梯次飞过天安门上空,更增加了人们的欢乐情绪和气氛。

    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乘着红旗挥手致意的那一幕,成为了经典永恒,相机定格的那一瞬间的图片,经常出现在各种日历上。

    “同志们辛苦了”。

    “同志们好”。

    响彻天地的,“首长好”、“为人民服务”。

    关注祖国阅兵的人都出奇的一致认为84年阅兵至今都无法超越,无论是武器展示效果还是徒步方阵的气势都首屈一指,这是大多数人的看法。

    每一名战士的双眼漏出来的有那么股子狠劲和傲气,或者说杀气。

    气这种东西,摸不着看不见,但是身处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能切切实实的感受的到。

    84年的阅兵是外行人内行人都能看得热血沸腾的。

    参阅部队大部分都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这种眉眼间流露出来的隐隐杀气,自然而凌厉,不是一般部队所具有的。

    伴随着56式半自动步枪“啪啪”的劈枪声,那闪闪的枪刺一晃一顿一劈,那个帅啊,李和感觉到现场的情绪一下就调动起来了,多有激情啊。

    海军方队之后,李和看到了战略导弹一出场全场的惊叹声。

    那个风头实在太劲,普通人来说,那个东西那么大一坨,肯定是好东西没错;对过分关心中国军事信息的西方来说,神秘了几十年的解放军突然拿出个可以打到自家老巢的东西实在太刺激了,真的是要闪瞎他们的狗眼了。

    李和最激动的还是在火箭布雷车方阵通过时,因为一辆辆大解放上火箭炮也有他的功劳,设计结构就是出自他之手。

    得益于这种强盛的军容,强有力的武器威慑,中国才有后来安稳进行经济建设的基础。

    学生游行方队经过金水桥前时,不出李和的意料,细胞遗传班同学打出了“小平你好”的条幅。

    这个画面瞬间传遍全世界,引起亿万中国人民的强烈共鸣,成许多人挥之不去的难忘记忆。

    那种感动油然而生,对于这位伟人,我们怎么尊敬都不为过吧!

    “小平您好”标语的出现其实体现的是整个时代的风貌和精神状态。

    看电视跟现场直观,对李和来说,完全是不同的感受。

    阅兵结束,大李和心里还是抑制不住激动,对李科刘乙博等人说,“今天难得高兴,我请你们吃饭,地方随便选,菜随便点”。

    穆岩说,“别,不是你一个人高兴,我来请,今天轮请客,也轮到我了吧,省的你们天天骂我小气”。

    李科道,“肯定轮不到你”“。

    孟建国笑着道,“凑份子吧,不喝醉不回家,谁不喝醉谁不是人养的”。

    “行,喝死拉倒,奶奶个熊,我还能怕你们不成,咱去宣武门那边有大馆子,要吃,咱就吃好的”,李和见大家都高兴,难道霸气了一回。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也没坐车,就直接走路过去的。

    也是一家挺大的饭店,进门刚坐下,李和就对老板说道,“我们不点菜,你看着什么菜,尽管上,不求最好,只求最贵。茅台来四
帝临武侠笔趣阁
瓶,别跟我说没有”。

    饭店老板被李和逗笑了,要不是看李科等人戴着眼睛,斯斯文文的,还以为是小流氓来找茬呢。

    “茅台有,我给你上。可这菜怎么点啊,什么叫最贵?鱼翅熊掌我这可没有”。

    刘乙博对老板道,“这个鱼翅熊掌可以没有。但是鸡鸭鱼肉,只要是拿手的,你尽管上”。

    待饭店老板走了,孟建国对李和道,“你啊,行行好,可怜咱几个,要是真鱼翅熊掌上来了,咱非把你抵押在这里不可”。

    李和瘪瘪嘴,“所以啊,哥哥请客你们不乐意,我能奈何啊”。

    “别整天哥哥,哥哥的,这里你比谁大?”,穆岩又有点看不惯李和这做派。

    酒菜上齐,桌子上可没有一个客气人,都很自觉的拼命往肚子里垫东西,不然拼酒都受不了。

    李科也没找人碰杯,自己直接闷一口酒下肚,“今天阅兵式看起来真是带劲啊,说句不争气的话,我差点眼泪都出来了”。

    刘乙博感慨道,“别说是你,我当时鼻子一酸,眼睛也涩,就是那么不自觉的出来了,谁看了能不激动。那么多外国人也看傻了,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不是好惹的。说是和平发展,哪里有那么容易,自古丛林法则,柿子找软的捏”。

    大家都被刘乙博的话都笑了。

    “你这话说的糙,但是在理。小平同志的讲话很明确,你别来惹我,惹我我就跟你打。打完了,我还得努力发展经济,就是这么个意思。自从大航海时代来临,对弱国来说,第一要务就是守国门,可是有几个能守住国门的?非洲?印度还是中东?一个也没守住。别看两次世界大战结束了,大家就以为安稳了。对西方列强来说,现在的中国仍然是一块大肥肉,他们不啃下一块,总归会心有不甘。所以发展国防,发展军队,这是必然的趋势。人必自助尔后天助之。国家亦如是!”,穆岩不愧是历史老师,说话总结总是很到位。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刘乙博端起杯子就要跟穆岩开整,“来,走一个”。

    “而且从古至今中国这片土地上只要出现一位明君必定能开疆扩土打得周边国家俯首称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没有不服的,无不透露着一种国家意志坚不可摧的状态。知道国家意志依靠的是什么?”,穆岩刚喝完两杯酒,就开始借着酒劲显摆了。

    李科尝试着回答道,“中央集权?”。

    刘乙博也对李科举起了杯子,“你不错,虽然同样姓李,但是你不像李二和同学不学无术。就是中央集权,秦皇能建起长城,汉武能打垮匈奴,建国以后我们把周边轮了一遍。一个集权国家的形成,就是一个盛世的开始”。

    李和躺着也能中枪,表现的十分无奈。

    同时大家感觉这话里有什么不妥。不过没人反驳。

    刘乙博不屑的看了大家一眼,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还是一口闷下,“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这历史周期率谁都改变不了,我是学历史的,我懂,我比你们谁都懂。再混乱的时候,我们断过任何历史性地进程么?中世纪可是彻底报销了罗马帝国的荣耀。这是国运还是人运,谁也说不准,可能我们选择起点的时候就选择了要走的路”。

    刘乙博的话,再次让大家陷入了一片一阵沉默,有些话不用说的明白,大家特都懂。

    李和打破了场面上的这种无声状态,站起来举起杯子道,“还是那句话,不喝醉,不准走,谁走谁不是人养的”。

    穆岩也站起来一拍桌子,端起杯子就跟李和死磕,“怕你啊”。

    这场酒,只喝到饭店老板不耐烦要关门的时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