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86、谈判

86、谈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李和看小威这倒霉样子,也忍不住笑了,探出头朝门外左右看了看,笑着道,“行了,赶紧进来吧,不过明天一早就要走”。

    “哎,谢谢哥”,小威又立马笑嘻嘻的跟着李和进了屋子。

    闻着喷香的鸡蛋面,就要端起来吃。李和一下子把他的手打掉,“这是我的,厨房还有,自己去捞”。

    小威就自己去食堂捞了一碗,吸溜溜的吃了起来,“饿死我了,真好吃”。

    “你这脑子一犯傻,把工作辞了,你准备干啥?”。

    “人得有远大梦想,我要有一番自己的大事业。一想到我要割猪白条割一辈子,我就觉着活着没意思,我还有大好青春年华啊”,小威一边说还不忘记吃。

    “我是问你想干什么工作,怎么养家活口,不是让你喊口号”。

    “当然是做生意啊,我江威将来绝非池中之物”,小威还是这样信心满满的说道。

    李和听他说的越来越没谱,就没再听他说了。总之这孩子只是一时头脑发热,他指着李老头以前的屋子道,“你等会睡那个屋子,被单,床罩都在,自己整理。我去睡觉了,明天起来早点,立马走人,我可不想看到你老子堵上门来”。

    李和开学回校上课,还是那两门课,科学史已经信手拈来,他的老本行物理学自然更不在话下。

    “大家都知道两次工业都是英国先开始的,但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却在后起的美国生根、开花并结出丰硕的成果。英国是鼻祖,德国,美国是学生。日苯是后起之秀也在学,现在生产的商品,全世界出口,美国人就骂了,你‘抄袭’,你‘山寨王’,质量不好,但人家依然成了发达国家”。

    “日苯的这种方法我们叫逆向工程。大家是不是觉得简单?就是个抄袭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逆向工程同样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科技水平。像战机这个级别的产品,别说逆向,拆了还能装回去的国家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数,基本都是具有自主生产能力的国家。对许多工业品、机械产品来说,不是说我给你一个图纸,量量尺寸,做个差不多就可以了,有时候一颗螺丝的热处理工艺就可以全面影响整机的可靠性”。

    “所以啊,所谓的逆向,都是外形或者表象上的逆向,其他东西没有抄的可能,哪怕都公开了,也不是能模仿的。跟医生看病一样,什么病什么表现怎么检查在教科书书写的清清楚楚了,可是这样就能当大夫或者开医院了吗?所以我们的科技水平还是要完全靠什么?靠自己是不是?”。

    “工艺,原理,生产流程,管理方式,这些东西都出来了,我们叫创新”。

    李和的课,现在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学生来听,二百多人的大教室,通常都会挤下三百多人,密密麻麻的。

    他很少跟学生有什么互动,都是嘴巴不停的一次性集中讲完,把课程大纲和他自己的理解揉在一起。

    几个研究所的人还是经常过来,下了课也就直接跟李和打声招呼,然后拿着小本子走人。

    他刚吃完中饭,柳联想急匆匆的过来,兴奋的的道,“李老师,成了,我们领导同意了”。

    李和叹口气,“柳干部,你也不看看这都多长时间了?你们这开会研究,研究的时间也太长
万界淘宝商txt下载
了吧?人家港商都快等不及了”。

    “这真不好意思,希望你理解,这么大事情,总归是要慎重的”,柳联想有点窘迫的说道,“那你看,是不是跟人家再好好解释一下?”。

    李和道,“那我尽量跟对方谈吧”。

    “那我等你通知?”。见李和确定的点了点头,柳联想才走了。

    李和给寿山的饭店打电话,寿山接的电话,李和如,“让沈道如接电话”。

    沈道如说,“my,god,终于等到你电话了,再待下去,我都变成咸鱼了”。

    “行了,别抱怨了,这两天准备好,随时准备会面。你下去去住到建国宾馆吧,衣服、领带都整理干净,我明天去找你”。

    计算机所这时候被港商的名头搞的很兴奋,这时候港商还是天外来客,美国还是上帝,弯弯还是宝岛。

    招商引资对欧美资本还是有点戒心,但是对于港澳投资,因为血缘和地缘关系,敏感度就小了很多。

    李和没有办法出面,第二天整整写了三页纸的文档和注意事项,私下里交给了沈道如。

    以免沈道如一个人显得势单力薄,李和还让瘦猴找了两个面相白净的,穿的西装革履,专门跟在沈道如后面拎包,虽然是空包。

    经过李和的引荐,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沈道如和计算机的谈判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

    根据李和对柳联想的建议,谈判采取了问答的形式。

    自然先由计算机的曾所长先提问,“不知道贵公司愿意投资多少资金?”。

    沈道如拿起杯子,假装抿了口茶,平复了心情,道,“主要还是根据这个项目总工需要多少资金,我们所占的比例是多少?你们计算机所的专利怎么算,这都是一系列的问题”。

    曾所长笑着道,“你可以看看第二页纸,我们估算了一下,如果单独做软盘只需要20万人民币左右,如果再加上做汉字处理卡,大概要40万左右”。

    沈道如记得李和特意交代的重点是汉卡,听对方的话,显然双方的重点不是一个项目,“资金对我们公司来说没有问题,我们肯定也希望两个项目一起做”。

    有人插话问道,“可以提供港币吗?有一些设备是需要用到外汇的”。

    沈道如自信的回到道,“港币或者美元都可以”。

    曾所长满意的点点头,这些都是提前私下里商量好的,他也无可赘述,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又问道,“沈先生,你也知道,我们要把软盘作为出口创汇项目,可是这怎么往国外销售,我们还完全没有经验”。

    生产了能不能销售的出去,这也是计算机所担心的问题。”理论上来讲,根据我们的投资原则,我们是不参与企业运营的,不参与企业管理的“。

    沈道如的话还没说话,计算机所的人已经热闹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不参与管理,他们怎么做外销,怎么挣外汇。

    曾所长见沈道如还有话说,就压了压手,让大家保持安静,”沈先生,你继续“。”虽然我们不参与管理,但是外销的事情我们可以帮您引荐香港的采购商。但是国内的销售,我们是没法插手的“,沈道如说的采购商除了于德华真就没别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