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79、谈钱

79、谈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下午的时候,李和让瘦猴带着沈道如去了商标总局。

    他准备把所有的商标全部转入到香港金银岛投资公司的名下,不过转入的数量比注册的时候少了很多。

    经过一番思量,他把许多无意义的商标全部剔除了,比如“思科”,“肯德基”,“艾默生”这类,只剩下“宝马”、‘奔驰’、“联合利华”、“宝洁”这类商标。

    认真数下来也就二十多个左右,缩水比较严重。

    计划赶不上变化。

    何芳开始嘟囔,“后肘猪肉都要一块三毛一斤了,鸡蛋都要一块二一斤了,这才没几天,涨的这么吓人”。

    “又不是吃不起,好事啊,说明商品在按照供需关系走,自行市场定价”,李和一副不差钱的模样。

    “这个是经济学系一年期的入门知识了,你都不懂?涨价说明物质财富匮乏,表示劳动生产率低。不要用名义物价,要用等量的产品换回的工时来看”,何芳也好歹是做过团委干部的,在理论方面是不输于李和的,甚至比李和强。

    “你去找找五月份的人民日报《关于进一步扩大国营工业企业自主权的暂行规定》,看看你就明白了,主要内容是将生产分成计划内和计划外两部分。也就是说价格分成中央统一分配的部分和自由采购的部分”,这里面的东西很复杂,李和一句话两句话也解释不清楚,其实这是价格双轨的雏形,计划内的产品实行国家核定的价格,计划外的产品则由市场供求决定价格,此既“双轨制”价格,但是国家并没有完全放开对计划外价格的控制,也并不是完整的双轨制。

    在1985年的时候,国家宣布废除计划外生产资料的价格控制,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价格双轨制。

    这是物价闯关的1.0版本。

    八十年代末期才是物价闯关是2.0版本。

    双轨制的问题其实并不是双轨造成的,而是由于计划经济的存在造成的,所以想要避免这样的问题除非一开始计划经济就没有。

    一开始就废除计划,毛熊已经实践过了,结果大家都知道了,非常悲壮。市场经济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贸然的把计划经济废掉,也根本不可取,会对市场流通和经济运行造成不可估量的灾难。

    原来计划经济内的物价是由国家算了算,但是由于许多企业存在亏损,生产的越多,亏损的越严重。

    那么政府就想了个办法,给企业下了定额生产任务,完成定额生产任务的部分还是按照原来计划内的价格走,亏了你认倒霉,但是又给了企业另一条出路,就是你想办法多生产,超过政府定额的多余产量,你可以按照市场价来走。

    很简单的例子,政府给企业下达的生产指标是一万件,这一万件就是计划内价格,超过一万件的部分就是市场价走。

    所以这种体制下崛起了一批新的倒爷,靠倒卖计划外的生产物资,发了不少财。

    同时也给一大批的乡镇企业、个体经济带来了机会,他们本来就不在计划内,在物资短缺的年代,按照市场价格走,他们不发财才没道理。

    国企是真的戴着镣铐在行走,也不容易。

    何芳说,“你每次说话都一套一套的,都是你有理,跟你说话真没意思”。

    她其实觉得李和过于老气横秋了。


都市之国术无双最新章节
    李和说,“别每次说不过就恼羞成怒,咱要以事实为依据啊”。

    “行,你厉害”,何芳直接转身走了。

    下午五六点的时候,沈道如和瘦猴才回来。

    李和看了眼所有的文件,并没有什么差错。

    沈道如说,“李先生,这里还有什么需要我办的,你尽管吩咐”。

    “你等几天吧,我还有一个投资项目,需要你出面,你的身份是香港远大投资公司的总经理”,李和决定让沈道如出面参与到与计算机所的合资谈判。而柳联想现在还没有给消息,李和需要的是等。

    “这没有任何问题,我一切听你的安排”,沈道如一口答应,他相信又能拿到一笔不菲的酬金,作为一名律师,本身就比较擅长谈判和辩论,对他来说也不是超出难度的事情。

    “你带他去寿山那边安排住下来,招待好,顺便可以带他到各处转转”,李和交代瘦猴说,又对沈道如道,“你跟潘先生过去就行了,一日三餐都会有人安排你”。

    李和不习惯又多个陌生人住进来,看着碍眼。

    沈道如心里其实对这话嗤之以鼻的,京城能有什么好转的,虽然对这里印象已经有所改观。

    表面上还是笑道,“谢谢,我会好好体验下什么叫大国气象,那我就先走了”。

    快开学的时候,李和找了几个泥瓦工,帮着整修何芳的房子。

    把原来房顶的碎瓦片,全部换成了新的。屋里的墙面重新铲了,粉了新的墙面。

    厨房的灶台也置了新的。

    小威也带着几个街坊孩子帮着打下手。

    李和也没留他们吃饭,只是给了小威二十块钱,“你去带他们出去吃点,自己吃啥点啥,那样更自在“。

    小威破天荒的第一次没接钱,低着头说,“李哥,我想跟着你干”。

    李和愣了,笑着道,“我一个破教书匠,你跟着我干什么,你好好的工作不干,你都瞎想什么呢”。

    小威道,“你不是一般人,我知道。你看潘哥那么大老板,天天都跟着你屁股后面转。要不是我爸妈逼着我上班,肉联厂我真的不想干了,那点工资,都不够我烟钱”。

    李和道,“所以啊,你先过你爹妈那关再说吧”。

    李和直接把钱放到小威的口袋里,还是让他带其他几个孩子去吃饭。

    每个男孩子都有闯荡世界的梦想。

    就跟看完武侠片的幻想一样,突然掉进了某个山洞里,遇见了一个白发苍苍的武林高手,然后他把他毕生的功力传给你,你就成了世界上武功第一的高手,就可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闯荡江湖了。

    何芳在屋里一边算账,一边数钱,数着数着就皱了眉头。

    下午整修了房子,虽然房子看着舒服多了,心里是满足了,可口袋里的钱又见底了,

    李和看到桌子的零零碎碎的一叠钱,说,“小财主,你还有不少钱嘛”。

    何芳朝李和伸出手,“这个月的伙食费给我”。

    “别啊,谈钱多伤感情”,李和跟何芳的伙食费一直都是均摊的,李老头的那份就自然而然的算到他的头上。

    “谁跟你谈感情,我跟你谈的是钱,快点掏钱啊,不然晚上别想吃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