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我的1979 > 75、毛子

75、毛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瘦猴回来的时候,看去一身狼狈,下巴长满了胡渣,曾经俊秀的脸庞凹瘦了下来,侧头看了看怀里熟睡的小美人,第一件事就是抱着闺女猛啃。

    孩子看到一脸毛茸茸的大胡子,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被扎的,立马就哭了。

    黄佳佳立马把瘦猴打开,把孩子抱到怀里,“赶紧去刮胡子,洗澡,都成野人了”。

    她见瘦猴的态度,心里算是踏实了,她知道她公婆是不满意生闺女的。

    可是她不在乎公婆的态度,只在乎瘦猴的态度,瘦猴在乎就好。

    瘦猴洗完澡把孩子送给了爹妈,把屋里门关上了,媳妇给剥光了,远水不解近渴,长久不吃荤,风月之念难挨,涌动浪翻,一阵阵按捺不住。

    黄佳佳虽然责怪瘦猴的鲁莽,但是心里的甜蜜自然无法说。

    瘦猴休息了几天,接下来自然是要摆酒。

    他图个喜庆,只要相熟的都请来了,也没去饭店,就在他家院子里开了七八桌,有亲戚有朋友。

    瘦猴今非昔比,左邻右舍自然给面子,来混个人情,以后好想见,所以挺是热闹。

    瘦猴跟李和说,“哥,帮孩子起个名字呗”。

    “想都别想,你是他亲爹,这还得你自己来”,李和毫不犹豫的拒绝,人家尊敬他,可他不能真拿自己当棵葱,帮人家的孩子起名字,关键他年龄在这放着呢,要是七老八十他还能倚老卖老帮着起个名字。

    瘦猴道,“我不是没文化嘛”。

    “就是翻个字典的事,你反正这阶段也是闲着,自己来吧”,李和说完还跟旁边的猪大肠碰了一杯酒,“咱俩喝,别理他”。

    猪大肠道,“要不我来起?保准起个响亮的”。

    瘦猴没好气的道,“一边玩去,你还没我识字多呢。你们喝,我去各桌招呼下”。

    李和看着这一桌子人,他们都不是以前那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冲动少年了,时光太磨人了。

    吃完饭的时候,瘦猴要找李和谈事情,李和说,“你家里事这么多,先忙好再说吧,也不着急这一时”。

    瘦猴就开始熬夜翻字典,给闺女找合适的名字,头发急白了,也没找出个好的,什么样的名字才能配得上她姑娘呢。

    李老头这难得在家,一直用拳头堵着嘴咳嗽。

    李和道,“你别这么轻易翘了啊,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我可付不起责任”。

    “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老子精神好的很,一个咳嗽要不了我的命”,李老头额角的青筋跳的很是欢快,又咳嗽了起来。

    何芳给端了碗生姜炒鸡蛋,“吃点就好了”。

    李老头没客气,三两下扒完,刚下意识的想点旱烟,又松下了,闷声道,“哎,不能抽了”。

    说完就回屋躺着了,也不吃晚饭了。

    天太热,为了消暑,何芳煮了一锅绿豆粥。

    黄瓜辣椒炒肉、红烧茄子、腌豆角、腌鸡蛋整齐的摆在小方桌上。李和道,“点个蚊香啊,这么多蚊子”。

    “你这皮这么厚的,也怕蚊子?”,何芳嘴
单兵为王最新章节
上虽然这么说,还是去点了蚊香。

    “给,放你面前”,小方桌太矮,何芳弯腰递到李和手里。她里面撑起来的汗衫月口滑出一条沟,看得李和眼睛一烫。

    “你打那么多腮红干什么….”李和一边喝稀饭,一边问道。

    “………..”何芳的脸色一下就由红变黑。

    瘦猴第二天一早就来了。

    李和招呼他吃了点稀饭。

    瘦猴说,“这趟咱可是去对了啊,我跟董进步一起去了一个叫伊尔库茨克,好家伙全是咱中国人,那帮人做的真早,80年左右就开始做了,做皮货的,倒木材的,个个都有钱的很。最有钱的还是那些做火车皮的,换回来的都成火车皮的化肥、水泥,那钱来的跟大水躺的似的”。

    瘦猴说的董进步,就是带他过去的那个东北人,“那你们怎么去的满洲里,没去黑河?”。

    “那是董进步那家伙开始信不着咱,晃虚招呢,就是满洲里,不是黑河”。

    “那边境没人管?”,李和对这里的头绪一时也把握不清楚。

    “嘿嘿,这里面的道道,也是我去了才知道,上面出去的人的都是挂着国外贸易总公司和渔业消费合作社的牌子做私人的生意,大家心里都门清,只要不出格,没人管。但是有一条,就是不能私藏外汇,就是那瑞士法郎,查不出来可不得了,只要有外汇啥都好说”。

    至于为什么第三国的结算工具用瑞士法郎,李和也明白,老毛子跟美帝还不对盘呢。对国内来说,不管是瑞士法郎,还是美金,都是重要的结算工具,根本没得挑剔。

    只要有外汇,所有制度、规定都得为他妥协。

    在割耳巴乔夫这位老司机的指导下,毛子已经调整了各种对抗政策,进入无限作死循环。

    自八十年代初,中苏关系回暖,边境上各种易货贸易就已经渐渐显出雏形,甚至在边境战争发生之际,由于两边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所以这里的人们仍旧是做着他们的生意。

    而之后双方和谈后,苏联也没有在贸易等问题上找中国的麻烦,随意这里的贸易就变得越来越频繁了。

    中苏边境各种合法或者不合法的边境贸易。

    想到这里,李和心里越来越有了谱。要到苏联挖人、找资料,都要事先安排好,提前很长时间,手底下还要有一个不小的班子。

    虽然离苏联解体的日期看着还有六七时间,可说不准鹰酱已经提前打埋伏了。

    他一没人脉,二没资金,哪里是对手,说不定连口汤都喝不上。

    所以,他必须用一点更加激进的手段。

    李和问,“董进步这个人值得信吗?”。

    瘦猴挠挠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人脑子活,手里一毛钱没,就要急吼吼的做边贸,胆子不可谓不大。坏处说不出来,就是死爱钱,掉脑瓜子都行”。

    “我让你去毛子的地盘,你舍得你媳妇、孩子吗?”,李和不是太肯定的问道。

    哪知瘦猴兴奋的道,“有钱赚,为啥子不去,必须去啊”。

    (未完待续。)